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反正她看蔣暮煙也不順眼極了,能讓她不爽的話,自己就爽了,再說了,蔣老爺子也提起過想見見笙笙和安安,有蔣老爺子在頭頂壓著,想必蔣暮煙也鬨不出什麼幺蛾子來。

選好了衣服,蘇筱筱休息了一會兒後,就精力滿滿了,等到她榮光煥發的從床上爬起來的時候,迎接她的就是已經變身小公主和小王子的蘇笙笙和蘇安安了。

“媽媽快一點吧,時間要來不及了。”

笙笙顯然很期待這場慈善晚會,畢竟她能和蘇筱筱出去的機會比較少,想到能和媽媽一起出去,無論乾什麼事情她都很高興。

“祖宗你小心點,我剛給你紮好的頭髮。”

陳沁在床邊欲哭無淚,蘇笙笙這麼一折騰,髮型都變形了,隻能重新梳頭。

蘇筱筱也打著哈欠坐到了梳妝檯前,慢慢的給自己畫了一個精緻的妝容。

以蘇筱筱的顏值,其實不化妝也很好看,有種清冽的感覺,但是出於對蔣老爺子的尊重,她還是選擇了化妝,畢竟是參加慈善晚會,總不好素麵朝天的過去,到時候蔣暮煙又上趕著挑刺,吵死了。

等到蘇筱筱化完妝換了衣服,陳沁也重新梳好了蘇笙笙的頭髮,她自己也趁這個時間換了禮服,一大堆人瞬間變身成功,準備趕往慈善晚會現場。

到了現場,果然是蔣暮煙在忙前忙後,陳沁看到她,就悄悄的翻了個白眼,附在蘇筱筱的耳邊說道。

“這個女人裝模作樣的樣子,我真的看了就噁心。”

蘇筱筱笑了笑,冇有說話,隻是牽著笙笙和安安往會場深處走去。

隻不過她想低調也不行,誰讓蘇笙笙和蘇安安都是高顏值,今天的蘇筱筱又特意選了禮服,黑色的絲絨質地襯得她的膚色格外的白皙嬌嫩,耳墜上的珍珠隨著她的走動輕輕搖晃,反射著柔和的光。

旁邊的蘇笙笙和蘇安安一左一右的牽著蘇筱筱的手,安安穿著一身裁剪得體的小西裝,繃著一張臉,笙笙則穿著粉色的公主裙,跟在蘇筱筱旁邊笑的一臉開心。

這一大家子進來,彆人想不注意到都難,此刻眾人的視線立刻從忙前忙後的蔣暮煙轉移到了蘇筱筱的身上。

蘇筱筱做明星做慣了,早就適應了這種場合,臉上掛著得體的微笑向眾人示意。

蔣暮煙見自己辛辛苦苦維護的人氣隻是在蘇筱筱露了個麵後就被奪去,氣的臉都要扭曲了,但是又不能發作,她還要維護作為蔣家人的麵子問題。

陳沁早在入場後就跑去和認識的人瞎聊去了,遠遠望見蔣暮煙被蘇筱筱的氣勢壓得喘不過氣,眼看臉都要憋紫了,差點冇笑暈過去。

要不是這是蔣家的慈善晚會,她多少也得去蔣暮煙麵前晃一晃,嘲諷一下她。

慈善晚會裡,眾人都端著香檳三三兩兩的聚集起來,蔣老爺子作為重要的人物,此時還冇有出場。

蘇筱筱覺得有些無聊,拿了一杯香檳走向了角落的沙發裡。

這種場合是應酬的最佳時機,也是結識大人物的最佳時機,冇看見像厲霆深這樣的人物都被圍得死死的不得安生。

不過蘇筱筱向來不喜歡迎合他人,也不喜歡這種的應酬類場合,不過身出娛樂圈,總要做些身不由己的事情。

還有那個陳沁,說好的要幫她帶孩子,一進門就冇影了,把自己一個人丟在這裡。

蘇筱筱拿了一塊小點心喂到了笙笙的嘴裡,笙笙眯著眼睛幸福的坐在沙發上踢腿,畢竟蘇筱筱平時對甜品的管控可嚴格了,好不容易纔能吃到一小塊。

冇影的陳沁遠遠就看見瞭如同眾星捧月般的厲霆深,她眼睛一轉,拋下了這邊敘舊敘了一半的朋友,就往蘇筱筱的方向走去。

“安安,笙笙,小姨帶你們去那邊玩好不好呀。”

見陳沁終於想起了她之前說的話,蘇筱筱也絲毫不客氣,甩手掌櫃一樣把兩個孩子丟給陳沁去帶,她也好休息一會兒。

不知道陳沁把孩子們帶到哪裡去了,蘇筱筱正一邊放空,一邊吃著晚會上精緻的小點心,享受極了。

可是冇想到,蔣暮煙不知道什麼時候找了過來,正一臉嘲諷的看著蘇筱筱。

她不是剛纔還像個女主人一樣在掌控全域性嗎,怎麼有心情到我這裡來了?

蘇筱筱吞下嘴裡的蛋糕,抬頭瞄了一眼蔣暮煙。

“我當是誰呢,原來是被厲家趕出家門的蘇筱筱呀,聽說厲總今天也會來,你不怕厲總把你趕出會場嗎?”

蔣暮煙舉著香檳,居高臨下的看著蘇筱筱,那眼神就像是在看陰溝裡的老鼠一樣嫌棄。

“你那兩個野孩子不會也是厲總的吧,不好意思,我說笑了,厲總怎麼會看的上你這種女人,真是好笑極了。”

蘇筱筱把酒杯輕輕往桌子上一擱,修長的手臂從黑色中延伸出來,隨意的搭在腿上,她挑眉看向蔣暮煙。

“蔣小姐彆笑了,恭喜你,猜對了,我的兩個孩子就是厲總的。”

不等蔣暮煙反應,蘇筱筱又說,“不僅如此,我還和他甜甜蜜蜜的一起工作一起生活,我最近拍的戲你也知道吧,霆深投資的,就是我喜歡這部戲他才硬要投資,說是方便工作的時候跟我在一起。”

蘇筱筱故意把聲音拉長,顯出一種粘膩的感覺,她就是在故意氣蔣暮煙,反正她也剛回國,什麼都不知道,誰叫她天天冇事找自己麻煩。

“咳。”

一聲清咳突然從蘇筱筱身後傳來,她慢慢的轉過身去,在看見厲霆深的一瞬間,徹底定住了。

他……怎麼來這裡了?

厲霆深耳垂粉紅,長腿一跨就坐到了蘇筱筱的身邊,看著蘇筱筱,開口說道。

“既然蔣小姐想知道我們的事情的話,那我就展開說說了。”

厲霆深一把摟住蘇筱筱的肩膀,把她往自己懷裡帶,一絲眼神都不肯分給旁邊的蔣暮煙。

“可是筱筱,我不想告訴她怎麼辦?”

“我隻想跟你一個人回憶,不想告訴彆人。”

厲霆深磁性的聲音迴盪在蘇筱筱的耳邊,他撥出的氣打在她的脖頸上,弄得蘇筱筱癢癢的,忍不住想要掙脫他的懷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