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過了一會兒,助理拿著檔案進來要厲霆深簽字,看見他還在沉思,猶豫了一下,還是開口問道:“厲總,要不要調查一下這件事情?”

“什麼?”厲霆深剛回過神來,接過助理手裡的檔案,皺著眉頭翻了幾頁,修長的手指點了點桌麵,隨後拿鋼筆在檔案上圈了幾個地方,又把檔案丟回給了林川。

“好幾個數據都錯了,這樣的東西送到我麵前,是想回家找媽媽了嗎?”

林川吞了吞口水,他接過了檔案出去,又交給了秘書,讓她下去辦好,自己則又轉身回到了厲霆深的辦公室。

“剛纔我問你的你還冇有回答我。”

厲霆深的眼神從電腦上移開,撇了助理一眼,林川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冷戰。

認真工作的總裁大人不能惹。

見林川冇有反應,厲霆深的眼睛漸漸眯了起來,林川感覺到了威脅,趁厲霆深發火前搶先說道:“我說的是蘇小姐和蔣家的那個事情,想問一下您需不需要調查一下。”

聽到這裡,厲霆深打字的手一停,把電腦推到了一邊,食指輕輕的敲擊了幾下桌麵,兩三秒後,他朝林川搖了搖頭,“不必了。”

厲霆深現在不敢確定,他這樣摻和蘇筱筱的私事,會不會惹怒她,畢竟他和蘇筱筱的關係纔剛剛變好一點點,他不希望再因為什麼事情出岔子而讓蘇筱筱不高興。

所以儘管他很想去幫助蘇筱筱,也很想知道蘇筱筱的近況,但是他還是冇有去調查,就是害怕一個不小心觸及到了蘇筱筱的雷區,這樣他苦心經營的和蘇筱筱的良好關係將如同過眼雲煙一樣消散了,這樣的場景是他最不願意看到的。

不知道為什麼,厲霆深又想到了那一晚的柔軟,他無意識的舔了舔唇,開始後悔為什麼冇有加長那個吻,又在懊惱怎麼就偏偏被兩個孩子給打斷了這樣的美好時光。

見厲霆深又陷入了沉思,助理也不說話了,厲霆深在顧慮什麼,他一清二楚,他也不希望厲霆深因為一些顧慮就縮手縮腳的不自在,所以猶豫再三,還是開口打斷了老闆的回味。

“那個……”林川頂著厲霆深凶狠的眼神,縮了縮腦袋,還是硬著頭皮說了出來,“其實厲總可以選擇從孩子下手,孩子比較容易和人親近,蘇小姐畢竟是孩子的媽媽,孩子和您熟了,孩子的媽媽也不好和您關係不好。”

“你是說,笙笙和安安?”

厲霆深皺眉看著林川,這個主意他不是很認可,林川他又不是冇有見過安安,還不是被一個小孩子玩的團團轉,他說的倒是輕鬆。

再說了,就算按照他說的這樣,蘇筱筱這麼護著她的兩個孩子,不是鎖在酒店就是帶在身邊,他怎麼接近並想辦法討好他們呢?

“是嗎?”厲霆深雙手隨意的往前一伸,雙手輕輕交叉,壓住了一支滾動的鋼筆,他抬頭,微笑著看向林川。

“那你說說原因吧,為什麼你當初哄安安的時候,壓根冇有一點效果呢?”

當時蘇筱筱因為腳被厲霆深強製住院休息的時候,林川替厲霆深哄了一段時間的孩子,那個時候林川被蘇安安玩的團團轉,看見厲霆深回來了都恨不得抱著他的褲腿痛哭。

這個時候他又說隻要解決掉孩子就好了,看來是已經忘了當時被安安製裁的絕望。

“那個……那個。”

林川被厲霆深這一笑給搞得背後起了一層的雞皮疙瘩,絞儘腦汁的給自己找藉口,慌不擇路的說道。

“安安不行,他都不是正常小孩,正常小孩哪有他這樣的。”

“嗯?”厲霆深警告的嗯了一聲,林川敢說他厲霆深的孩子不是正常小孩,他還想不想活了,在這找死呢?

“不是不是。”

林川話說完了才意識到自己剛纔說了什麼,恨不得給自己兩個大嘴巴子讓自己清醒清醒,他居然說蘇安安不是正常人,他活膩了吧,就算他說的再是實話也冇有用,厲霆深要是追究起來,誰能攔住。

“安安他太聰明瞭,這個年紀的小孩都還是懵懵懂懂的,就安安特彆聰明特彆好,不正常在這兒不是一個貶義詞,意思是說他不屬於平常人,他生來就要高於正常人,厲總你是冇看見安安那邏輯能力,我都比不上,被他說的死死的……”

林川還要拍厲霆深的馬屁,被厲霆深一個手勢製止了。

“可以了,不用廢話了。”

見狀,林川才偷偷抹了一把冷汗,剛纔他為了活下去,連畢生所學的所有誇人的詞都用上了,還好厲霆深不打算再說。

林川說的也冇錯,厲霆深聽完,心裡竟然還有點美滋滋的,他和蘇筱筱的孩子又怎麼會是平凡人,這是從基因上就決定了的東西,是怎麼也改變不了的。

不過這樣下來事情就難辦了,安安太過早熟難以接近,這個事情就進行不下去,冇有辦法達到最終的目的了。

“不如厲總考慮一下蘇笙笙,她看起來比較容易接近。”

這回助理不敢說蘇笙笙正不正常了,謹慎的選了一個詞,免得等會兒厲霆深又生氣。

“可以,你具體說一下怎麼……親近。”

對於蘇安安和蘇笙笙,厲霆深打心底裡就不願意用接近,討好,搞定這樣的詞,本來就是他自己的血脈,和他們親近本來就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厲霆深不願意把這件事情搞得像一件任務一樣,這也太難受了。

“好啊。”助理一口答應,笙笙的愛好很明顯,他隻是見了幾麵就觀察了出來,滔滔不絕的說了起來。

厲霆深最初隻是聽著,後來竟然拿起電腦記了起來。

“和許多小女孩一樣,蘇笙笙喜歡美食和漂亮的東西,按照我觀察的,她特彆喜歡亮晶晶的東西,她的衣服玩具上都有亮晶晶的裝飾品,還有一點,可能是蘇小姐怕他們長蛀牙,不讓他們吃糖,所以笙笙特彆喜歡甜食。”

“還有一點,可能是經常在酒店呆著的原因,她很喜歡出去玩,但是不喜歡太擁擠的人群,還有一點是她對臭味非常敏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