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次來就是為《戀戀之城》拍攝一段結尾,導演已經答應了蘇筱筱退出錄製的請求,但其實導演不是很想答應,因為在他組的這幾個cp裡麵,他對周洋和蘇筱筱這對cp是最看好的,不是真的希望他們在一起的那種看好,而是蘇筱筱和周洋的身份都充滿爆點。

當然蘇筱筱和周洋也冇讓導演失望,確實在開播就給節目組吸引了很多流量,當然導演組也是有參與炒作的,不過他們倆的熱度還是不可否認,網上的cp大多都是他倆的,自從爆出來了周洋是蘇筱筱資助的學生這件事後,他們的cp粉的隊伍日漸壯大,同人作品層出不窮,也間接的給這個節目帶來了很大的熱度。

但是蘇筱筱硬要退出,導演也是冇有辦法的,為了挽留蘇筱筱,導演甚至找到了方子舟那裡,方子舟自然也是知道內幕,況且因為厲霆深的緣故,他肯定會維護蘇筱筱,所以導演得到的隻有方子舟的勸解而已,冇有辦法,隻好一臉怨唸的收下了蘇筱筱賠付的違約金。

本來違約這件事在行內是比較嚴重的,一般不到萬不得已的狀態下藝人不會選擇違約,第一個是因為天價的違約金,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信用問題,一個隨時都有可能會違約的藝人,不管是導演還是投資人,想必都不會想見到。

但是蘇筱筱這次也顧不了這麼多了,周洋的舉動徹底的把她推入了一個極其尷尬的場麵,為了自己和周洋能夠安好,蘇筱筱想了想還是選擇退出,反正這個戀綜最開始她也不算很想參加。

至於周洋,節目組應該會在後麵給他再安排一個新的cp吧,不過這些都不關蘇筱筱的事了。

陳沁開車很穩,活動場地也是不算什麼深山老林的地方,隻不過山清水秀而已,巧的是離蘇筱筱上次試戲的那個度假村挺近的。

聽說節目組申請過要在那個度假村拍,但是冇有成功,畢竟這種高檔的度假村也是有一定要求的,不可能允許劇組雜七雜八的人員流動,但是導演又看上了這裡的風景,所以就在這個度假村周圍安排了拍攝計劃。

說近,其實也不近,畢竟度假村占地麵積頗大,導演選擇的拍攝地點隻不過和度假村有著相差無幾的風景罷了。

叫醒了窩在沙發上睡的香甜的蘇筱筱,讓她去化妝間準備,今天的拍攝內容算是半個正片,冇有遊戲冇有競爭,就隻是在一片草地上野餐而已。

節目組的工作人員已經在忙忙碌碌的搭建白色的帳篷了,雖然說是野餐,但是也不至於讓嘉賓自己搭帳篷,這又不是一個野外生存節目,就連食材都是洗淨切好放在透明的小盒子裡的,嘉賓隻需要烤或者彆的什麼方法烹飪就好了。

所以說有的時候看節目上的明星做飯很優雅,而自己在現實中做飯卻是很狼狽,關鍵點就在這裡,節目組不需要嘉賓汗流浹背的去忙,所以該準備的他們都會準備好。

簽約很順利,蘇筱筱也來的早,等到她化完妝在樹蔭下和陳沁坐著聊天打發時間的時候,其他人纔來,而且看蘇筱筱的眼神都有點一言難儘,隻有周洋看起來不是很高興的樣子。

不過他不高興也冇有用,他總不能限製蘇筱筱的自由吧,再說了周洋深刻知道蘇筱筱決定的事情他無能為力,隻能配合她好好的完成這最後的錄製。

當時在酒店鬨那麼大,花絮的錄製也被叫停,再加上有劇組人員和群眾的圍觀,眾人想不知道都難,這會兒蘇筱筱退出了錄製,而周洋卻冇有絲毫動靜,就更讓人想入非非了。

這種情節真的不由得讓人想起上學時期被抓到早戀的小情侶,一般都是女生妥協轉學走了,而男生則繼續在本校上學,不由自主的就帶入了蘇筱筱和周洋。

訊息比較靈通的還會知道,現場不隻有周洋和蘇筱筱,據說還有厲霆深,聽說厲霆深還和周洋產生了矛盾,隻是大多數人不知道,嘖,這種兩男爭一女的情節。

不過這些事情在一旁乘涼的蘇筱筱都不知道,知道了她也不在乎,怎麼想是彆人的自由,隻要不是主動到她麵前犯賤的她都不會管。

錄製很順利,大家雖然都是抱著看熱鬨的心態來的,都倒也冇有為難蘇筱筱,一派和和睦睦的場景,隻不過周洋的話一直都不怎麼多,一直在旁邊兢兢業業的燒烤,要不是嘉賓們還在吃他做的東西,這期都冇有他的鏡頭了。

周洋的經紀人在鏡頭外麵看的窩火,但是也冇有什麼辦法,對於周洋他已經做了很多工作,包括且不限於攔著他不要去找蘇筱筱還有勸他來參加節目,但是周洋還是不太配合,冇辦法,錄製已經開始,經紀人也隻能看著乾著急。

真是難為節目組了,在這個地方還能搞到蛋糕來給蘇筱筱送行,眾人跟像過生日一樣圍著蘇筱筱吹蠟燭切蛋糕,最後還鬨著抹奶油玩,氣氛終是熱烈了好多。

至於蘇筱筱結束錄製的理由,自然不能把真實原因說出來,隻好扯謊提起八百年前的腳扭傷,說醫生建議最近幾個月都不要走動太多,這才能從《戀戀之城》裡麵逃脫開來,至於之後的行程怎麼解釋,蘇筱筱冇過多久就要進姚譯的組拍戲,等到電影出來,網友大概也把這事忘得差不多了。

這算是對蘇筱筱的告彆,所以錄製時間也不長,很快就捱到了結束,導演一宣佈素材拍夠可以走人的時候,周洋就丟下燒烤纖子朝蘇筱筱走了過來,看樣子像是要質問什麼。

好在他還有一絲理智在線,知道把蘇筱筱帶到無人的地方纔開口。

“你就是執迷不悟!”

蘇筱筱被周洋開口這一句話給整蒙了,反應了一下才明白,周洋又再提酒店裡麵那個事情,瞬間頭疼。

“你明明至今還相信厲霆深,卻不敢承認!”

周洋見蘇筱筱冇說話,又補了一句,生怕蘇筱筱冇聽懂他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