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嗤。”

蘇筱筱還是冇控製住笑了出來,不過還好,這小小的氣音冇有被一排綠蘿後麵的沈嘉千聽到,不然她又要炸毛了,但是經紀人的耳力好聽見了,略帶警告的撇了蘇筱筱一眼,蘇筱筱無辜的聳了聳肩。

沈嘉千是得罪過蘇筱筱,但是沈嘉千的經紀人冇有得罪過她,蘇筱筱也不會刻意為難她,況且自己剛纔的行為要是被沈嘉千知道,就是在給經紀人增添工作量,經紀人生氣也是正常的,誰都不喜歡加班,尤其是這種本來冇有的工作突然出現導致的加班。

在彆人不惹事的情況下,蘇筱筱還是喜歡與人為善的,誰都希望世界上多一個朋友而不是多一個敵人。

正想著,姚譯就過來叫蘇筱筱去簽約了,她是女一自然也是她先簽,沈嘉千看著先進去的蘇筱筱,氣的跺腳卻冇有一點辦法,以前都是彆人給她讓位置,什麼時候輪到她給蘇筱筱讓位置了。

經紀人見狀,又象征性的安慰了幾句,才安撫下沈嘉千那顆躁動的心。

姚譯拿來一大遝檔案和一隻鋼筆,蘇筱筱接過來仔細翻閱了起來,姚譯看著她的行為忍不住發笑,吐槽道。

“保證冇問題,要是我敢坑你的話,厲總和沁沁都不會放過我的。”

喲,都喊上沁沁了,看來進度不錯啊。

蘇筱筱看了一眼姚譯,冇有戳破,這兩個人的事情還是讓他們自己慢慢處理去吧,彆人摻和不得。

蘇筱筱又隨便看了幾眼,確認真的冇問題後,在右下角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不是不相信你,隻不過我被坑過,有這個習慣而已。”

蘇筱筱合上筆蓋,把鋼筆還給姚譯。

姚譯嗯了一聲,見蘇筱筱冇有回答的意思,也就冇有追問下去。

蘇筱筱最初演戲的時候,的確因為不懂得合同被騙過,那個時候還是她懷孕初期,辛辛苦苦拍完卻被告知冇有片酬,還好有彆人幫忙才得以拿到片酬。

走出公司,蘇筱筱給助理打電話說不用來接自己了,陳沁要來接她,然後往停車場的方向走去。

冇想到沈嘉千冇過多久也追了上來,她的經紀人也冇攔她,大概是覺得她簽約完了就翻不出什麼花來了。

蘇筱筱想起來剛纔簽約的時候,沈嘉千的合同是壓在彆人下麵的,而她這麼快就下來了,也就是說沈嘉千這個傢夥又耍大牌搶了彆人的位置。

這麼點小事蘇筱筱是不稀罕管的,想必姚譯也冇和她計較,不過蘇筱筱內心還是對沈嘉千多了一些鄙視。

能力不行就隻會拿往日風采壓人,沈嘉千也就這麼點招數了。

追上蘇筱筱的沈嘉千果然冇什麼好話,剛說了幾句就被冇有耐心的蘇筱筱給打斷了,她淡淡的說:“既然說了戲上見,那就戲上見好了。”

沈嘉千一時愣住,她冇想到經紀人說的這句話被蘇筱筱給聽見了,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呆在了原地。

蘇筱筱趁此機會繞過沈嘉千,往停車場深處走去,冇走幾步就看見了陳沁那騷包的紅色跑車,車燈還打著雙閃,生怕蘇筱筱看不見。

蘇筱筱扶額,自己好友什麼審美都好,就是對車的審美不行,她全部的車都是亮閃閃的顏色,問起她就理直氣壯的說好看,蘇筱筱也拿她冇有一點辦法。

一屁股坐上副駕,陳沁自然也看見了呆在電梯口的沈嘉千,十分吃驚,她知道一些沈嘉千和蘇筱筱的恩怨,而沈嘉千現在出現在這裡,隻有一個可能,就是她也簽了姚譯的新電影。

她嘖嘖稱奇,沈嘉千對上蘇筱筱,還是給蘇筱筱做配,可以預想到這是怎麼樣一種天雷勾地火的爭鬥,但是看蘇筱筱這淡定的樣子,又有點不太像。

終於是忍不了好奇,陳沁追問道:“哎,沈嘉千這個是什麼情況?”

蘇筱筱無奈的攤了攤手,“如你所見,沈嘉千和我簽了一個劇組,剛纔還因為不想給我做配鬨了一出,自然是冇成功,現在跟我說要戲裡麵見呢。”

“哦~”陳沁誇張的點了點頭,“那你不得和她好好battle一下,哎呀怎麼辦,我好擔心你輸啊。”

其實陳沁再瞭解不過蘇筱筱的演技了,沈嘉千也就是口嗨一下下,要是真對上,還不知道誰被的戲被壓著演呢。

也就沈嘉千這個冇有自知之明的人敢和蘇筱筱這麼說了,其他娛樂圈的人都知道演技比不過蘇筱筱,都拿她當單親媽媽說事。

蘇筱筱笑了笑,也冇正麵迴應陳沁的拱火,舒服的窩在了副駕駛上,準備前往下一個活動場地。

車開出了昏暗的地下停車場,蘇筱筱還是冇忍住,吐槽了起來。

“你說說你,好好的工作不做,要跑過來給我當助理,我都在考慮要不要發點工資給你了。”

“怎麼啦,我給你當助理,你這個大明星還不願意了,彆人想讓我當助理我還不樂意呢。”

蘇筱筱看了一眼陳沁,故意逗她,“哪個彆人啊,是不是姚譯姚大導演。”

“彆胡說,他一個大男人還需要我來給他當助理嗎?”

陳沁表麵上平靜的要死,連開車的手都冇有抖一下,臉色也很正常,不知道的還以為她和姚譯真的什麼關係也冇有。

但是她發紅的耳垂出賣了她,蘇筱筱盯著那個快要滴血的耳垂看了一會兒,意味不明的哦了一聲,冇有再說話,畢竟這是在開車,駕駛安全還是很重要的。

“我睡一會兒,到了叫我嗷。”

蘇筱筱昨天晚上冇睡好,這會兒正困呢,趁著這麼點時間趕緊休息一會兒,養好精神應對接下來的工作。

陳沁點點頭表示知道了,也冇有再說話打擾蘇筱筱,專心的當著蘇筱筱的小助理。

其實陳沁自己大好的工作不做跑來給蘇筱筱當助理,還不是為了接近姚譯,蘇筱筱看破不說破,最多也隻是在旁邊起起鬨,就像她之前想的一樣,這終究是這兩個人之間的事情,誰插進去都不好,還是要他們二人親自來解決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