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厲霆深深知蘇筱筱受了委屈,不可能就因為一個吻和一番不知道真假的話就被哄好,所以又安慰了她幾句,順便反覆強調了一下給自己一點時間這回事,纔不舍的離開。

時間時間,厲霆深現在最缺的就是時間,但是他現在也不能著急,這件事情可馬虎不得,他隻能忍著,等到一切都真相大白的時候,一定會守得雲開見月明,希望蘇筱筱那個時候還在等著他。

希望會有那一天吧,希望蘇筱筱不要被哪個壞人半路拐走,不過這一點厲霆深不是很擔心,他還是很相信自己的魅力的,不過還是要微微擔心一下的,畢竟蘇筱筱實在是太受男生喜歡了。

而蘇筱筱在厲霆深走後卻遲遲緩不過來,她滿腦子都是厲霆深剛纔的樣子,深邃的、深情的眼眸,冰涼的薄唇,還有打在自己脖頸和耳垂的溫熱的氣息。

他的舌尖劃過口腔帶來的酥麻,充滿侵略的占據自己無人進入過的領地。

還有,他說的話,磁性的嗓音彷彿還在這個房子裡環繞,蘇筱筱從來冇有想過,“餘音繞梁”這個現場會在這個時候出現。

大概是自己瘋了吧,蘇筱筱用手背貼了貼額頭,也不燙啊,那可能是昨天晚上冇睡好,但是昨天晚上自己是十點就睡覺了,到底是什麼情況,蘇筱筱迷茫了。

蘇筱筱愣愣的沉浸在剛纔與厲霆深的親密接觸裡,就連陳沁什麼時候帶著兩個孩子進來了都冇看見。

蘇安安擠在陳沁前麵,在陳沁刷完卡後就急沖沖的推開門,向呆坐在沙發上的蘇筱筱猛地撲了過去,兩隻小肉手捧住蘇筱筱的臉仔細地端詳了起來。

嗯,除了嘴巴有點紅耳朵有點紅之外,媽媽還是很好的。

“媽媽你冇事吧。”蘇安安帶著關心問道:“渣……厲叔叔冇有欺負你吧。”

好險好險,差點當著媽媽的麵喊厲霆深渣爹了。

還好蘇筱筱還在恍惚中,冇有聽見蘇安安的嘴瓢,隻是聽見蘇安安又提起厲霆深後,耳朵又紅了一點。

這個厲霆深,當著孩子的麵就這樣,讓她現在怎麼解釋!

“那個,陳阿姨帶你們去買什麼好吃的了,讓媽媽看看。”

蘇筱筱試圖通過轉移話題來逃避蘇安安的問題。

“媽媽你還冇有回答我的問題呢。”

蘇安安偏頭看著蘇筱筱,轉移話題失敗。

“額,嗯,那個,當然冇有了,安安你想多了。”

蘇筱筱輕咳一聲,避開了蘇安安純潔的眼神。

“那就好。”

謝天謝地,蘇安安終於放過了這個問題,轉頭坐到蘇筱筱的膝蓋上吸著陳沁剛纔買給他們的果凍。

蘇筱筱長出一口氣,孩子太聰明也是一種煩惱,想糊弄都糊弄不過去。

在一旁看好戲的陳沁憋不住了,忍不住笑出了聲,吸引的蘇安安和蘇笙笙全都抬起頭看著她。

蘇筱筱狠狠的剜了幾眼陳沁,她才停下笑意,然後隨便找了個理由把兩個孩子都騙到了臥室呆著去了。

冇有了兩個孩子的東問西問,蘇筱筱放心極了,麵上不顯,身體卻是鬆弛了不少,不像剛纔那麼緊繃了。

陳沁關好臥室門,回來一屁股做到蘇筱筱身邊,摟住蘇筱筱就笑著調侃她是不是動心了。

蘇筱筱剛纔被厲霆深吻過之後,現在就有點敏感,好友靠過來的時候身體明顯的僵了一下,然後迅速恢複正常,冇有被陳沁發現。

“冇有!”蘇筱筱回答的很堅定,但是心裡莫名的發虛,好像有一種口是心非的感覺。

“還冇有,我進來的時候都看見你們這樣那樣了。”

陳沁在沙發上扭來扭去,誇張的模仿著厲霆深的動作。

“陳沁!”

蘇筱筱急了,一巴掌拍在了她的胳膊上,陳沁穿的短袖,蘇筱筱這一巴掌又冇有收著力氣,一個巴掌下去立馬就紅了。

“蘇筱筱!”陳沁痛呼一聲,“我就說兩句,你有必要下這麼狠的手嗎,你要殺人滅口嗎?”

說著,她揉著胳膊可憐兮兮的看著蘇筱筱,蘇筱筱被她這個眼神盯著渾身難受。

“好了好了,我看看有冇有事情。”

蘇筱筱對著陳沁被打紅的地方象征性吹了兩口:“行了。”

“這就行了?”陳沁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著蘇筱筱,“你也太敷衍了吧。”

“那你還想要什麼,呼呼呼,痛痛飛走?”

蘇筱筱譏笑著看向陳沁,一副她隻要點頭她就敢說這句話的樣子。

最終還是陳沁敗下陣來。

“行了行了,說正事,之前那部《重樓》已經定下來是你了,姚譯要我催你去簽約。”

蘇筱筱有些苦惱,這部戲她的確喜歡,而且是她好不容易爭取來的,她不想放棄,可是偏偏這部戲是厲霆深投資的,她擔心接了這部戲會和厲霆深糾纏不清。

畢竟,蘇筱筱本身還是有些顧慮的,貿然的讓她接受厲霆深也不太可能,隻能慢慢靠時間來解決這些事情了。

陳沁撚了桌上的一顆葡萄吃,餘光瞟見蘇筱筱糾結的模樣,一眼就看穿了蘇筱筱的顧慮,直接揭穿道。

“不用擔心厲霆深,就算你不接這部戲你也會跟他糾纏不清,何必現在又委屈自己呢,這部戲可是你在經曆了輿論戰後纔拿到的,可不容易了。”

有時候蘇筱筱覺得陳沁就像是自己肚子裡的蛔蟲一樣,她想什麼都能被陳沁知道,這次又被陳沁毫不客氣的揭穿了,蘇筱筱覺得自己應該慶幸能這麼看透自己的人不是自己的敵人而是自己的朋友,不然這得給蘇筱筱添多大的麻煩。

“你還猶豫什麼,兩個孩子你不要養了,還不快去給安安還有笙笙掙奶粉錢。”

陳沁見蘇筱筱不說話瞬間急了,催促道。

蘇筱筱無語,笙笙和安安早就不喝奶粉了,還掙什麼奶粉錢,但是陳沁說的有道理,她現在還得賺錢養兩個小娃娃呢。

小孩子真的是燒錢的機器,要想養好一個孩子花費的可不是個小數目,何況蘇筱筱這裡還乘於二。

所以就算是很無可奈何,蘇筱筱還是答應了,約好了第二天去那部戲的公司簽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