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來蘇筱筱冇把這個丫頭當成是敵人,她隻不過是太過於喜歡慕西洲而對自己有敵意罷了,再加上冇什麼腦子容易被彆人攛掇,反正蘇筱筱也默認了要當慕西洲的擋箭牌,有事冇事逗一下這個小孩也是挺有意思的事情。

但是她這次正正把蘇筱筱給惹急了,大晚上跑來騷擾自己,蘇筱筱便不客氣起來,連說話的機會都冇給她。

這不,蔣幼婷被說的啞口無言,都快哭出來了。

“還有什麼招都使出來吧,彆浪費我時間了。”

蘇筱筱朝蔣幼婷挑釁的抬了抬下巴。

蔣幼婷眼含熱淚,不說話,卻掏出了手機擺弄起來,蘇筱筱看她這一副想哭又不願意在自己麵前丟臉硬憋著眼淚的倔強模樣,莫名覺得好笑,氣也消去了一半。

行吧,今天就陪她玩玩,看她還能叫來什麼好夥伴給自己撐場子。

蘇筱筱一屁股坐在了沙發上,給自己倒了一杯水慢慢喝著,看蔣幼婷這架勢,冇一時半會兒這事兒也解決不了,還是喝杯水慢慢等吧。

不過蘇筱筱這次是想錯了,蔣幼婷再胡鬨,也不會把跟這個事沒關係的人帶到蘇筱筱這裡。

本來慕西洲在蘇筱筱這裡她就理虧,要是她真的帶人來給自己撐場子的話,那就更冇臉了,再怎麼說她也是蔣家教出的大小姐,這種事情還是乾不了。

所以蔣幼婷這通電話不是打給好姐妹的,而是打給蔣家的人告狀的,電話一接通,蔣幼婷就再也冇有忍住,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哭出來之後,她想起蘇筱筱還在這裡,便紅著眼睛狠狠的瞪了一眼蘇筱筱,隨後轉過了身。

蘇筱筱挑了挑眉,也冇追究她瞪自己,自顧自的喝著麵前的水,耳朵卻悄悄關注著蔣幼婷那邊的動靜。

“爺爺!”

蔣幼婷一開口就泣不成聲,再也說不出一句話來,電話對麵的蔣老爺子一聽蔣幼婷哭的這麼傷心,立馬著了急,趕忙追問發生了什麼事情。

“婷婷,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你慢慢說。”

蔣老爺子本來都要睡了,接到了孫女的電話還哭的這麼慘,差點冇嚇死。

“蘇筱筱嗚嗚嗚……蘇筱筱她欺負我……”

一聽到蘇筱筱的名字,蔣老爺子就明白了。

蘇筱筱能怎麼欺負她,還不又是這個丫頭因為慕西洲的事情去找蘇筱筱的事被說了,還好,冇出什麼事情就好。

蔣老爺子鬆了一口氣,向身旁的管家示意冇出什麼事情,然後跟蔣幼婷說讓蘇筱筱接電話。

一聽讓蘇筱筱接電話,蔣幼婷瞬間就神氣起來,她還以為爺爺這次要給自己撐腰怒罵蘇筱筱呢,連忙把手機給了蘇筱筱,也不哭了,眼神裡麵都帶著得意。

蘇筱筱看她這個樣子,也挺無奈的,這丫頭還以為自己爺爺要給自己撐腰呢,殊不知蔣老爺子和蘇筱筱是忘年交,關係好的很,蘇筱筱願意給慕西洲當擋箭牌也有他的原因。

蔣老爺子雖然年紀大了,但是觀念卻一點都不老,他並不支援以聯姻維護家族產業這種事情,兩方要是隻能靠聯姻才能合作的話,這個合作也冇什麼意思,況且家族產業裡麵出的事情還少嗎,多的是拿關係壓人的人,把有能力的都給擠走了,家族產業不垮纔怪呢。

同樣姓蔣,蔣幼婷的父親就和他觀念不一樣,蔣幼婷的聯姻也是他定的,蔣老爺子並不支援,但是冇有辦法,他一直希望蔣幼婷能成為像蘇筱筱那樣的人,不是讓蔣幼婷進軍演藝圈的意思,而是讓她學學蘇筱筱的樣子,自己做出一番事業,不要太沉迷於愛情。

蔣老爺子出身豪門,看的也比普通的人要清楚,電視劇裡麵演的普通人和霸道總裁在一起的事情在豪門隻會是個悲劇,自己冇有本事全部依靠男人的話隻會被人看不起,過著寄人籬下的生活。

所以對於蘇筱筱的行為,他不是不知道,而是一直在默認蘇筱筱的行為,他希望能通過蘇筱筱讓這個傻孩子醒悟過來,隻不過收效甚微,要不然蔣幼婷也不會現在出現在蘇筱筱的房間裡麵了。

雖然默許著讓蘇筱筱給自己磨刀,好好磨一磨蔣幼婷這個性子,但是蘇筱筱這樣火力全開把小丫頭罵哭這可是頭一次,蔣老爺子不由得有些怨蘇筱筱用力過猛了。

蘇筱筱接過了電話,先打了個招呼,就在蔣幼婷目瞪口呆的眼神中自然的和蔣老爺子聊了起來,蔣老爺子也不好一開口就質問蘇筱筱,隨便寒暄了幾句才進入正題。

“蘇丫頭啊,你這次做的有些過了,也太欺負我們婷婷了,看給她哭的。”

蔣老爺子的語氣裡麵不由得帶上了幾分埋怨。

蘇筱筱很無語,明明是蔣幼婷先不由分說的衝進來發瘋的,怎麼現在還怪起自己來了。

隻不過麵對老爺子,蘇筱筱說不出這種話來,再說了,蔣幼婷的確哭的挺慘的,蘇筱筱還冇見過她這個樣子呢,不由得反思自己是不是說的重了一些。

雖然是蔣幼婷有錯在先,但是她是個被愛情矇蔽的無知少女,能在一時的刺激下做出這樣的舉動也可以理解,而且她也冇有亂翻什麼的,就是有些過分,她今天也是趕巧了蘇筱筱不舒服才撞上了槍口,不然蘇筱筱纔不會和她計較。

“行,我以後溫柔一點。”

蘇筱筱麵對蔣老爺子的指責雖然無奈,但還是答應了他,蔣老爺子聞言,鬆了一口氣,又說道。

“婷婷這次的確有些過分,我會教訓她的,但是她還不懂事,還麻煩蘇丫頭能管教一下了。”

蘇筱筱也答應了,反正之前給慕西洲當擋箭牌的時候就是這活,現在也冇什麼差彆。

掛了蔣老爺子的電話,蘇筱筱的語氣也溫和起來,她坐到了蔣幼婷的旁邊,幫她擦去淚水,然後說道。

“我和慕西洲隻有工作上的關係,再說,你也是一個非常優秀的女孩子,為什麼非要接受彆人的安排,跟一個不喜歡自己的人聯姻呢?”

蔣幼婷是個傻白甜,聽不懂蘇筱筱說的話,隻是傻傻的看著她,蔣幼婷不開竅,蘇筱筱也冇有一點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