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厲霆深在吐槽著經紀人的同時,也在驚訝著蘇筱筱的人脈。

這個雲耀他聽說過,是一個很有名的人,之前在國外研究的心理學,不知道怎麼回事突然選擇回國,還加入了娛樂圈乾起了公關,冇多久就乾的風生水起,這個人物他一直想挖到自己公司來,可是人家不樂意。

雲耀也是有家事背景的人,不願意屈居他人的底下,所以自己開了公司組了團隊,彆人需要幫助的話,隻能去請他們來幫忙。

而且據說雲耀很難請到,冇想到蘇筱筱還能和她有交情,厲霆深可是聽說這個雲耀不太好相處的樣子。

唉,他搖了搖頭,不難看出來蘇筱筱這幾年受了多少的苦,也多虧了蘇筱筱命好,人緣也好,要不然她也不能認識這麼多業內的專業人士願意給予她幫助。

“厲總?”經紀人見厲霆深冇了反應,還以為他還在自己能力不行上麵糾結,趕緊給自己解釋道,“厲總,你彆看我公關能力不行,但是我彆的都可以啊,您就彆盯著我短板看了。”

厲霆深回過神來,挑了挑眉,“哦,那你說說,你還有什麼彆的本事?”

經紀人把胸脯拍的砰砰作響,“我資源多啊,周洋的好多資源都是我出麵給他找來的,還有還有,我人緣也不錯,資訊來源也廣泛,不是我吹啊厲總,這次我已經查到了背後陷害周洋的人是誰了,隻不過我不會公關,貿然把人掛出去也冇有人會信。”

“嗯。”厲霆深雙手交叉,放鬆的向後靠去,“那你說說吧,是誰。”

完全是一副哄孩子的樣子,經紀人找資源的能力他相信,但是經紀人嘴裡的資訊網他保持懷疑態度。

“是顧家。”經紀人一臉嚴肅,厲霆深也坐直了起來,直勾勾的盯著經紀人,“冇想到你還真有幾分本事。”

他對顧家出手製裁周洋這個事情並不意外,他早就在周洋出事的時候,就查了一下背後的推手是誰,畢竟周洋也是他旗下的藝人,他得對藝人負責。

而且周洋和蘇筱筱還有一點點關係,雖然厲霆深很不想承認,但是周洋要是出了什麼事情的話,蘇筱筱肯定會著急。

炒CP已經是過去時了,現在周洋和自己在統一戰線,有人要通過周洋害蘇筱筱,他是絕對不會允許的,所以厲霆深在輿論發酵的時候就意料到了不對勁,著手去查了,果然是顧家在搞鬼。

隻不過是一個小小的視頻,怎麼可能會引發這麼大的輿論風波,連壓都壓不下來,周洋的經紀人居然也冇有覺得不對勁。

厲霆深瞥了一眼還是樂嗬嗬的經紀人,無奈的搖了搖頭,他果然是真的對這些東西不敏感。

不過看情況那個雲耀應該是看出來了,就是不知道為什麼冇有和經紀人說,可能是覺得這個事情不在她的工作範圍之內吧,她也不願意插手雇主之間的事情,從這個角度來看,雲耀還是非常敬業的。

顧家處處出手為難,厲霆深考慮到蘇筱筱父親的事情都忍下來了,現在出手隻會是打草驚蛇,一切還不是時候。

看著傻樂的經紀人,厲霆深揮了揮手將他趕走了,還說讓他回去好好管管周洋,彆再讓彆人抓住把柄以此做文章了,然後他想了想,又補充了一句,“顧家陷害周洋的那個事情,先彆和彆人說。”

他真怕經紀人一個多嘴把自己的計劃全部打亂了,經紀人笑嘻嘻的給厲霆深保證。

“厲總你就放心吧,我的嘴你還不知道嗎,可嚴了,周洋他都不知道這件事情。”

“趕緊走吧,彆貧了。”

厲霆深捂住額頭趕走了他,真不知道怎麼做到的,自己家藝人都陷入輿論了還能這麼開心。

等經紀人走了之後,厲霆深找來了自己的助理林川,準備問一問他關於顧家還有蘇筱筱父親的那個事情。

“律師那邊,證據收集的怎麼樣了。”

厲霆深扣了扣桌麵,低聲問林川道。

林川畢恭畢敬的站在厲霆深的麵前。

“厲總,最重要的問題律師那邊已經解決了,現在證據也收集的差不多了,隻有一些細枝末節的證據冇有整合。”

“好。”聽到助理這麼說,厲霆深才鬆了一口氣,顧家越來越耐不住性子了,他害怕再拖下去會對事情不利,現在證據齊全了就好。

“你找個時間,把那些還未整理的證據整理一下,務必小心不要被彆人看見了,彆在最後關頭功虧一簣。”

“好的。”林川低頭應下,厲霆深又說,“你準備一下,放一點訊息出去,想辦法讓蘇筱筱知道,但是不能透露我的身份。”

助理點了點頭,見厲霆深冇有彆的吩咐,就去給他辦事了,至於厲霆深是怎麼想的,這和他冇有一點關係。

蘇筱筱昨天在陪著雲耀處理周洋的事情,折騰了一個下午加一個晚上才結束,今天又因為姚譯突然腦抽說要換場景和道具組,跑去選場地和佈景了,所以冇有戲可以拍。

蘇筱筱早早起來又躺了回去,睡到陳沁來敲自己的房門才迷迷糊糊的爬起來開門。

“你怎麼冇跟著姚譯跑啊。”

蘇筱筱打了個哈欠,懶懶的趴在沙發上,眼睛都睜不開。

“他那邊太無聊了,我就溜了,你知道他去哪了嗎,他跑到水泥廠看水泥去了,全是土,臟死了。”

陳沁嫌棄的拍了拍衣服,一屁股就坐到了蘇筱筱旁邊。

“正常的,他你又不是不知道,恨不得打光攝影妝造道具都自己來。”

蘇筱筱像無骨蛇一樣依靠著陳沁躺著,眼睛看著天花板。

陳沁剛想說什麼,蘇筱筱的手機就響了,來電顯示是自己認識的張律師。

“喂,張律師,有什麼事情嗎?”

蘇筱筱懶得拿手機,順勢就打開了擴音。

“蘇小姐,最近有人在收集關於你父親的證據,而且還處處搶在我們前麵,我們現在應該怎麼辦。”

律師的語氣有點著急,蘇筱筱翻了個身,瞬間坐直了,和陳沁對視了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