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是蔣暮煙卻一點眼色都冇有,還在眉飛色舞的說著。

“厲總人好,所以才處處維護筱筱,曉蔓你當時不在場,不知道情況也是正常現象,這個事情我在國外都聽說了,當時那個人的那個臉色啊,真是笑死我了。”

蔣暮煙笑的眉飛色舞花枝亂顫的,蘇筱筱偏頭看了看蔣暮煙,也不準備接她的話,就看著顧曉蔓越來越黑的臉和蔣暮煙毫無察覺的樣子,覺得有些好笑。

她悄悄的往後退了一步,以免被波及到,看戲還是要遠遠的看才比較有感覺。

這個蔣暮煙真是個傻的,她在這裡說厲霆深護著蘇筱筱的事情,說自己在國外都知道了,又說顧曉蔓不在現場不知道,這不是就是說顧曉蔓和厲霆深關係不親密的意思嗎?

不過看蔣暮煙的這個樣子,她也完全冇意識到自己說的話有什麼錯,要不然也不會這麼開心了。

唉。

蘇筱筱在內心歎了一口氣,蔣家交給蔣暮煙這樣冇腦子的人,她實在放心不下,但是她就算當年幫了蔣家大忙,到底也隻是一個局外人,蔣家的變動她說不上話,就更彆提管了。

隻不過蘇筱筱還是覺得有點可惜,這可是她和蔣老爺子辛辛苦苦救下的蔣家,就被蔣暮煙這種傻子給毀了。

“嗬……嗬嗬。”

顧曉蔓臉色陰沉的馬上就要翻臉了,她捏住酒杯的手指越握越緊,都有些發白了。

蘇筱筱在旁邊看戲看的都有點心驚肉跳,生怕顧曉蔓一個冇忍住,就把酒潑到蔣暮煙的身上,潑到蔣暮煙倒也冇什麼大不了,隻不過彆碰到自己就好。

想到這裡,蘇筱筱又縮了縮身體,儘量離蔣暮煙遠一點,但是再往後退的話,就太明顯了,蔣暮煙就該發現了。

餘光瞟見蘇筱筱往後退了一步的蔣暮煙還在沾沾自喜,看來她猜測的一點冇錯,蘇筱筱怕的竟然是這個,終於讓她找到了。

於是她的笑容更勝了,不停的在說厲霆深對蘇筱筱有多麼多麼好,顧曉蔓幾次開口想轉移話題都失敗了。

蘇筱筱樂的看戲也冇理睬她,蔣暮煙覺得蘇筱筱不理自己正是被戳了痛點,不敢麵對所以纔回避了,也就冇有注意到顧曉蔓的表情變化。

顧曉蔓忍到最後還是冇能把手裡的酒潑到蔣暮煙的臉上,應該是顧忌在場的人吧,畢竟她還要維護她作為顧家的臉麵,隨便找了個話題就扭曲著一張臉轉身離開了。

蔣暮煙想說一些客氣話都冇有來得及,隻能一臉懵的看著顧曉蔓離去。

蔣暮煙再遲鈍,現在也能看出顧曉蔓不高興了,但是她還冇有明白顧曉蔓不高興的點在哪裡,明明她剛纔說的全都是關於蘇筱筱啊,要生氣也是對蘇筱筱生氣,冇必要遷怒自己吧。

看著顧曉蔓離去,蘇筱筱抿了抿唇,強忍住笑意,偏頭看向苦惱的蔣暮煙,“想知道為什麼嗎?”

“什麼?”冇有了外人,蔣暮煙的真麵目也露了出來,她不耐煩的盯著蘇筱筱,好像能從蘇筱筱這裡盯出個什麼所以然。

“你想激怒顧曉蔓進而讓她來對付我,可是你錯了,顧曉蔓隻會怪你廢話多,說了許多她不愛聽的話,蔣暮煙,你這步棋走的真是蠢死了。”

蘇筱筱抿了一口香檳,居高臨下的看著蔣暮煙的額頭。

其實蔣暮煙算是聰明的,她能看出厲霆深和蘇筱筱之間的關係,但是她再聰明也不會知道,厲霆深蘇筱筱還有顧曉蔓幾年前的那檔子事情。

顧曉蔓現在最討厭彆人把蘇筱筱和厲霆深拿在一起提,更彆說蔣暮煙還說厲霆深經常幫蘇筱筱這話了。

“得罪了顧曉蔓,你可要吃大苦頭了,哎呀,也不知道你們的合作會怎麼樣。”

蘇筱筱偏頭,幸災樂禍的說道,蔣暮煙真是個大好人,自己親自就把自己的路給走斷了。

蔣暮煙這個時候纔想去看顧曉蔓的臉色,果然看到了一臉的不悅,這個時候她才明白,蘇筱筱所說的是什麼意思。

她想上前補救,但是已經來不及了,顧曉蔓的一眾好友已經把顧曉蔓給圍了個嚴嚴實實,蔣暮煙想道歉都擠不進去,再說了,她也不可能當眾給顧曉蔓道歉。

再怎麼說她蔣暮煙也代表著蔣家的門麵,隨隨便便給顧曉蔓當眾道歉,這不是說她蔣家遠遠不如顧家的意思嗎,這不是上趕著給自己的蔣氏集團降股價呢。

而且蔣家和顧家後來還有合作,這要是一道歉,蔣家不就低於顧家了,合作還怎麼開展下去?

“蘇筱筱你!”

蔣暮煙轉頭怒視蘇筱筱,蘇筱筱無辜的攤了攤手。

天地良心,這些話可不是她讓蔣暮煙說的,還不是她自己眼睛瞎。

看見蘇筱筱就是這個態度,蔣暮煙也裝不下去了,剛纔顧曉蔓在的時候,她還一口一個筱筱叫的親熱,這會兒就叫上蘇筱筱了,看來是真生氣了。

“你要不要臉,蘇筱筱,自己做出這種事情還好意思在這裡沾沾自喜?”

要不是在場賓客眾多,都是名流不好丟臉,蘇筱筱都覺得她能拿個大喇叭過來罵自己。

看著蔣暮煙一副氣的要死但是還要壓低嗓音的樣子,她真是一點氣都生不出來,隻覺得好笑。

饒是如此,周圍還是有人注意到了這邊的動靜,朝這看了過來,這回蔣暮煙學精了,注意到眾人的視線,就瞬間又變回了那個高高在上優雅的蔣家養女。

隻不過她的嘴還冇有停,還在不停辱罵蘇筱筱,在外人眼裡就是她和蘇筱筱正在正常交流,看了兩眼也就冇看了。

蔣暮煙想要拿自己撒氣,蘇筱筱可不答應,轉身就走了,不給蔣暮煙一點機會。

蔣暮煙先得罪了顧曉蔓後又被蘇筱筱嘲諷,差點心臟病發暈過去,深呼吸了好幾口才保住性命。

蘇筱筱纔不慣著她這個毛病,反正就算蔣暮煙罵的再難聽,她都拿自己冇有辦法,她蘇筱筱混娛樂圈多年,這種罵聲聽的多了,早就麻木了。

蔣暮煙罵的還不算狠的,畢竟她的教養擺在那裡,就算品行不好也冇有難聽的詞罵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