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筱筱正要開口跟陳沁說蔣暮煙過來挑釁的事情,剛一開口,蔣暮煙就像是故意和她作對一樣站到了台上,一瞬間一束光也打在了她的身上,周圍都暗淡起來。

眾人的眼光不自覺的都被蔣暮煙給吸引過去,蘇筱筱見狀,也冇有再說話。

蔣暮煙身著一身紅裙,頭髮做了髮型盤了起來,看起來得體又大方,她對著眾人微微一笑,好像很滿意剛纔那道光所帶來的效果,然後才悠悠開口,說道。

“大家好,首先我要感謝大家肯賞臉來參加我們蔣氏舉辦的慈善晚會,在場的都是比我有經驗的前輩,感謝諸位前輩的熱心捧場。”

蔣暮煙向台下的各位大佬笑著示意,“在慈善晚會開始之前,我先說兩句話,拋磚引玉一下。”

台下的眾人也配合著笑笑,以蔣暮煙目前的地位,說她是磚這種話也就隻能是她自己調侃說說了,外人提一句她馬上翻臉。

“我今天宣佈,蔣氏將與顧氏展開一係列合作,一定能夠做到兩家共贏,謝謝大家。”

蔣暮煙向台下鞠了一躬,台下也響起了一陣掌聲,隨著掌聲一起來的還有低聲的議論。

蘇筱筱看著台上的蔣暮煙,握著酒杯的手指緊了緊,眼眸微深的看著台上的蔣暮煙。

兩個孩子站在她身旁,一副無知無覺的樣子,正一臉好奇的伸頭往蔣暮煙的方向看去。

蘇筱筱在聽到蔣家和顧家合作的時候,臉色不是很好,帶著些許的厭煩與意想不到,她知道生意場上冇有永遠的朋友隻有永遠的利益,但是她還是冇能想到,蔣家居然有一天會和顧家合作。

一聽到顧家的名字,蘇筱筱就想作嘔,以顧家的為人處事和人品,與他們合作無異於與虎謀皮,並不是一個很好的選擇。

蔣暮煙怎麼會突然發瘋要和顧家合作,難道她看自己不順眼已經到了這個程度?

不太可能,蔣暮煙雖然和自己不對付,但是不至於因為這個事情興師動眾,未免有些殺雞用牛刀的感覺。

而且蘇筱筱也不敢保證,蔣暮煙知道當年她和厲霆深還有顧曉蔓的糾紛,那到底是因為什麼事情,才使得蔣家與顧家合作。

“嘖,穿這麼喜慶,不知道的還以為她蔣暮煙要結婚呢。”

陳沁站在蘇筱筱旁邊,端著酒杯不屑的嘖了一聲,打斷了蘇筱筱的思緒。

的確,蔣暮煙今天不知道是什麼心理,居然穿了一件正紅色的的小禮服,要是比較西式也就算了,偏偏這件還是中式的,釦子是盤龍扣的樣式,經陳沁這麼一說,好像還真的挺像新娘給賓客敬酒時候穿的衣服。

“大概是想引人注意吧。”

蘇筱筱心不在焉的回答,在她還冇有出現之前,蔣暮煙的確是挺顯眼的,但是她到了之後就不一樣了。

“哎,你也彆多想這些事情了。”

陳沁捅了捅蘇筱筱纖細的腰身,安慰她道,“蔣家現在的成分和關係可複雜了,蔣家現在已經不是蔣老爺子做主了,當年你和蔣老爺子聯手還能壓一壓下麵的人,讓他們乖乖辦事,現在……唉。”

陳沁知道蘇筱筱的那些事情,自然也看出來蘇筱筱現在心裡不太痛快,但是冇有一點辦法,蔣暮煙已經回國了,蘇筱筱想插手蔣家的事情,蔣暮煙也不會同意。

“現在的蔣家啊。”陳沁搖了搖酒杯,紅色的液體順著酒杯壁劃過,她故作深沉的說道,“現在的蔣家是蔣老爺子的大兒子和蔣暮煙說了算,這倆孫子是一夥的,都盼著早日架空蔣老爺子自己坐上這皇位呢,也不知道這倆到時候怎麼分贓,要我說,這倆反正也冇有血緣關係,不如直接重組成一家得了,也省的以後鬨騰。”

這算什麼渾話。

蘇筱筱被陳沁的這番言論給逗笑了,蔣暮煙再怎麼說都是蔣老爺子的養女,與蔣老爺子的大兒子在名義上是兄妹關係,怎麼能隨隨便便就重組了,也不看蔣老爺子的兒媳婦答不答應。

見蘇筱筱笑了,陳沁又開口,“蔣家鬨成什麼樣子都是蔣家的事情,你就彆摻和了,冇看那蔣暮煙看你不順眼,到時候又給你安上個什麼名頭還不知道,又引火燒身了,要我說,這蔣家的冇落就是必然,不被彆人搞死也得被這倆給折騰死。”

蘇筱筱搖搖頭,冇有說話,她突然回憶起出國的時候蔣老爺子對她的賞識和幫助,那個時候她正處於人生的低穀,但是幸運的是她遇到了蔣老爺子。

蔣老爺子是一個很開朗很願意接受新事物新思想的老年人,他再擁有年輕的思想的同時,也擁有著他生活多年的經驗,他的許多話都讓蘇筱筱受益匪淺。

“丫頭啊。”蘇筱筱還記得在紐約的時代廣場,蔣老爺子坐在她的身邊,麵前一隻隻的鴿子不怕人一樣的落下吃著遊客灑下的麪包渣,蔣老爺子用他那渾厚的聲音說著安慰蘇筱筱的話。

“我瞧你也是中國人,怎麼了,生活過的不好嗎?”

蘇筱筱點了點頭,蔣老爺子歎了一口氣,坐到了她的身旁,安慰了她整整一個下午。

蔣老爺子很善談,蘇筱筱被他幽默的語氣打動,二人聊到了太陽下山才分開,從此蘇筱筱就與蔣老爺子成了朋友。

蘇筱筱準備離開的時候,鴿群被人驚擾,一大片的飛起,映照著夕陽的影子,蘇筱筱突然覺得,現在無論發生什麼事情,她都不會恐懼了。

從那之後,她因為拍戲去過倫敦的特拉法加廣場,還有阿姆斯特丹的大壩廣場,都不如那天的倫敦廣場美麗。

此刻想到了蔣老爺子的處境,蘇筱筱不由得有些傷感,她還是喜歡那個在廣場上手舞足蹈的老頭,不希望他因為這些世俗的事情所煩惱,但是她又有什麼辦法呢,人總要靠世俗才能活得下去。

其實要是蔣家的兒女再成器一點,蔣老爺子也不至於不放權給他們,隻不過冇等到蔣老爺子放權,他們就等不及提前架空了蔣老爺子。

蘇筱筱輕輕歎了一口氣,陳沁見狀也冇說話,拍了怕她的肩膀以示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