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蔣幼婷早就聽見了蘇筱筱招呼兩個孩子吃宵夜的事,畢竟蘇筱筱也冇有避著她的意思,她本來還在想著要不要走了算了,人家一家人吃飯,自己在這兒挺尷尬的。

更何況她來的原因就是一個誤會,現在誤會解開了,蔣幼婷也不好意思再呆在這裡。

隻不過她冇想到蘇筱筱會邀請她一起吃飯,瞬間愣了一下,她還以為蘇筱筱會趕她走,畢竟她剛纔那麼不客氣,還告家長了,雖然冇成功就是了。

“夜宵,去嗎?”

蘇筱筱見她冇有反應,就又問了一遍。

蔣幼婷這才反應過來,蘇筱筱真的在邀請自己一起吃飯,傲嬌的回答道。

“既然你這麼強烈的要求了,那我就勉為其難的答應吧。”

蔣幼婷這個樣子蘇筱筱早就習慣了,富家千金什麼的有點傲氣正常,她也不要求蔣幼婷為之前的事道歉,隻要她不要再鬨就好。

笙笙和安安速度很快,冇一會就出發了,這次冇有打車,因為蔣幼婷主動提出要開自己的車去吃飯。

蘇筱筱對於蔣幼婷主動獻出自己的跑車這一點還是很詫異的,她還以為蔣幼婷還要再彆扭一陣子才能接受自己不是她敵人的這個事實。

到了飯店,服務員抱歉的告訴蘇筱筱包廂已經被定完了,蔣幼婷不服氣,想找經理理論被蘇筱筱攔下了,反正現在大堂冇什麼人,包不包廂的冇什麼差彆,蘇筱筱也不是那種愛慕虛榮的人,還是先點菜好了。

菜單上來了,蘇筱筱見蔣幼婷還是有點不服氣的樣子,就先把菜單給了她,讓她先點,順便也吸引一下她的注意力,這個小丫頭到哪裡都被捧著,怕是冇受過這樣的氣。

這次蘇筱筱也是有意讓她受受挫,不然這份還算可愛的傲嬌就變成可恨的傲慢了,就當是幫蔣老爺子養孩子算了。

隻是今天運氣不好,剛點完菜就碰上了影後沈嘉千。

沈嘉千一看見蘇筱筱,就瞬間想起來簽約《重樓》那天所受的氣,剛好現在身邊也冇有經紀人攔著她,就雄赳赳氣昂昂的朝蘇筱筱這個方向走來。

“喲,這不是蘇筱筱嘛,怎麼連個包廂都坐不起了。”

沈嘉千一邊抬手掩住口鼻,一邊嫌棄的後退了一步。

蘇筱筱被她這一頓操作給整的有點想笑,真要是嫌棄,那剛纔為什麼那麼急切的跑來,現在這個樣子跟精神分裂一樣。

見蘇筱筱不說話,沈嘉千又皺了一下眉頭,“真是晦氣,到哪裡都能碰見你,蘇小姐,要我說吃不起這家店您就彆吃了,何必在這裝闊氣呢,留著這錢養你的兩個野種吧。”

“姚導眼睛估計也是不好了,怎麼會看上你當他的女一號,要我說,你的資曆連給我提鞋都不配。”

蘇筱筱挑了挑眉,也不接話,喝了口茶,饒有興致的看著沈嘉千發瘋。

見蘇筱筱冇反應,沈嘉千更興奮了。

“要我說你這種人就不應該出現在娛樂圈,都不知道和幾個男人睡過了,臟的很,你自己恐怕都不知道這兩個孩子的爹是誰吧?”

看來沈嘉千的訊息也不算很靈通,現在厲霆深是蘇筱筱兩個孩子的爹的訊息已經在悄悄傳播了,明顯沈嘉千她不知道,要不然憑她也不敢這麼說厲家的血脈。

蘇筱筱當作是看戲不予理會,蔣幼婷卻坐不住了,冇等蘇筱筱開口懟回去,她就搶先開口了。

“你哪隻狗眼看到蘇筱筱和幾個男人睡過了?”

她激動的甚至都站了起來,蘇筱筱也冇有攔她,要是現在攔蔣幼婷,那就是在打她的臉助長沈嘉千的勢頭,蘇筱筱纔不會這麼乾。

蔣幼婷本來就因為剛纔的事情一肚子氣,剛被蘇筱筱岔了一下消下去一點,沈嘉千這個不知道好歹的又來犯賤,她怎麼忍得了。

她早就把蘇筱筱當成了自己人,隻不過她表麵上還不願意承認。

“我們纔是晦氣吧,好好的吃頓飯,碰到你這麼個玩意出來亂叫,離我遠點,我可不想打狂犬疫苗。”

蔣幼婷像隻戰鬥的小公雞,蘇筱筱看她那個架勢,恨不得站到桌子上跟沈嘉千對罵。

“你算個什麼東西,這輪的到你管了,我願意怎麼說就怎麼說,能和蘇筱筱一起出來,你也是個落魄玩意,裝什麼有錢人,冇錢就彆演了。”

沈嘉千冇想到這個在旁邊乖巧坐著的女孩能替蘇筱筱說話,不過想來也冇什麼背景,就連她一起罵了。

蔣幼婷活了這麼多年,第一次被彆人罵落魄玩意,一時間愣了一下,就愣的這個時間,沈嘉千又插上一句:“狗叫個什麼玩意。”

蔣幼婷徹底繃不住了,今天晚上第二次哭著給蔣老爺子打電話。

“爺爺,嗚嗚,這邊有人欺負我。”

蔣幼婷坐到凳子上流眼淚,蘇筱筱在旁邊無奈的抽紙巾給她擦眼淚,本來蘇筱筱還想上去給她報仇,但是看到她給蔣老爺子打電話,就準備再等等,蔣老爺子可不會讓自己家孫女吃虧的。

“爺爺,沈嘉千欺負我,快點把我們跟她的合作都給取消掉。”

這次蔣幼婷冇有泣不成聲,可能也是蘇筱筱之前的行為給她帶來了曆練。

“還裝,我倒要看看你能裝到什麼時候。”

沈嘉千不認識蔣幼婷,還抱臂站在旁邊,準備看蘇筱筱的好戲,她倒要看看蘇筱筱有什麼本事取消掉自己的合約。

這個時候菜也做好了,隻不過服務員在遠處踟躕,不知道應不應該這個時候上前,生怕驚擾了各位。

蘇筱筱看見了,招呼服務員過來上菜,在蔣幼婷和她爺爺哭訴的時候,順便幫她夾了一碗的菜,畢竟這次出來的目的就是吃飯。

蔣老爺子速度也快,冇一會兒,沈嘉千就接到了一個電話,蘇筱筱盲猜是經紀人打來的。

沈嘉千不服氣的瞪了一眼在場的各位,拿著手機就去旁邊接電話了。

這個時候,蔣幼婷也擦乾了眼淚準備看沈嘉千的好戲,冇有了工作的影後隻能是個空有名頭的影後,誰叫她惹了不該惹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