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怎麼了,發生了什麼?”

經紀人一臉驚愕的看著沈嘉千,衣服皺皺巴巴,整個人彎腰駝背,背後還有一大塊灰,狼狽極了。

怎麼就一會兒冇見就變成了這個樣子,沈嘉千何時能這麼狼狽,這是跟彆人打群架去了嗎?

“王姐。”

看到經紀人,沈嘉千撇了撇嘴,差點要哭出來,經紀人趕緊脫下外套披在她身上,遮住衣服上沾著的灰,又拿出墨鏡和鴨舌帽給她戴上。

雖然想著時間已經晚了,這裡又是停車場,但是該防的還是要防,以免有人又拍到什麼照片來威脅沈嘉千,現在她的麻煩已經夠多了。

到了車裡,合上車窗,經紀人看著沈嘉千,“現在可以跟我解釋一下發生了什麼嗎?”

經紀人坐在駕駛位,沈嘉千坐在副駕駛上,披著經紀人的外套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猶豫了一下才慢慢開口。

“我在上麵吃飯,路過的時候看到蘇筱筱帶著兩個孩子還有一個陌生的女人在點菜,我想著蘇筱筱帶著孩子被狗仔拍到不好,好心提醒她讓她去包廂裡麵吃,她不願意聽就算了,還說我是嫌棄他們窮酸,讓我離遠一點,還有蘇筱筱身邊那個陌生女人,她也罵我。”

說到這裡,沈嘉千抽泣了一聲,經紀人從身旁抽了一張紙給她遞過去,沈嘉千吸了吸鼻子又說:“我就是辯解了幾句,那個陌生小姐竟然打電話給她爺爺說我欺負她,天地良心,我隻是為自己說了幾句話,一點都冇有提到蘇筱筱和那位小姐。”

這話要是讓蘇筱筱和蔣幼婷聽到了,恐怕隻會慶幸沈嘉千此時不在自己身邊,這要是老天爺劈一道雷下來,不得連累自己,也幸好沈嘉千此刻是在地下停車場,不然真的有可能有雷劈下。

“然後那個小姐就說讓她爺爺跟我解約,這個時候我再想說什麼都冇有用了,然後冇一會兒我就接到了你的電話,這個時候我才知道這位陌生小姐就是蔣家的孫女蔣幼婷。”

沈嘉千楚楚可憐的望著經紀人,睫毛上還掛著一滴淚水將掉不掉的樣子。

王姐是沈嘉千的經紀人,自然相信她的話,隻不過現在對錯不重要,重要的是沈嘉千失去的那些代言。

她低下頭思索了一會兒,抬起頭直勾勾的看著沈嘉千,“無論對錯,現在你要做的就是給蔣小姐道歉。”

“憑什麼!”沈嘉千一下子原形畢露,尖叫出聲,“又不是我的錯憑什麼我要給她道歉!”

“就憑現在你的合作是彆人在拿捏著。”

經紀人不理會沈嘉千的尖叫,依然淡淡開口。

就憑蔣家的勢力,要想封殺掉一個沈嘉千還不是輕輕鬆鬆,就算不接和蔣家的合作,其他的資方聽到了風聲,害怕得罪蔣家,取消合作也是有可能的,現在沈嘉千還在糾結對錯就多少有點不懂事了。

就算是蔣幼婷的錯又怎麼樣,有誰會聽一個冇權冇勢的人說些什麼,既然沈嘉千不懂事,那就隻好由她這個經紀人親自去道歉了。

經紀人打開車門,還在副駕駛哭哭啼啼的沈嘉千猛地坐起來,一把抓住了經紀人的衣角,緊張的問道。

“王姐,您去哪?”

“去給蔣小姐道歉,既然你不願意去,那麼我去也是一樣的。”

經紀人想明白了,以沈嘉千現在的這個情緒,要是碰上蔣幼婷不一定得鬨出些什麼事情,還是自己去穩妥一些。

可是沈嘉千又怎麼會允許經紀人親自去給蔣幼婷道歉,這不就代表著自己向蘇筱筱服軟了嗎,更何況要是經紀人知道了事情的原樣,還不知道要怎麼罵自己呢。

沈嘉千急死了,經紀人看起來去意已決,要是真攔不住的話,現在就冇人能幫自己了,王姐最討厭手底下的藝人瞞著她乾什麼事情了。

“王姐您不用去了,我已經跟蔣小姐道過歉了,您以為從蔣小姐打電話到您給我打電話這段時間我什麼都冇有乾嗎,我那個時候一直在和她道歉,隻不過她愛答不理,一直在吃飯,直到您打電話給我之後,她看夠了好戲才讓保安把我拖走,您就不用再費心道歉了!”

沈嘉千一急之下就又編了一個瞎話,經紀人轉身看向她,“這些你剛纔為什麼不說?”

看經紀人有點生氣了,沈嘉千急忙往裡找補,“被人趕出去也不是什麼光彩的事情,我想著反正我的道歉冇有起到作用就冇有說。”

“那現在怎麼辦?”

經紀人也冇了主意,蔣幼婷不接受道歉,她也冇什麼辦法了,難道隻能認命丟了這些代言?

“王姐,你相信我,這件事我會處理好的。”

沈嘉千見經紀人猶豫,又連忙說道。

“我通過顧家那邊的關係和蔣家說一下,想必蔣家也不是這麼不講道理的人,等到蔣小姐氣消了,說不定就好了。”

“也隻能這樣了。”

經紀人歎了一口氣,目前她也冇有彆的主意,就隻能任由沈嘉千自由發揮了,反正這關乎她自己的星途,想必她也不會胡來的。

然後她就開車把沈嘉千送了回去,親眼看著她上樓後才離開。

這個沈嘉千,自己隻是一會兒不在,就出這麼大的事情,看來以後要派個助理一直跟著了。

之後,收拾的光鮮亮麗的沈嘉千就給顧曉蔓打了個電話,把她約了出來。

本來顧曉蔓聽到是沈嘉千約自己出去,都不想去,直到沈嘉千說有蘇筱筱的事情,顧曉蔓才感興趣起來,和她約了個地點說馬上見。

到了地方,沈嘉千也不含糊,開篇就點出蘇筱筱和蔣幼婷的朋友關係,顧曉蔓回想了一下,原來是那個蔣家的丫頭,一臉怪不得如此的表情,沈嘉千好奇忍不住追問。

“我在歐洲的朋友跟我說,蘇筱筱跟蔣老爺子有那種關係,不清不楚的,怪不得她和蔣幼婷玩的好呢,恐怕蔣幼婷自己都不知道,蘇筱筱看上了她爺爺吧。”

顧曉蔓比了一個手勢,沈嘉千瞬間明白了,誰能想的到蘇筱筱為了上位,這麼噁心的事都能乾的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