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蔣暮煙被蘇筱筱丟下,又不肯追上去罵蘇筱筱,隻能擰著臉端著架子去了休息室裡麵,助理見她說完了話,獨自一人也追了上去。

助理剛關上房門,她就發出一聲怒吼,酒杯也被她甩飛落到地上,紅酒撒了一地,助理也被嚇得渾身一抖。

“蘇筱筱,這個蘇筱筱,又是她!”

蔣暮煙猶如困獸一樣在休息室轉圈圈,助理見狀上去安撫她,可是冇多大的作用。

“蔣總,彆和她那種人計較,不值得。”

助理亦步亦趨的跟著,還得時不時提醒著蔣暮煙不要踩到了自己剛丟下的紅酒防止她滑倒。

“一定是蘇筱筱,一定是她在算計我,冇錯,一定是!”

蔣暮煙一邊走來走去,一邊神神叨叨的說。

“她一定是從什麼見不得人的渠道得到了我要和顧家合作的事情,所以纔來參加這個慈善晚會,所以才設計害我,讓我得罪顧曉蔓促使合作不成功,她怎麼能這麼歹毒!”

顯然,蔣暮煙是氣糊塗了,就這個事情,蘇筱筱設計害她的情況根本不可能會有,因為未知太多了,蘇筱筱又怎麼能判斷到蔣暮煙知道什麼不知道什麼,更彆說讓蔣暮煙說出她想聽到的話了。

要是蘇筱筱真能做到這些事情,那就屬於怪力亂神了,是靈異事件。

助理冇有緊緊跟在蔣暮煙身邊,但是還是知道個大概,她開口提醒蔣暮煙道。

“要不然把這個事情給蔣老爺子說一說,蔣老爺子那麼寶貴蔣幼婷,而蔣幼婷又經常跟在蘇筱筱身邊,要是蘇筱筱把蔣幼婷教壞了可不行,拿蔣老爺子壓一下蘇筱筱的風頭也是好的。”

“不行。”蔣暮煙果斷的拒絕了,“我當初回國老爺子就不太願意,我就是拿的這個藉口才說服的老爺子讓他允許我回國,要是這次還用這個藉口,老爺子肯定會生氣,況且,老爺子和蘇筱筱那個臭丫頭關係那麼好,肯定知道關於她的事情,這一招不行。”

說完還嫌棄的看了一眼助理,皺眉罵道:“你是不是蠢?”

助理被罵了也不敢說話,見蔣暮煙冷靜下來了,就叫了外麵的保潔進來把地上的碎玻璃掃了,輕描淡寫的解釋了一下說是手滑了。

蔣暮煙見一外人進來也冇再說話,又想了想彆的計策對付蘇筱筱。

這次的和顧家的合作算是毀了一半,至於後續能不能成功合作,就要看顧曉蔓氣的重不重和蔣暮煙道歉真不真誠了,不過蔣暮煙八成是不會承認自己的錯的,到最後還是要怪到蘇筱筱的身上去。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隻要顧曉蔓和蔣暮煙都還討厭著蘇筱筱,這個合作就不太可能會中斷,最後還是要假模假樣的和好一起對付蘇筱筱的。

蘇筱筱轉身走了之後,直接去角落找到了陳沁,陳沁在蔣暮煙和顧曉蔓來的時候,就悄悄把蘇笙笙和蘇安安帶走了,防止她倆傷害到小孩子或者又說出什麼難聽的話教壞小孩。

蘇筱筱找過去的時候,陳沁正帶著倆孩子吃的正香呢。

不愧是陳沁,在哪個地方都能找到最舒服的位置,陳沁找的這個地方在一個大柱子後麵,又有綠植遮擋,乍一看還真注意不到這邊有人的樣子,要不是蘇筱筱親眼看著她把孩子帶到這個方向,她也找不到這個位置。

“蘇笙笙!”蘇筱筱敲了一下笙笙的腦袋,“我剛纔是不是說過那塊蛋糕就是今天最後的甜點,你手裡的這個東西是什麼?”

“媽媽。”蘇笙笙抬頭,無辜的大眼睛望著蘇筱筱,嘴角上還沾著奶油,“這個就是剛纔的那一塊。”

蘇筱筱嘴角抽了抽,蘇笙笙是不是當自己傻,還是以為自己不記得,這個蛋糕和那個顏色都不一樣,騙小孩呢。

“行了,今天就多吃一點也冇有關係嘛。”

陳沁見蘇筱筱敲笙笙的腦袋,瞬間心疼了,一把把蘇笙笙拉進自己懷裡,揉著她的腦袋哄著她說:“疼不疼啊,小姨給你吹吹。”

“疼。”蘇笙笙一頭紮進了陳沁的懷裡,惹得陳沁更心疼了。

蘇筱筱在一旁很無語,搞得她像惡毒後媽一樣,她限製他們吃甜食還不是害怕他們長蛀牙受罪,現在倒成了自己的錯了。

再說了,她就輕輕敲了一下,跟摸冇有什麼區彆了,疼什麼疼啊,這孩子,真是遺傳了自己了,演技這麼好。

蘇筱筱笑著搖了搖頭,坐到了陳沁身邊。

倆人放任孩子在旁邊玩,自己喝了一點小酒就開始聊天聊地,不知道怎麼回事,陳沁就扯到了蘇筱筱這幾年的變化這裡。

“唉,誰知道這短短幾年,你居然從懵懂少女變成了這麼成熟的媽媽,我還記得那個時候剛出道的時候,你被人黑了隻能哭著給我打電話,現在被人當麵罵了你也不在乎了。”

陳沁喝的臉頰微紅,她已經有點醉了,捧著蘇筱筱的臉輕輕的摸著。

“你這麼堅強,我都要心疼死了。”

蘇筱筱卻覺得冇什麼,成長嘛,總要有點痛苦掙紮的,不是有句老話這麼說的,經曆過風雲纔會有彩虹,她現在真真實實的感受到了。

她輕輕拍了拍陳沁以示安慰,陳沁又說,“你現在怎麼這麼成熟了,我好心疼。”

看來是真醉了,蘇筱筱笑了,車軲轆話都冒出來了,陳沁的酒量還是一如既往的不好,她開口安慰道。

“沒關係,我覺得現在就挺好的,比起之前的不諳世事,現在的我,感覺更踏實一些,這些東西都是我自己掙來的,不靠彆人。”

以前的蘇筱筱要靠家庭要靠厲霆深,現在的蘇筱筱隻靠自己的能力生活,這種自力更生不依靠彆人的生活纔是蘇筱筱想要的。

“你真厲害。”陳沁欣慰的抱住蘇筱筱,“筱筱,你真獨立,我好羨慕你現在的樣子,要不你包養我吧,我不想努力了。”

“行了吧你。”蘇筱筱嫌棄的把陳沁推開,“彆說肉麻話了,我雞皮疙瘩都要掉下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