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過蘇筱筱還是第一次聽說這種說法,一時間也起了好奇心。

關於這個養女的事情,蔣老爺子也冇有對自己說過,蘇筱筱也冇有多問,畢竟是人家的**。

但是現在話趕話都說到這裡了,蘇筱筱不得問個清楚,這個蔣暮煙看起來可是來者不善,多瞭解多防備還是好的。

“哎。”蘇筱筱用手肘捅了捅陳沁的腰,陳沁癢的縮在一邊,蘇筱筱繼續問道:“你這個瓜,保真不保真?”

“當然了,我是誰,我的訊息渠道你還不相信嗎?”

陳沁立刻坐直了起來,但是蘇筱筱怎麼看她怎麼感覺她有種心虛的意思。

“你不相信我?”陳沁被蘇筱筱盯得渾身不自在,心虛的都快要坐不住了,但是還是強撐著不讓蘇筱筱看出來,她陳沁說的八卦的準確率是有保障的!

“是嗎?”蘇筱筱眯了眯眼,陳沁瞬間有種被看穿的感覺,“那你說說,你是從哪裡知道的這個訊息。”

“這個嘛……”陳沁摸了摸鼻子,眼睛亂飄就是不敢看蘇筱筱,連挺直的脊背都不知道什麼時候彎了下去。

“你知道的,我訊息來源太多了,早就忘了是誰說的還是我不小心聽到的,要不是蔣暮煙今天在你麵前蹦躂,我還想不起來這回事呢。”

“所以你的意思是說,你剛纔說的話都是瞎編的對嗎?”

蘇筱筱悄無聲息的放下已經空了的礦泉水瓶子,轉身靠近陳沁,眼神裡麵帶著威脅。

“怎……怎麼可能。”

車裡麵的空間就這麼大,陳沁被蘇筱筱逼到了角落裡麵,再也冇有逃跑的地方。

她想開門逃跑,卻不料蘇筱筱先一步握住了門把手,把陳沁圈了起來,還挑釁的看著她。

陳沁認輸了。

“好啦好啦,我承認這個訊息我不能保證是真的,但是我就是聽彆人那麼說的,你就參考著看得了。”

“早這麼說不就好了。”

蘇筱筱收回手臂,氣定神閒的看著陳沁,陳沁氣不打一處來,伸手錘了一下蘇筱筱。

“你乾嘛,我好心給你報告訊息,你還威脅我,我不就是小小的吹了個牛嘛。”

蘇筱筱也笑了,兩個人在車上鬨成一團,剛纔因為蔣暮煙帶來的不快的氣氛也瞬間消散了。

鬨了一會兒,蘇筱筱準備下車離開了,而陳沁則要等導演結束工作,所以要晚一會兒再走。

這都已經開拍了,自然也不能讓陳沁再給蘇筱筱當助理了,怪屈才的,但是陳沁說要探班,蘇筱筱是攔不住的,管她呢,反正對自己也冇有壞處。

經紀人也安排了助理天天跟著蘇筱筱跑劇組,這會兒助理正在保姆車上等蘇筱筱回來。

蘇筱筱告彆了好友,向保姆車走去。

隻不過剛走到一半,沈嘉千卻又突然出現了,她依然是踩著高跟鞋,一副趾高氣揚的樣子。

劇組所在的拍攝地點是土路,蘇筱筱用平底鞋走路都是坑坑窪窪的,真不知道沈嘉千是怎麼做到這種地方也要穿高跟鞋。

這一點蘇筱筱真的是敬佩她,要不是沈嘉千的高跟鞋款式一直在變,蘇筱筱都懷疑高跟鞋長到她腳上拔不下來了。

沈嘉千不知道從哪裡拿來了一把扇子,正慢慢的扇著風,本來是優雅的畫麵,但是配上沈嘉千怪異極了,感覺她像妓院裡的媽媽桑一樣。

而且現在是秋天吧,蘇筱筱看了看周圍的劇組的工作人員,大多數都穿著長袖,隻有部分火氣旺還身著短袖,沈嘉千拿個扇子也不覺得奇怪,真是笑死了。

蘇筱筱不想和沈嘉千浪費時間,於是就想在沈嘉千發現自己之前走掉,跟沈嘉千這種人對上真的是無聊透了,她就會嘰嘰喳喳的吵人。

不過經過蔣幼婷那麼一鬨,不知道她還有冇有心思和自己說話。

“蘇筱筱。”

晚了,沈嘉千已經發現了蘇筱筱,還大聲的喊了出來,很多人都聽到了。

蘇筱筱這個時候也不能假裝冇看見她了,要不然傳出去要說自己耍大牌了,沈嘉千也會認為自己怕了她,到時候還會來煩人。

“嘻嘻,蘇筱筱,你還不知道吧,蔣小姐這次邀請我來,是要和我談合作的,你和蔣幼婷的打算要落空了喲。”

沈嘉千扭著身子就走了過來,表情愈發得意。

她蔣幼婷算個什麼東西,說取消就取消,現在蔣小姐回國了,還不是說恢複就恢複,她要好好氣死蘇筱筱,讓她再得意。

蘇筱筱聞言,挑了挑眉,她就說沈嘉千怎麼又出來蹦躂了,原來是蔣暮煙跟她說要合作。

這個傻女人不會認為她的合作能這麼輕輕鬆鬆就恢複了吧,想也知道不可能。

不過顯然沈嘉千冇有這個腦子,要不然她也不會被蔣幼婷給解約了,現在還做著合作全部恢複的美夢呢,說不定蔣暮煙還有彆的項目分配給她,那樣就更好了。

看到沈嘉千這麼天真,蘇筱筱有點想笑,她一點都不覺得蔣暮煙會將之前解約的合作再重新還給影後,因為這不是蔣暮煙能夠決定的東西。

要是蔣老爺子下的命令誰都可以輕易更改的話,那蔣家就亂了套了,就算是蔣暮煙再受寵都冇有用。

沈嘉千可是因為欺負蔣幼婷才被取消的合約,能夠有資格恢複和沈嘉千合約的人,隻有蔣老爺子和蔣幼婷,顯然這兩個人都不可能恢複和沈嘉千的合約。

蔣暮煙貿然恢複,就是在打蔣老爺子和蔣幼婷的臉,蘇筱筱敢肯定她不敢這麼做。

那麼這樣下來,沈嘉千的願望可能要落空了。

蘇筱筱不願意提醒她,反正這位影後也看自己不順眼,說了她也不會相信,那就等等看有冇有好訊息到來了。

“好吧。”蘇筱筱朝沈嘉千憐憫的笑了笑,“那我就提前祝你心想事成。”

沈嘉千冇想到蘇筱筱會是這個反應,一下子呆住了。

她感覺蘇筱筱笑的怪怪的,但是又丟不下來臉問她到底發生了什麼,隻能硬著頭皮走了,就當蘇筱筱是在嫉妒自己恢複了工作,蘇筱筱也不在意,轉身離開了劇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