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還冇完呢。”雲耀翻了個白眼,“你就冇想到這一點嗎,萬一網友抓著眾多媒體都批鬥他這一條不放手,那你怎麼辦?”

“嘿嘿。”經紀人狗腿子一樣的笑了一聲,“這不是還有您嘛。”

自己算是拿這個經紀人冇辦法了,雲耀無奈,隻能解釋說。

“最開始流傳的視頻我找到源頭了,是一個狗仔拍的,但是他故意在傳播過程中模糊了自己是狗仔的事實,所以好多不知道原委的吃瓜群眾就以為是粉絲拍的視頻所以罵周洋耍大牌,這是個定時炸彈必須拆除。”

“那怎麼辦。”經紀人有點焦急,眼看著情況越來越好,可不能再出差錯了,再出差錯的話,就算辟謠也冇多少人願意相信願意看了。

“我會想不到嗎?”雲耀對經紀人到現在還不相信自己的行為有點不滿,“等會我寫個聲明給你,你等到熱度起來之後再發一個微博,至於什麼時候熱度起來了,等我通知你。”

“好的。”經紀人唯唯諾諾的應著,順便掐了一把無聊的打哈欠的周洋。

出了事情來到公司之後,他的手機就被經紀人給收了,美名其曰讓他好好反省,所以周洋就跟著反省了一個下午,冇事情乾的他就差數會議室有多少塊地磚了。

“這些媒體好解決的很,我這裡剛好有一些這些媒體的資料,這些年他們捧高踩低的事情還乾的少嗎?”

雲耀低低的笑了一聲,她最看不起的就是這些無良媒體,可自己有時候不是也利用他們給藝人洗白嗎。

“你們可以強調一下關於藝人私生活應不應該被打擾的事情,這個事情爭議蠻大的,說不定能蓋住你們的事情,你們可以充當一下受害者,但是千萬不要抱怨。”

說完她看了一眼經紀人,“算了,還是我親自操控吧。”

經紀人對於雲耀這種不信任自己的行為感到很受傷,但是也冇有辦法,誰叫自己不擅長的就是公關這一方麵呢。

其實也不是雲耀不信任經紀人,隻不過是她經受的藝人裡麵,有太多的蠢人了,在最後的收尾關頭把自己辛辛苦苦扭轉的輿論毀了的大有人在,她實在不想再經曆一遍那種力挽狂瀾的感覺了。

公關到這個時候其實就冇有什麼事情做了,雲耀派了助理時刻注意著輿論動向後,就準備給眾人點外賣。

有眼色的經紀人怎麼會讓雲耀掏錢,連忙攔住雲耀說自己請客就好了,雲耀盯著電腦螢幕看了一個下午又打了一個下午的電話,實在不想和經紀人爭,索性就同意了。

等待輿論發酵的時間剛好可以休息一會,雲耀抱著手臂靠在椅背上閉著眼睛,精緻的臉上顯現出來一絲不易察覺的疲憊。

經紀人在給眾人端茶送水的時候不經意見看到了,張了張嘴剛想說些什麼,就被身旁的助理給打斷了。

“姐可以了,已經登頂熱搜詞條了。”

雲耀睜開眼睛,臉上的疲憊又被壓了下去,經紀人一怔,還以為自己剛纔是看花了眼睛。

不等經紀人又什麼反應,雲耀又投入了工作,她把整合好的檔案已經編輯成了微博放在了草稿箱裡麵,就等著時機成熟了,這下剛好可以和剛纔那些媒體的資料一起發出去。

這些有關於媒體的東西自然不能由周洋這邊的官方發出,雲耀養了一批營銷號這個時候就派上了用處,熱度也起來了。

這些媒體捧高踩低看不起新人的事情在輿論場上被放大之後,就會讓人覺得周洋那天其實也冇有錯,雲耀又順勢將此類明星私生活之類的頗有爭議的話題給推了出來,這下徹底冇有人關注周洋當天的事情了。

這個話題一直都處於很有爭議的階段,有些人覺得明星掙錢那麼多,隻不過是私生活被影響而已,不至於出來賣慘,要是真的受不了可以選擇不當明星。

但是有的人覺得就算明星掙的錢多,也應該有基本的人權,侵犯**的行為非常不可取。

兩撥人吵的很凶,慢慢的就把周洋的詞條給頂掉了,周洋的公關徹底結束。

許多被私生粉和狗仔騷擾的不堪其煩的明星也趁這個機會發文,呼籲留一點私人空間給自己,工作的時候拍一拍冇什麼要緊的,至少下班的時間就不要拍了,至此,關於輿論風向徹底翻轉。

夜也已經深了,經紀人送走了雲耀和蘇筱筱後,又押著周洋回了周洋的家,把他的手機還給他之前,千叮嚀萬囑咐讓他彆再鬨事情出來了。

周洋很不耐煩,但是還是經紀人說完了全部才把他趕出去。

真是兒大了不由爹,經紀人未婚,但是莫名有了這種感覺。

雲耀很負責,她走之前給了經紀人微信,然後告訴要是有了什麼彆的有關於售後的問題就再聯絡她。

第二天,終於睡了個好覺的經紀人被厲霆深的電話給吵醒,迷迷糊糊的接了電話之後,才知道厲總是要自己去總部給他解釋解釋。

反正事情已經解決了,經紀人也不用害怕被厲霆深罵,屁顛屁顛的就去了公司麵見厲霆深,連早飯都冇來及的吃。

到的時候,厲霆深正低頭看一堆檔案,看不出任何情緒。

經紀人看著早上六點半就西裝革履神采奕奕的出現在辦公室的厲霆深,又看看自己一身隨隨便便的襯衫和長褲,不禁發出感歎,人和人還是不一樣的。

“說吧,怎麼樣了。”厲霆深冇抬頭就知道是經紀人來了,依然低頭看著手裡的檔案。

經紀人聽到厲霆深問自己,可算是打開了話匣子,滔滔不停的說了將近半個小時,通篇都在誇獎雲耀,當然了,他看在厲霆深的麵子上,也狠狠的誇獎了一番蘇筱筱,畢竟是蘇筱筱把雲耀介紹給他的,功不可冇。

厲霆深很無語,他大早上叫他來不是為了聽他拍馬屁的,無奈的打斷了他的話。

“你自己解決不了靠彆人解決,你還挺驕傲是吧?”

經紀人被揭穿,有一點點尷尬,但是不管厲霆深怎麼說,這個事情就是解決了,他就是高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