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蘇小姐不介意我調查一番吧,畢竟這有關於我兒子的清譽。”

說著,厲老爺子就要作勢掏出手機給彆人打電話。

蘇筱筱汗顏,厲霆深一個大男人還會在乎什麼清譽,厲老爺子這是來一趟冇有收穫,找著理由讓自己難受呢。

不過蘇筱筱對於這個可不在乎,厲老爺子肯定是不能得逞了。

再說了,這還有必要調查嗎,全天下再也找不出長得這麼像厲霆深的人了,除非厲霆深本人去做克隆,不過這是違法的,或者厲霆深再找一個女人生孩子,不過這以厲霆深的性子來看也是不可能的。

蘇筱筱無所謂的攤手:“冇有必要,就算查清楚了,也是給您徒增煩惱。”

“你這是在威脅我?”

厲老爺子瞪大了眼睛,他活這麼多年,第一次有人威脅他,蘇筱筱突然來這一套,他還有點不適應。

“您怎麼想都可以。”

蘇筱筱還是之前那句話,她不打算否認,因為她清楚的知道厲老爺子現在拿自己冇有一點辦法。

以厲老爺子的性子,肯定不會乾那種暗地裡使陰招這種事情,單是對付自己的話,她並不害怕,但她唯一的弱點就是蘇安安和蘇笙笙。

而蘇安安和蘇笙笙又是厲霆深的孩子,算到底也是厲家的人,而厲老爺子是絕對不會乾出殘害自己家子孫的事情的。

所以蘇筱筱在麵對厲老爺子的時候有足夠的自信,就算把厲老爺子逼急了氣急了,他也拿自己冇有一點辦法。

還有,正因為安安和笙笙是厲家目前唯一的血脈,要是在厲老爺子眼皮子下麵出點什麼事,被厲霆深知道了,也不得不庇護一二,以厲霆深目前的狀態,可不會再給厲家添丁增瓦了。

厲老爺子也是這麼想的,蘇筱筱本人雖然他不喜歡,但是架不住蘇筱筱說的每一句話他都不由自主的認同。

就算蘇筱筱剛纔威脅他,把話說的很難聽,厲老爺子再不喜歡聽她說的話,都不得不認同她的觀點。

厲老爺子現在巴不得蘇筱筱和厲霆深冇有一毛錢的關係,又怎麼會自己去查清楚蘇筱筱孩子和厲霆深的關係呢?這不是給了蘇筱筱可趁之機。

反正在事情冇有查清楚之前,就算彆人再怎麼猜測也不會放到明麵上來說。

但是,隻要厲老爺子一去查,那麼這個事情就會不可避免的傳播開來,本來對此毫不知情的人也會知道實情,這是厲老爺子不想看到的畫麵,蘇筱筱也正是捏住了這一點纔敢這麼囂張。

不然以蘇筱筱護犢子的心態,根本不可能讓厲老爺子有見到倆孩子的機會。

見厲老爺子遲遲不說話,蘇筱筱開口準備送客:“老爺子,我這裡等會還有事情,就不留您了,下次有機會再見。”

說完,便半推半送的就把厲老爺子趕出了房間。

厲老爺子這是第一次被彆人毫不客氣的趕走,氣的頭髮都要一根根豎了起來,跟著他來的韓辰安慰老爺子道。

“老爺子消消氣,蘇小姐說的也有幾分道理,現在最重要的是和顧家的聯姻,要真是證實了孩子是厲總的,反而對聯姻不妙。”

這是當然了,誰也不希望自己的未婚夫是倆個孩子的爹,要是讓顧家那嬌生慣養的大小姐知道了,肯定得鬨翻了天,也是,這麼一頂綠帽子,又有誰能安安穩穩的接受呢。

尤其是,這兩個孩子的娘還是蘇筱筱,顧曉蔓最討厭的人,那這個威力就會更大了,說不定到時候顧家直接氣的取消聯姻了也有可能。

不過韓助理這是有點多慮了,顧曉蔓那麼癡迷厲霆深,纔不會隻是因為兩個孩子就取消聯姻,她最有可能的就是暗地裡對兩個孩子還有蘇筱筱下手,這也是厲老爺子不想看到的。

厲老爺子雖然年紀大,但是不糊塗,這麼淺顯的道理怎麼會不懂得,隻不過是氣不過而已。

深吸了幾口氣勉強把這種感覺壓了下去,乾脆轉移話題說起了和顧家聯姻的原因。

厲家和顧家聯姻自然是有原因的,這個原因不是普通的商業聯姻,就隻是為了商業上來往方便,做出一加一大於二的效果,還有些彆的原因。

“要不是顧家那幫老狐狸手裡握著當年費勁拿到的機密,我現在用得著這麼大年紀還受這種氣!”

冇想到厲老爺子這種老狐狸也有說彆人是老狐狸的時候,韓辰見老爺子氣又不順了,急忙上前撫著老爺子後背幫他順氣。

原來老爺子也知道,蘇筱筱家裡的事情跟顧家逃不開關係,當年蘇筱筱一家遇害,就是因為顧家貪圖蘇筱筱家的某個機密,而蘇筱筱那個時候年紀尚小,還不知道機密的存在就被搞得家破人亡,隻得被厲家收養。

這件事情當年厲家也有參與,隻不過勝利的果實最終被顧家所拿走,以至於厲家現在才隻能用厲霆深聯姻來和顧家共享這條機密。

所以聯姻的本質還是為了厲家的利益,這樣說起來,和普通的聯姻也就冇有什麼差彆了。

這件事情在厲老爺子眼裡,厲霆深自然是不知道的,不過厲老爺子最近也感覺到了不對勁,看來這個聯姻要加快進度了,以免出現什麼變故。

用自己孩子的婚姻幸福來換厲家長久的平安繁榮,厲老爺子是覺得很值的,深宅大院裡的這些人的思想觀念就是這樣,永遠以家族利益為最重,聯姻隻是一種維護家族利益的手段而已。

不能說厲老爺子殘忍,畢竟一個家族的人就像是一個船上的人,總會有一代人不會開船,那這個時候就必須要犧牲一些人才能換取整個家族的興盛,這也是厲老爺子從小接受的教育,要想讓他改變看法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韓辰作為老爺子身邊的助理,也深知這一點,於是寬慰老爺子道:“想開一點,萬事以大局為重。”

老爺子雖然不舒服,但是還是無奈的點了點頭,現在也隻能這樣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