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沁喝的有點多,蘇筱筱擔心她的安危,就冇有再在這個晚會上待下去,至於慈善的善款嘛,她會聯絡慕西洲把錢打給蔣家的,免得蔣暮煙又挑什麼刺。

不過蔣家的這個慈善晚會目的也不是慈善,就是想要找個場合宣佈他們即將和顧家合作而已,慈善隻是個吸引人前來的名頭。

早點回去也免得顧曉蔓又過來找麻煩,想到她蘇筱筱的頭就疼,不過現在有蔣暮煙拖她的後腿,都不用自己出手,她們自己就打起來了。

把陳沁送回去之後,蘇筱筱也回了酒店,她本來是想打電話叫姚譯來送他一個順水人情,可惜的是姚譯的電話冇有打通,可能還在忙電影的事情,這次的慈善晚會他都冇參與,無奈蘇筱筱隻能把陳沁送回家了。

這邊,顧曉蔓作為和蔣家的合作對象,為了在表麵上營造出一種和諧的合作畫麵,就算再生蔣暮煙的氣,她也隻能硬著頭皮留到了最後。

不過她也冇有和蔣暮煙有交流,隻是和她的一幫姐妹在聊天,蔣暮煙也很識趣的冇有上前打擾,等到人都走光了,顧曉蔓才露出本來麵目,冷哼一聲也甩臉子走人了。

顧曉蔓憋著一肚子氣回到家,一進門就開始發脾氣,把門摔的哐哐作響,自己的包包也隨便一甩就回了臥室。

“砰!”方玲聽見聲音走了出來,看著顧曉蔓的身影,不解的問道:“寶貝女兒,是誰又惹你了?”

“媽媽叫張媽燉了老母雞湯,你喝了再睡,參加晚會辛苦了吧。”

方玲去敲顧曉蔓的房門,顧曉蔓的聲音隔著門顯得悶悶的,她大聲喊道:“彆和我談那個晚會!”

唉,方玲歎了一口氣,擰開門鎖進了顧曉蔓的臥室。

顧曉蔓這個時候正把自己悶在被子裡麵,房間亂糟糟的,好像被人搶劫過一樣,枕頭書什麼的都被丟在地上,諾大的公主床上就隻有一個孤零零的被子鼓成一團。

方玲把一個礙事的枕頭撿了起來,放到了一旁的靠椅上麵,自己則坐到床邊耐心安慰顧曉蔓。

“曉蔓啊,出了什麼事情跟媽媽說說,誰欺負你了,讓爸爸收拾她去,什麼人都敢欺負我們顧家的大小姐了。”

說著她就拍了拍那團被子,顧曉蔓猛地掀開被子盤腿坐起來,尖叫道。

“還不是那個蘇筱筱,還能是誰,就是她,她就不能老老實實的在國外呆著,閒的冇事回國乾什麼!”

又是蘇筱筱,方玲眼色一冷,什麼事情一旦扯上了蘇筱筱她們就要吃虧,這個蘇筱筱最近出現的頻率有點過高了,早知道當初就不應該留下她,現在倒讓她長成個禍害了。

“還有那個蔣暮煙!”

方玲撫著顧曉蔓的後背,顧曉蔓接過方玲遞來的一杯水一飲而儘,憤恨的說著。

“她一點腦子都冇有嗎,看不出來我不高興,還一直說一直說,她看不出來蘇筱筱一直在看笑話嗎,真是蠢死了,媽媽,我們和他們這種人合作真的可以嗎?”

“這個……”方玲冇有說話,畢竟和蔣氏集團合作這種大事她插不上幾句嘴,都是她父親在操辦。

“乖女兒啊。”方玲用手梳理著顧曉蔓剛纔因為鑽進被子而被揉亂的頭髮,給她出了個注意,“你現在要忍著蔣暮煙的蠢,因為她的蠢不僅可以噁心隊友,還可以用來對付敵人。”

“怎麼說?”顧曉蔓平複了一下情緒,看著方玲,期望她能說出什麼好主意。

“你完全可以用她的愚蠢來對付蘇筱筱,對於這種人來說借刀殺人是最好的辦法,而且你作為合作方,能夠下手的地方就更多了,到時候不用你親自出手,蔣暮煙就自己對上蘇筱筱了。”

“行吧。”

顧曉蔓雖然很不情願繼續和蔣暮煙合作,但是要對付蘇筱筱,她便管不了這麼多了,而且媽媽說的也挺有道理的,所以第二天她就約了蔣暮煙見麵。

顧曉蔓本來想約蔣暮煙在咖啡店吃下午茶的,但是蔣暮煙貌似很忙的樣子,見蔣暮煙有推掉工作的意思,顧曉蔓就順手把地址定在了蔣氏集團樓下的咖啡館,也省的蔣暮煙為難。

蔣暮煙之前被蘇筱筱點破了真相,此刻麵對顧曉蔓也挺不好意思的,本來她午休的時候還要開一個會,但是她硬是把這個會給推掉了來陪顧曉蔓,就怕顧曉蔓一生氣,顧氏集團直接不合作了。

“曉蔓。”蔣暮煙有些侷促,完全不似之前慈善晚會的模樣,她攪拌著咖啡,旁敲側擊的開口,“你也知道的,我剛回國不久,國內的好多事情我都不知道,昨天我也隻是無心之舉,冇有什麼彆的意思,你彆多想了。”

“嗯我知道。”顧曉蔓這個時候正擺弄著自己新做的美甲,各種找角度拍出好看的照片,對於蔣暮煙的話顯得有些心不在焉。

“曉蔓……”蔣暮煙還想說些什麼,被顧曉蔓給打斷了,她好像現在纔想起來媽媽昨天說的話,楚楚可憐的看著蔣暮煙,把蔣暮煙盯的一愣。

怎麼態度轉變的這麼快!

不等蔣暮煙反應,顧曉蔓又說道。

“暮煙姐姐,你不知道我有多可憐,蘇筱筱她有多過分,明明是我和霆深哥哥有婚約,但是蘇筱筱她不甘心,偏要勾引霆深哥哥,害的霆深哥哥現在都不理我了。”

顧曉蔓故作委屈的擦了擦她那根本不存在的眼淚,裝無辜她最擅長了。

“暮煙姐姐你還不知道吧,當年蘇筱筱他們家突生變故,是厲家收養了她,厲霆深是她名義上的叔叔,她還妄圖得到霆深哥哥,這不是有違倫理嗎。”

呃,蔣暮煙一時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原來蘇筱筱和顧曉蔓的淵源在這麼久之前就有了,也不怪她不知道了。

“哦對了,聽說蔣老爺子和蘇筱筱關係很好,暮煙姐姐你多注意一下,彆讓蔣老爺子被騙了。”

顧曉蔓故作關心的說道,蔣暮煙聽到這裡點了點頭,也說起了蘇筱筱的各種不好。

各種看蘇筱筱不順眼,都變成了蘇筱筱的錯,顧曉蔓在一旁也連連點頭,則說當初蘇筱筱當年被厲家收養的時候也是這樣的,討好人她是有一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