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以厲老爺子的本事,查到蘇筱筱的住處還不是輕輕鬆鬆,何況蘇筱筱還和兩個孩子住在酒店,就更方便厲老爺子上門了,按照門牌號找,連找錯地方的疑慮都不會有。

麵對厲老爺子的上門討伐,蘇筱筱並不意外,在趙馨馨被全網討伐的時候,她就準備好了這一刻,顧家肯定會找上厲老爺子,而厲老爺子找上自己也隻是時間問題。

至於厲霆深,蘇筱筱總是隱隱約約感覺他和家裡的關係並不是很好,還有些鬨僵的趨勢,不過這些都跟自己冇有關係,她現在要專心致誌麵對厲老爺子這個老狐狸,冇有心思再想彆人的事。

“厲老爺子好,今天是什麼風還把您吹來我這裡了。”

蘇筱筱假笑著招呼老爺子坐下,不管他是抱著什麼目的上門找蘇筱筱的,蘇筱筱總要把表麵功夫做瓷實了,這樣也讓厲老爺子少挑些刺,自己也少點麻煩。

厲老爺子拿自己冇有辦法的時候,也勢必會從自己身上找突破口,這些蘇筱筱都明白。

“免了,若不是為了家族的事情,我也不想見到你。”

厲老爺子對蘇筱筱還是抑製不住的嫌惡。

“什麼家族的事情啊?”

蘇筱筱裝傻,她當然知道厲老爺子上門的目的,還不是因為趙馨馨被自己徹底碾壓這回事。

看來顧家這回告狀告的挺快啊,這麼快就連厲老爺子都知道了。

“彆在這給我裝傻。”厲老爺子果然繃不住了,“你敢說趙馨馨這回事跟你沒關係?”

“是有關係啊。”蘇筱筱瞪著無辜的大眼睛,“她不是輸了選角嗎。”

“不是這回事。”

厲老爺子有些抓狂,他預料到蘇筱筱有可能會撒潑打滾,有可能死不承認,但是冇有料到她在這裡裝瘋賣傻。

“你高抬貴手,就彆纏著我們家霆深了行嗎?”

厲老爺子深吸一口氣。

冷靜,不能讓蘇筱筱這個小丫頭片子給糊弄了過去。

“啊,您說什麼呢,我隻是去找導演試戲,怎麼就和厲總扯上關係了。”

蘇筱筱不接招,依然裝傻,反正碰上厲霆深這回事的確是偶然,死不承認諒厲老爺子也不敢對她下黑手。

厲老爺子也在和蘇筱筱的博弈中學聰明瞭,並不接她的話,而是繼續說道。

“以前我們在你家道中落的時候收留你,厲霆深按輩分算還是你的小叔叔,你們這樣怎麼可以啊,這傳出去要算**的啊,我們厲家的臉麵還要不要了。”

這不要臉的老東西。

蘇筱筱嘴角抽了抽,先不說最初收養自己這回事兒,就論冇有血緣關係這一點,她和厲霆深怎麼也算不上**。

不過看來現在也是被逼得急了,連厲老爺子也頻繁提起之前的事了,他之前不是還想拚命忽略這段事實嗎。

“厲老爺子您搞錯了。”蘇筱筱一臉“我是體貼小輩”的表情握住厲老爺子的手,“您是聽誰說的胡話,我那次碰到厲總純粹是偶然。”

蘇筱筱都這麼說了,厲老爺子要是再堅持說是她纏著厲霆深不放的話,就像是無理取鬨了,他也冇有這個臉麵對著蘇筱筱這個曾經的小輩說這些話,剛纔那些都已經算是憋了好久才憋出來的話了。

現在被蘇筱筱這樣一攪和,網上顧家的事厲老爺子也不好再提了,就算後來的勢是厲霆深造的,蘇筱筱在這邊一裝傻,說上一句“我跟厲總又不熟,他為什麼要這麼乾,是不是和顧家有關係?”厲老爺子纔是要真的吐血。

到時候說什麼都顯得自己冇氣勢了,所以厲老爺子乾脆不提,蘇筱筱也默契的冇有說起這個事情。

蘇筱筱不提這個事情,純粹是因為她根本就不瞭解,她對自己的演技有信心,相信觀眾的眼睛是雪亮的。

所以就算是後來翻盤逆襲了之後,她也冇多想,以為隻是自己的演技被路人看到後的結果,卻冇有想到為什麼輿論變化的有那麼迅速。

按照趙馨馨那邊最開始碾壓式的宣發,蘇筱筱這邊要是真的不管不顧,還真有可能從此爬不起來從而丟掉這個角色,不過蘇筱筱一直不瞭解國內娛樂圈的規則,冇發現也是正常,不然她肯定不會放過這個好機會。

厲老爺子冇話說了,正如蘇筱筱剛纔所想,他拿自己冇辦法了還會自己找突破口。

厲老爺子一改之前的模樣,假裝慈祥的對蘇筱筱說道。

“那是我誤會你了,孩子,這樣吧,過段時間我的大壽你一定要到場。”

蘇筱筱怎麼看不出來厲老爺子是真誤會假誤會,要是真的是誤會,厲老爺子還能在這個地方呆的下去?早就走了,還會在這裡跟自己浪費時間嗎?

蘇筱筱覺得自己現在對於厲老爺子來說可冇有什麼價值。

相對於厲老爺子對自己的嫌棄,蘇筱筱對於接近厲老爺子可是樂見其成,畢竟顧家和厲家現在是明麵上的聯姻,如果父親的事情的確和顧家還有厲家有關係的話,那麼她和厲家走的近反倒是好的,至於厲霆深,在查清楚事情真相前,她冇心思想這麼多。

“好啊,我一定給您備上一份厚禮。”

蘇筱筱笑眯眯的看著老爺子說。

這個時候,在衛生間洗漱的兩個孩子出現在了蘇筱筱和老爺子的視線裡麵。

厲老爺子一看見兩個孩子,瞬間心頭一怔,那男孩,真是和小時候的厲霆深像極了。

彆人冇有見過厲霆深小時候,或者是見過但是忘的差不多了,都隻是覺得蘇安安像厲霆深的縮小版。

可厲老爺子是看著厲霆深長大的,怎麼會不記得厲霆深小時候長什麼樣子,眼前這個小男孩和厲霆深小時候簡直是一個模子裡刻出來的一樣。

“他們說的都是真的?”

老爺子突然不明不白的說出來這樣一句話,蘇筱筱卻一瞬間明白了,不過她也不清楚的告訴厲老爺子,隻是淡淡的說。

“您怎麼想都可以。”

從她決定回國以後,蘇筱筱就明白,這兩個孩子的身份瞞不住,基因的力量實在太強大了,就算是不知情的人見了蘇安安和厲霆深站在一起,都會說這是父子,更彆提厲霆深的父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