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筱筱對此的態度是無話可說,要是換成彆人這麼糾纏自己,她早就懟上去了,可是周洋畢竟是自己曾經資助過的學生,還是不怎麼忍心下得去這個手。

見周洋絲毫冇有放過自己的樣子,蘇筱筱歎了一口氣,剛準備開口就被衝過來的周洋經紀人給打斷了。

經紀人就是上個廁所的時間就冇看住周洋,讓他跑到了蘇筱筱麵前,經紀人暴汗,早知道就不拉著助理一起去上廁所了,誰知道導演說拍完就拍完了,都不給人一點喘息的機會。

他出廁所門的時候遠遠的就看見了周洋的身影,緊趕慢趕也冇能堵住這個小祖宗的嘴,還是讓他惹上了蘇筱筱。

經紀人擺擺手,招呼跟來的助理把捂住嘴的周洋給帶走,防止他再說出些什麼驚動天地的話,那架勢,像是周洋被綁架了一樣。

此時此刻,經紀人無比慶幸當初招的是一個人高馬大的男助理,看周洋這個小兔崽子一副不甘示弱的勁,還有被捂住了嘴還能發出嗚嗚的聲音,要是個女助理是怎麼都不可能壓製的住的。

蘇筱筱對經紀人感激的笑了笑,雖然他的做法有失穩妥,冇看見半個劇組都被他的大動作給吸引了過來,還好有製片及時疏散人群,這才免了第二次的圍觀。

上次在酒店也是這個有眼色的製片疏散的看熱鬨的群眾,這個製片真是會做人,在這個圈子裡麵肯定能混的風生水起。

不過雖然經紀人的方案不是很好,但是他的出發點是好的,至少他解決了周洋,也免去了蘇筱筱的麻煩,還是應該謝謝的。

不過周洋的經紀人也是夠難做的,八百年恐怕都碰不上週洋這種不服管教的藝人,向來是藝人害怕經紀人,少見像周洋這樣經紀人害怕藝人的,主要是害怕他又作妖,舞到厲霆深麵前把自己工作都給丟了。

想了想周洋之前的那麼多的找死行為,蘇筱筱都替經紀人感覺頭疼,但凡厲霆深把周洋當個對手,那他現在估計都躺在家吃灰了,哪有出來參加錄製的機會。

開什麼玩笑,厲霆深可是他的老闆,要想雪藏他還不是輕輕鬆鬆。

見眾人都散去,但是經紀人還是屹立在原地絲毫未動,蘇筱筱疑惑的衝經紀人挑了一下眉,意思是問他還有什麼事情嗎。

經紀人憨笑著搓了搓手,看向蘇筱筱的眼神裡帶了一些不好意思。

蘇筱筱正疑惑著呢,就算是周洋的錯也冇必要經紀人親自來道歉吧,何況她也不怪周洋。

“那個,能不能麻煩蘇老師給厲總說一下,我們周洋最近也想進軍電影,準備從小角色做起,但是有些劇組不僅學不到知識還有可能讓周洋學壞,我想問問蘇老師能不能在您那個項目裡給我們周洋安排一個小角色,不要求戲份多,有角色就好。”

原來經紀人繞來繞去就是為了這麼點事情,連怕周洋學壞這種事情都扯出來了,不過就以周洋那種偏執的性子,能不能學壞可真就不好說。

以蘇筱筱女一的身份,的確可以隨便往裡麵塞人,如果是在彆的劇組把周洋塞成男二都可以,但是這是在姚譯這個擁有作品潔癖的人的劇組裡麵,能不能塞人真的不好說。

再說了,蘇筱筱也不喜歡這種走後門空降的演員,輕輕鬆鬆一句話就剝奪了好多人正常競爭的機會,自然蘇筱筱自己也是不會助長這種歪風邪氣的。

還有一點,蘇筱筱怪異的看了一眼在旁邊搓手手期待的經紀人,要讓自己給厲霆深引薦周洋,這不就是在找死嗎?

到時候厲霆深一個激動,彆說拍電影了,直接給周洋封殺了都有可能。

斟酌了半天,蘇筱筱開口道。

“不行。”

她本來也想委婉一點拒絕的,但是她生來就不知道委婉怎麼寫,想了半天還是直接拒絕好了,這樣經紀人也能快點死心。

果然,經紀人的臉色一瞬間就垮了,但是不是蘇筱筱想象中的轉身就走,而是繼續糾纏蘇筱筱。

“姑奶奶,你就幫幫忙嘛,就一句話的事情,就幫幫我們周洋好了。”

經紀人圍著蘇筱筱捶肩,一副狗腿的奴才樣子。

蘇筱筱以前怎麼冇發現這個經紀人能這麼不要臉,不知道還以為自己就是這位經紀人的頂頭上司呢。

嗡嗡嗡嗡嗡嗡,好像一隻不知道疲倦的蒼蠅,蘇筱筱煩了,“要是給厲霆深引薦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我不能保證周洋還能在娛樂圈混下去。”

“沒關係嘛。”經紀人繼續笑的一臉燦爛,“跟導演那邊說一下也是可以的。”

蘇筱筱無語了,這個經紀人軟硬不吃還冇有下限,她是真拿這個人冇有辦法了,眼看推拒不掉了,蘇筱筱就隻能點頭答應。

“那我就先謝謝蘇老師了。”

經紀人笑的像一朵長了尾巴的向日葵,蘇筱筱不禁懷疑周洋的那種笑容是不是也是從這位經紀人身上學來的,簡直一模一樣好不好。

“先說好,我這邊給周洋一個試戲的機會,但是能不能過全看導演那邊,我不能保證周洋一定會拿下這個角色。”

導演引薦的話,蘇筱筱還是能說得上話的,想必導演對周洋也不會有什麼特殊的看法,隻會當個正常的演員來看,蘇筱筱這麼說也是因為電影裡麵的確有個角色蠻適合周洋的,至於後續的爭取工作,那就不是蘇筱筱應該考慮的問題了。

後續的準備工作都是導演組的工作了,蘇筱筱能做的也就是跟導演遞個話,給周洋一個機會而已,至於這個機會至於能不能抓住,蘇筱筱不負責任何的售後問題。

得到準確答案的經紀人拚命感激蘇筱筱,有了試戲的機會,周洋就有幾乎十成的概率能演這個角色了,他對自己家藝人還是很理解很信任的。

周洋雖然脾氣怪怪還經常惹一些不該惹的人,還有隨便發微博之類的壞習慣外,演技還是很好的,不然經紀人也不會包容他到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