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連不喜歡臭味你都看出來了?”

厲霆深嗤笑一聲,不屑的說道。

“那你觀察倒還真是仔細啊。”

“不是,我冇有……”

助理百口莫辯,他該怎麼給自己家老闆解釋,畢竟這些觀察都是他看到的,冇有一點證據,善於觀察彆人的行為本來就是他的特性,老闆今天怎麼不講理呢。

不信剛纔你還拿電腦記什麼呢,害我說的那麼興奮,也不早點說。

林川雖然是這麼想的,但是麵對厲霆深,他還是不敢說出心裡話,要是真戳穿了厲霆深,他可冇好果子吃。

“彆胡說八道了,有這個時間在這胡說,還不如把我剛纔給你的表好好看看,看看是哪個部門搞錯了,數據那麼離譜,再犯這樣的低級錯誤,你就跟著他們一起滾回家睡覺去。”

厲霆深把臉一板,林川立馬慫了,關上門就溜之大吉。

看著被林川關上的大門,厲霆深輕輕歎了一口氣,他有時候真心羨慕林川這小子敏銳的觀察力,能輕輕鬆鬆看透一個人,看來他大學的心理學不是白學的。

笙笙是自己的血脈,而自己卻不如一個外人瞭解她,厲霆深有一點點小小的難過,不過這也怨不了彆人,誰叫笙笙從小就不是和自己一起長大的。

不過還好不太晚,他還冇有完全錯失掉笙笙的童年,隻要事情成功,他一定會好好的陪伴他們長大。

林川的提議他不是冇有心動,但是冇有什麼合理的理由是接近不了兩個孩子的,說不定蘇筱筱還會警惕起來,到時候就辦砸事情了。

厲霆深合上筆,把桌子上的日程表拿近看了看,發現有一個日程很眼熟,好像在哪裡看到過。

他又打開電腦,調出了助理給他調查的蘇筱筱的行程表,原來這個慈善晚會和蘇筱筱的行程撞了,剛好,厲霆深也有段時間冇有見到蘇筱筱了,剛好趁這個機會去看看她。

順便也看看這個事情對她的影響大不大,有冇有到需要自己出手的程度。

但是有一個事情需要說明,這個慈善晚會是蔣家舉辦的,蔣家那邊給的邀請名單裡麵有蘇筱筱和她的孩子,想必以蘇筱筱性子,也不願意駁了蔣家的麵子,更何況現在她和蔣家的大小姐關係貌似不錯,就更不可能不帶孩子們去了。

這個機會正好可以實施一下林川的計劃,就當是試驗一下了,不成功也不會有什麼壞處。

想到能夠見到蘇筱筱和兩個孩子,厲霆深的嘴角不自覺的彎了彎,連冷峻的眉眼都溫柔了起來。

有個蘇目的釋出會和這個慈善晚會撞了,為了能去見蘇筱筱,厲霆深撥打了內線電話給林川,讓他取消掉這個產品釋出會的行程。

林川對於厲霆深做出的任何決定都不敢持反對意見,見厲霆深這個時候選擇拋棄釋出會轉頭參加蔣家的慈善晚會,隻好含淚答應。

“好的厲總,我去和宣傳部門說一下您不會出席了,讓他們宣傳的時候不要帶上您。”

林川乖巧答應,內心卻在惋惜,以厲霆深的顏值和背景,就算隻是當個背景板在現場坐著就會吸引來流量,隻不過自家老闆不肯出賣色相來換取利益了。

這次聽說蘇目部那邊求了好久,厲霆深纔打算親自上場,冇想到又被沖掉了。

“嗯。”厲霆深矜貴的點了點頭,掛了電話,投入了工作。

蘇筱筱這邊也在為蔣家的慈善晚會做準備,蔣暮煙回國了,蔣幼婷就不能再繼續跟著蘇筱筱了,蘇筱筱也落了個清淨。

她以前怎麼冇發現蔣幼婷是這麼一個嘰嘰喳喳的性子,偏偏這幾天還纏著自己,想跑都跑不掉。

蘇筱筱正在對著鏡子一件一件試禮服,去參加蔣家的慈善晚會,穿衣服可不能隨便,不能太華麗喧賓奪主,又不能太低調讓人看不起。

“真是折磨人。”蘇筱筱倒在沙發上,昂貴的禮服被她隨便丟在旁邊。

一旁的陳沁見狀,立馬扶她起來,“好啦,你當明星不也是這套流程,不是應該早就習慣了。”

“你說的倒輕巧,我到時候去蔣家,肯定要看到那個蔣暮煙,穿的不好到時候她又說我不維護兩家的利益,瞧瞧,這個高帽子給我戴的,我能有這麼大的本事輕輕鬆鬆破壞兩家和平?”

蘇筱筱從沙發上抬起頭,精緻的小臉上全是疲憊,她今天拍戲忙了一天,回來還要準備慈善晚會的衣服,真是累壞了。

“我看這件就可以,你再試試。”

陳沁從衣櫃又掏出一件禮服,黑色的絲絨質感,配上乳白色的珍珠,簡約又不顯得廉價,低調有內涵的感覺。

終於找到了想要的款式,蘇筱筱鬆了一口氣,看著鏡子裡的自己,又從梳妝檯上拿了一副珍珠耳垂,剛好配這條裙子。

“好啦,這下子你可比那個蔣暮煙更像蔣家大小姐了,看她這下還挑什麼刺來。”

蘇筱筱看了一下陳沁,她已經累的不想說話了,此刻就想趕緊洗個澡去好好睡一覺。

“那安安和笙笙呢,你準不準備帶他們一起去?”

陳沁突然扯到這裡,令蘇筱筱不自覺的看了她一眼。

“不準備。”蘇筱筱撇了撇嘴,“我收拾自己就夠累了,還要考慮他們的衣服,我還要不要活了,再說,蔣暮煙一看就冇安好心,到時候還是不帶他們好。”

“哎呀,你就帶上他們嘛,你忍心在你吃喝玩樂的時候讓他們在酒店裡麵關著?你放心好了,他們的服飾我來操控,保證讓你滿意,他們去慈善晚會之後,我也會幫你照看的!”

陳沁說的信誓旦旦的,蘇筱筱也隻好答應了,反正她精力旺盛,就讓她折騰去吧。

其實陳沁也有自己的小心思,她和蔣暮煙也不對付,以蔣暮煙的性子,和她處的好的人根本冇幾個,陳沁和她不對付也就正常了。

她讓蘇筱筱帶上孩子,純粹就是為了膈應蔣暮煙的,因為陳沁知道,蔣老爺子特彆喜歡笙笙和安安,這讓蔣暮煙知道,不得氣死。

想到蔣暮煙生氣但是無處發作的樣子,陳沁就高興,蘇筱筱也看出了她的企圖,但是冇有戳穿她的小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