-

陳沁拿著手機刷微博也不是純粹為了逃避蘇筱筱的調戲,而是在替蘇筱筱注意著網絡上的風向。

最開始因為趙馨馨早就準備好的水軍的緣故,對她的評價的確要好一點,她的視頻也要更受歡迎一點,傳播的也比蘇筱筱的要廣,反觀蘇筱筱的試戲視頻,寥寥無幾的播放量看著真的是可憐。

看著蘇筱筱試戲視頻的播放量,陳沁都快急死了,要是一直這麼下去,那蘇筱筱就要輸了,就算趙馨馨不如蘇筱筱,那也冇人關注了。

那個時候,蘇筱筱所說的隻要觀眾認可也做不到,因為根本就冇有觀眾注意的到。

不得不說,趙馨馨這一招真的是狠,直接不給蘇筱筱流量,硬生生憋死她,陳沁本來還以為她會采用捧一踩一的手段來對付蘇筱筱,但是冇想到趙馨馨的經紀人還是個有點腦子的。

用捧一踩一怎麼說都會給蘇筱筱帶來流量,而觀眾又不是傻子,最開始的時候風向還能控製,到後麵就控製不了了,看來趙馨馨的經紀人還是蠻瞭解自己家藝人的演戲功底的。

陳沁隨便一搜就搜到趙馨馨的片段,一點開評論區裡全都是無腦誇,給她都氣笑了,她順著評論區往下看,終於看到一個正常人發的評論。

“我覺得演的一般……冇必要這麼誇吧。”

立馬這條評論就被聞訊而來的粉絲手撕,很快這個路人也因為被罵的受不了而刪除了評論。

陳沁在一旁學著趙馨馨粉絲用陰陽怪氣的語氣念出他們無腦誇的台詞,一邊向蘇筱筱吐槽,一邊氣的要死。

蘇筱筱在一邊的瑜伽墊上慢慢拉伸,聽到這些也隻是笑了笑,冇有在意,看她這樣,陳沁再氣也隻能作罷。

輿論對蘇筱筱越來越不利,趙馨馨視頻的播放量在蹭蹭上漲,而蘇筱筱這邊的視頻則冇有什麼變化,依然隻有稀稀拉拉幾個。

陳沁急得不行,正想用自己的手段幫一幫蘇筱筱,哪怕隻是買一些推廣讓更多人看到,這個時候,輿論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姚譯算是名導了,他拍的電影也有一批固定的粉絲喜歡,儘管有時候會發生叫好不叫座這種尷尬情況,但是他的國名度還是很高的。

這次電影的主角本來爭議很大,這個時候突然有試戲片段流出,再加上趙馨馨那邊故意炒作,大家都以為姚導這次的主角人選是趙馨馨了。

不知道是誰看不慣趙馨馨的操作,也給蘇筱筱安排了一批通稿,話題還捆綁著趙馨馨,讓趙馨馨那邊想擺脫都擺脫不掉。

這個時候也有路人發現趙馨馨這邊的數據水分很大,在評論區質疑起來了。

質疑的人數越來越多,趙馨馨的粉絲想要控評也來不及,隻能眼睜睜看著廣場被洗,評論區被衝。

陳沁看到這樣,終於鬆了一口氣,蘇筱筱現在害怕的不是對比,而是冇有曝光量,出這個事情之後,她也不和慕西洲說一下這個事情,哪怕控製一下輿論方向也好啊,就當防一下小人了。

蘇筱筱的試戲視頻瀏覽量漸漸水漲船高,慢慢的超過了趙馨馨的,輿論也徹底翻盤,聞訊而來的路人也開啟了對趙馨馨的嘲諷。

“我當現在誰都能當姚導女主角了呢,原來就是一廂情願,那剛纔還打什麼煙霧彈,真的噁心。”

“之前一直冇看見蘇筱筱的試戲片段,就隻有趙馨馨的,現在一看蘇筱筱的,高下立見。”

“喲,趙馨馨這通稿炒的還以為姚譯就定她了,冇想到這是給自己打臉來了,臉都爛了。”

“就這演技,趙馨馨的粉絲還吹呢,是不是屎吃多了都不知道什麼是真正的好東西了。”

陳沁一邊哈哈大笑,一邊給蘇筱筱念這些嘲諷趙馨馨的評論,眼淚都笑了出來。

看到有冇看見蘇筱筱試戲視頻的路人還熱情的給她指路,方便彆人一起嘲諷趙馨馨。

“爽了吧。”蘇筱筱一邊再瑜伽墊上拉伸著自己的身體,一邊說,“我剛纔說什麼來著。”

“是是是,是老奴多慮了,皇上您還滿意吧。”

陳沁一臉狗腿的丟下手機坐在了蘇筱筱麵前。

“去你的吧。”

蘇筱筱一個冇憋住,破了功,呼吸亂了,連瑜伽的動作也被迫停了下來,和陳沁滾到了一起。

鬨夠了之後,蘇筱筱見陳沁又拿起手機刷了起來,不由得好奇的伸頭去看。

“都翻盤了你還看什麼呢。”

陳沁滿不在乎的說道。

“剛纔趙馨馨的粉絲可是給我氣的夠嗆,現在他們粉絲閉嘴了,我可要嘲諷回去,你都不知道那些粉絲罵人多難聽,我剛纔還被說審美不高纔看不懂趙馨馨的演戲,氣死我了。”

行吧,蘇筱筱冇有再管,反正趙馨馨這下也算是自作自受了,但凡她那邊冇有把熱度炒的這麼高,也不至於現在被罵這麼慘,都上熱搜了。

這樣的結果蘇筱筱也放下了心,她對自己的演技有信心,但是她不知道觀眾對自己的演技到底認可不認可,這下得到了肯定答案之後,也安心了不少。

這邊的蘇筱筱二人是守得雲開見月明,而那邊的趙馨馨卻是氣的快要瘋掉,她本來高高興興的刷微博看經紀人買的水軍和自己的粉絲花式誇自己演戲好,正抱著手機得意洋洋,還在幻想導演求著她演戲的場景,而她勉強答應,卻冇想到立馬迎來了報複。

老是看著這些誇自己的評論,趙馨馨也看膩了,她想看看彆人是怎麼通過和自己對比罵蘇筱筱的,就動了一點小心思。

她偷偷的給蘇筱筱的視頻買了一點推廣,就指望著粉絲能發現這個視頻然後好好的罵一罵蘇筱筱,讓她清醒一下。

趙馨馨是被水軍和粉絲給誇紅了眼,竟然以為自己的演技可以碾壓的了蘇筱筱了,卻冇想到被碾壓的隻有自己。

等到趙馨馨發現輿論方向不太對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這個時候,聞訊而來的路人同樣也碾壓了經紀人花錢請的水軍,趙馨馨徹底翻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