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嘉千瞬間惡寒,她雖然也渴求名利,但是也不至於葷素不忌吧,冇想到蘇筱筱平時裝清清白白的樣子,私底下居然玩這麼花,怪不得她年紀輕輕就未婚先孕。

就這還有人說厲霆深和蘇筱筱有一腿,以厲霆深的身份,要是知道了蘇筱筱乾的這些事情,不把她踢得遠遠的就不錯了,又哪會跟這種女人糾纏不清,那些人真是天天胡說八道。

她眼睛一轉,心生一計,蔣幼婷把自己搞得這麼狼狽,蘇筱筱又處處針對自己,要是這次能一舉把蔣家和蘇筱筱一起拉下水,豈不是美事一樁?

“這麼噁心嗎,蔣老爺子孫女都有蘇筱筱那麼大了吧。”

沈嘉千用手掩住口鼻,嫌惡的說道。

“那蘇筱筱還平時裝出個什麼高冷樣子,要是讓網友知道了她的這些爛事,肯定得罵死她。”

“誰說不是呢,蘇筱筱本來就那樣,隻不過大家都不知情而已。”

顧曉蔓喝了一口茶,淡淡的說。

沈嘉千見顧曉蔓不接招,有些急切了,她放下手裡用來吃甜點的小勺子,手肘撐著桌麵,盯著顧曉蔓說道。

“要不然,我們把這件事曝光給記者吧,讓蘇筱筱好好嚐嚐苦頭,到時候她肯定是遭萬人唾棄,想爬都爬不起來。”

“她平時那麼囂張,我看著都煩死了,這下正好可以徹底搞臭她,說不定還能讓她乖乖退出演藝圈,去國外養她的野孩子去,也省得天天看著煩人。”

把蘇筱筱搞到國外去,顧曉蔓喝茶的手一頓,這個條件她確實很心動,再加上她也很想看到蘇筱筱像過街老鼠一樣人人喊打。

這段時間她受的有關蘇筱筱的氣還不少嗎,偏偏厲霆深也護著她,蘇筱筱冇有回國之前她還能時不時見到厲霆深,等到蘇筱筱回國後,她想見厲霆深都見不到了。

見不到也就算了,這麼多年就算見到了厲霆深,他也對自己冇有什麼好感,可是,在自己見不到厲霆深的時候,她卻時不時的就能看到有關蘇筱筱和厲霆深的事情,憑什麼,蘇筱筱她憑什麼?

要是厲霆深能知道這些事情,是不是就不會喜歡蘇筱筱了?

顧曉蔓的心確實有些猶豫,但是她想了想,還是決定算了。

從蔣幼婷和蘇筱筱在一起吃飯來看,蘇筱筱和蔣家的關係明顯是好的,到時候兩方聯手辟謠或者追究責任都是一個大麻煩。

關鍵這件事情不止關乎蘇筱筱,還跟蔣家有關,依照蔣家的脾性,是絕對不會讓自己家的醜事外泄的,到時候要真的查出來是自己乾的話,那顧家和蔣家的合作估計也要泡湯了。

顧曉蔓當了這麼多年的顧家大小姐,她不是傻的,想要扳倒蘇筱筱有很多次機會,這個是最爛的機會,不到萬不得已她不會使用的,畢竟蔣家的怒火可不是誰都能承擔的。

“不行,這個事情不能說出去。”

顧曉蔓猶豫再三,還是拒絕了沈嘉千的要求,儘管她很想搞死蘇筱筱。

“你也彆出去給我亂說。”

顧曉蔓又想到了什麼,瞪了一眼沈嘉千,警告她,“蔣家可不是你能惹的起的,到時候彆連累了我。”

“是是是。”

沈嘉千陪笑道,顧曉蔓的話她聽了很難受,但是顧家可不是她能惹的,隻好默默忍受。

顧曉蔓不答應她的要求的話,那麼沈嘉千想讓蘇筱筱身敗名裂的目的也達不到了,見顧曉蔓這邊說不動,她就算不高興也不敢和顧曉蔓耍脾氣,隨便找了個理由就離開了這裡。

“哼,什麼人嘛,連個蘇筱筱都不敢惹,還自稱是顧家的大小姐,真是搞笑。”

沈嘉千走遠了之後,還是很不爽顧曉蔓剛纔的說話態度,一腳踢飛了麵前的一塊小石頭,剛巧扯到了之前在停車場摔倒所受的傷,又是一陣罵聲。

“你不敢惹蘇筱筱,那我就自己來。”

沈嘉千還是不甘心,經紀人也冇有時間守在她的身旁看著她,經紀人現在正忙著維護沈嘉千剩下的合作呢,還有麵對公司老總的指責,這兩天應酬跑到死,就為了給這位影後拉回一點代言。

而沈嘉千卻絲毫冇有要給經紀人省心的樣子,她找到了自己在媒體界的朋友,告訴他自己手裡有個大八卦,隨時隨地就能驚爆娛樂圈。

果然,這位娛樂記者感興趣了,馬上就約了沈嘉千見麵,沈嘉千這邊剛離開了顧曉蔓,轉頭就忘記了顧曉蔓的警告,在奔向告發蘇筱筱的道路上一去不回。

她不是不害怕顧曉蔓的威脅,而是她覺得顧曉蔓是害怕麻煩,所以纔沒有選擇曝光。

顧曉蔓當時也冇有和沈嘉千多說,沈嘉千就自以為是的這麼理解了,她現在還在洋洋得意的想著蘇筱筱身敗名裂之後,顧曉蔓會怎麼報答自己,還在做著美夢不肯醒來。

“什麼八卦?”

這位娛記因為沈嘉千的一句話放下了手裡的工作跑來,現在可冇有時間跟她在客氣些什麼,於是開口便詢問了起來。

“蘇筱筱的大八卦。”沈嘉千喝了一口咖啡,現在輪到她不急不慢了,“絕對能把她給搞死。”

娛記對於搞死誰並不在乎,他隻在乎這個事情爆出來會有多大的流量,能給自己帶來多大的好處,但是沈嘉千在這故意拖延時間,他就有點不爽了。

“蘇筱筱私生活不檢點。”

見娛記有點不耐煩了,沈嘉千連忙開口,娛記點了點頭,掏出了電腦在文檔裡麵記著沈嘉千的話。

其實如果可以,娛記更想錄音的,但是沈嘉千百分百不會同意,所以就文字記載好了,沈嘉千一邊說,娛記一邊飛快的打字。

“她跟蔣老爺子有一腿。”

“啪。”娛記一把合上了電腦,臉色黑的像鍋底,“你耍我玩是吧,蔣家也是能隨便說的人?”

“怎麼了?”

沈嘉千不明白髮生了什麼,這纔剛說到重點,怎麼就不高興了。

“我這要是敢隨便爆蔣家的料,那我這工作也彆想要了,你到底知不知道蔣家是什麼樣的存在?”

娛記也不願意和沈嘉千多說,轉頭就走了,留下沈嘉千一個人坐在位置上發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