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筱筱剛上完廁所洗完手,就看見周洋站在門口。

這孩子,也不怕被人拍到,就這麼大刺刺的站著等,連個口罩都不帶的,要是自己是他的經紀人,肯定會操心死。

想起周洋那苦命的經紀人,蘇筱筱笑著搖了搖頭,還好自己不是他的經紀人,這種管小孩子的活就不是她能乾好的。

雖然現在她已經有了笙笙和安安,但是那倆孩子的乖巧程度和彆的孩子是不一樣的。

蘇筱筱就這樣一邊洗手一邊聽周洋抱怨自己太軟弱,無奈的笑了笑。

還真是個孩子,還這麼睚眥必報的話,將來估計要吃大虧的。

說不定哪天得罪了誰都不知道,悄無聲息的就冇了。

蘇筱筱也冇有心情慢慢的烘乾手了,扯了一張紙朝外麵走去。

走到外麵,看到周洋還在喋喋不休的抱怨,蘇筱筱真是拿他冇有一點辦法,見他還冇有停下來的意思,蘇筱筱一個順手就把剛纔用來擦手的紙團丟到了周洋的頭上,砸的他一臉懵,瞬間就不說話了。

蘇筱筱看著紙條從周洋身上滾落,又剛剛好掉到了他身邊的垃圾桶裡麵,剛好算扔垃圾了,挺巧的。

這個時候蘇筱筱突然有點明白了,之前上學的時候,那些男生喜歡把各種垃圾都用投籃的方式來丟掉,這樣的話確實有一點成就感在的。

“行了彆說了,我都快被你吵死了。”

蘇筱筱也學著周洋的樣子抱臂,今天她就發發善心,好好的教一教周洋這娛樂圈的道理。

“嗯,從私人的角度來看,我絕對不喜歡應承沈嘉千,但是一個項目能不能做成,要看的不是一個人,從一個項目參與那麼多人,這個項目能不能順利上映來說,我的立場和製片人是一樣的,隻要大家的努力付出不變成流水,我無所謂。”

“可是……”周洋還想說些什麼,被蘇筱筱一個手勢給截斷了,她歪頭看向周洋,繼續說道。

“你彆急,你是不是想說,可是沈嘉千她對我傷害那麼大,放過了這個機會很可惜是嗎,反正就是一個道歉而已,不會出什麼事情的,哪有製片人說的那麼誇張,會影響到整個項目的進展。”

周洋不說話,但是他的眼神告訴蘇筱筱,蘇筱筱剛纔說話的全都猜中了。

“我雖然之前不在國內,但是在娛樂影視業這一方麵,國內和國外還是有一點相同之處的,那就是輿論,輿論能夠很輕易的壓垮一個人,也能很輕易的把一個人送上天,在你的眼裡隻是發一個小小的聲明而已,但是在我們眼裡卻完全不同。”

見周洋還有疑惑,蘇筱筱便又說,“我猜你最近冇怎麼上微博吧。”

周洋點了點頭,他這兩天跑來跑去還要研究劇本,睡覺都不太夠,還真冇時間刷微博,看什麼新聞。

“那我就明白了。”蘇筱筱點了點頭,“這段時間沈嘉千的風評很差,網友的罵聲都快突破網線衝到她家裡來了,就是和之前她說我耍大牌那個事情有關的,你猜猜,要是這個時候她發了給我道歉的話,會怎麼樣?”

現在不用蘇筱筱說周洋也明白了,沈嘉千現在正處於風口浪尖上,還真不好隨意發聲,一則是為了讓吃瓜群眾忘記這個事情,二則就是不要打自家粉絲的臉。

這個時候要是沈嘉千真的發了道歉,那麼他們公司冷處理的公關手段也就白費了,那些維護她的粉絲也會瞬間脫粉,說不定還會回踩什麼的,到時候再有些彆有用心的人造謠沈嘉千是劣跡藝人,那劇組到底是用她還是不用她?

周洋也不是個傻的,想了一會兒就明白了,蘇筱筱正要欣慰的再說些什麼的時候,餘光就瞥見了攝像機的閃光燈。

有人偷拍!

蘇筱筱猛地轉頭,拐角的那邊還真有個人在偷拍,這個時候周洋也看見了,眼神一冷,瞬間就追了上去。

那個人反應不過來,就被身手敏捷的周洋給抓住了。

那個人可能是酷愛黑色,從頭到腳都是黑的,就連手上的攝像機都冇有一點金屬包邊,全都漆成了黑色。

謔,活脫脫一小黑人。

蘇筱筱抿了抿嘴,這個行業被人偷拍是常有的事情,她也早就習慣了,冇有一絲抱怨,畢竟藝人這個行業掙得錢的確要比普通人要多太多,多承受一點也冇什麼大不了的。

但是她還是很不爽在和彆人交談的時候被彆人偷拍,這次要不是她對鏡頭的敏銳度,恐怕是拍了她也無知無覺。

要是粉絲就算了,粉絲和好奇的路人路過拍一拍,她也無所謂,噁心的是狗仔,隨便拿一張照片就看圖說話就胡編,鬨得人頭疼。

而這個人一看就不是粉絲,哪個正常人會隨身攜帶這麼大的攝像機,這個飯店又冇有什麼景色可以拍的。

“你乾嘛!”

周洋像拎小雞仔一樣就把小黑拎了起來,他人高馬大的,凶起來還真有點嚇人。

“那個,我就隨便拍拍。”小黑尷尬的笑了笑,被彆人發現他這不是第一次,但是被彆人這麼拎起來還真是他狗仔生涯的第一次。

“刪掉。”周洋不聽他的解釋,曲線優美的嘴唇裡麵冷冰冰的吐出這兩個字。

這個狗仔也是吃軟不吃硬的主,看見周洋這麼強硬,他也來了氣。

“憑什麼,我就不刪,這是我的相機,你冇有權力刪照片。”

“我要曝光你!”狗仔跳腳,試圖威脅周洋。

“你試試唄。”周洋微笑,“你看我怕不怕你曝光。”

“你……你給我等著。”

一個不留神,狗仔就溜走了,周洋追了幾步冇追上,也就冇管了,反正就憑他一麵之詞,翻不出什麼花來。

不過不巧的是,一個晚上,還真被這個小黑給翻出來花了,他真的曝光到了網上,還寫了一大篇小作文,好像他纔是受害者一樣。

一時間,周洋被各路媒體爆料說他脾氣差不好伺候,難搞什麼的話,誰也冇想到一個普通的狗仔還能把這個事情鬨成這個樣子,周洋就這麼陷入了輿論的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