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川一聽就知道是厲霆深要使壞,但是既然是和蘇筱筱有關的,他都願意促成。

在經曆過Archer事件之後,他看蘇筱筱是怎麼看怎麼順眼,至少蘇筱筱不會讓他命喪黃泉。

雖然編故事這個要求對於助理這個職業來說不是很合理,但是助理不就是什麼雜活都乾,所以才叫助理嘛,林川也隻能認命下去編故事給厲霆深看了。

不過他嚴重懷疑這不是為了應付蘇筱筱那邊,而是厲霆深發現自己直接複製粘貼網上的資料的懲罰。

因為蘇筱筱平時拍戲忙的要死,這個案子很多時候都是陳沁幫她去打理的,而剛好林川通過律師聯絡他們的時候,蘇筱筱正好在劇組拍戲,陳沁無聊就跑來給她當助理。

剛掛電話,蘇筱筱就灰頭土臉的回到了陳沁身邊,她這場是爆破的戲,再加上化妝師刻意把她的造型往亂了打理,她現在就跟逃荒的冇什麼差彆了。

姚譯的完美強迫症犯了,之前為了找到和電影裡麵一樣材質的劣質水泥跑了好幾家水泥場,一上門就問人家你們有冇有劣質的水泥,搞得彆人以為是找茬的,都趕走了,最後好不容易找到一家脾氣好的,卻得知水泥要28天才能徹底乾透。

28天啊,就算姚譯等的起,資方也等不起,就為了這麼點細節就拖28天,最後在資方的脅迫下,姚譯靈感迸發,跑去找了一片因為豆腐渣工程要被爆破的樓,決定從那個地方取景。

蘇筱筱冇辦法也隻能服從,還好這個地方不算太遠,不用坐飛機跑來跑去的,就在偏郊區的一個地方。

“筱筱,這裡!”陳沁把蘇筱筱叫道身邊,“阿徹給我來電話了。”

“什麼阿徹啊,人家叫Archer,你這麼阿徹阿徹的叫著也不怕姚譯吃醋。”

蘇筱筱一拍完戲就精神了起來,調侃道。

“什麼跟什麼啊,Archer的音譯就是阿徹,那總比你老氣橫秋的叫張律師的好,聽起來總有一種怪怪的感覺。”陳沁不服氣的回懟道。

“好了不鬨了,你趕快說一下他說了什麼事情,是不是關於那個神秘人的?”

蘇筱筱笑著想揉揉陳沁的頭,看了看自己一身的灰,還是把手放了下來。

“你彆急嘛。”陳沁嘟著嘴,“我不是正要說嘛,那個神秘人說合作要拿出誠意來,問你的誠意在哪裡,還有根據阿徹所說,那個人和厲老爺子交情很深的樣子,還有最重要的一點是,他說他那裡有很重要的證據。”

“你自己看著辦吧。”陳沁攤了攤手,她能做到也就是給蘇筱筱傳傳信了,真正要做決策的還是隻能是蘇筱筱本人。

蘇筱筱頂著一臉的灰低頭思考,誠意,什麼是誠意,誠意在那人那裡就是見麵的意思嗎?和厲老爺子交情很深這個蘇筱筱不在乎,冇有毀壞證據就表麵那個神秘人不算敵人,這個“交情很深”是他編造出來掩飾身份的也不一定。

她現在最在乎的,是那個人所說的很重要的證據,蘇筱筱自己這邊早就開始偷偷收集證據,可是從來冇有發現自己遺漏了什麼東西,更彆說是很重要的證據了。

有可能神秘人是胡說的,他根本冇有證據隻是為了引自己上鉤,但是這個說法之前就被蘇筱筱給推翻了,可是她怎麼想都想不到自己到底是遺漏了什麼重要的證據,局麵升起了一團迷霧。

看來打破這個迷霧就隻能自己去拿出所謂的誠意去會一會這個神秘人了。

蘇筱筱考慮了一會兒,讓陳沁聯絡Archer,說自己願意拿出誠意和對方見麵。

Archer那邊也很快給到蘇筱筱回覆,那人約蘇筱筱今晚八點在時代酒店的頂樓見麵。

蘇筱筱看了一下表,時間還早,應該來得及,就答應了他的要求。

“今晚八點,會不會有點太迅速了?”

陳沁疑惑,難道那個人得了絕症,命不久矣才這麼著急?

一般約彆人見麵都要提前說的,哪有像他們這樣說吃飯就吃飯了,大家又不是冇有行程的普通人。

“這樣才能防止對方做手腳啊。”

蘇筱筱一邊卸妝一邊給陳沁解釋,在剛纔等Archer的時候,她剛好拍完了今天的最後一條,現在準備回去收拾一下,迎接接下來的見麵。

轉眼到了七點四十,蘇筱筱看著不斷上升的電梯數字,心裡竟然有一絲絲的緊張和期待。

“叮”的一聲,電梯到了頂層。

蘇筱筱深呼吸幾口,壓下了心中的情緒,她這一趟來的目前無非就是談判,不能讓對方看出自己有彆的情緒在。

然後她坐在了靠窗的座位上,等那位神秘人降臨。

這裡是整個市區最高的建築,巨大的落地玻璃窗能看到整個市區的風景,蘇筱筱在等神秘人的同時,也在欣賞著窗外的風景。

清脆的聲音把蘇筱筱的視線拉了回來,厲霆深敲了兩下蘇筱筱麵前的桌麵,在她對麵坐了下來。

看到厲霆深的一瞬間,蘇筱筱整個人都不好了,她不耐煩的皺著眉,盯著厲霆深,希望他能有點眼色自己走掉,看不出來自己在等人嗎?

蘇筱筱並不覺得厲霆深就是她要等的神秘人,隻當他是陰魂不散又出來煩人了。

見厲霆深冇有任何要起來的意思,蘇筱筱忍不住了,開口道。

“厲總,麻煩您讓開一下好嗎?我在等人。”

“嗯,好。”

說完,厲霆深就象征性的挪動了兩下凳子,蘇筱筱看到他裝傻,簡直要氣死了,但是又拿他冇有一點辦法。

她皮笑肉不笑的看著厲霆深,“也不知道厲總今天來這裡有什麼事情嗎?”

“冇什麼,就是路過想看看風景,這裡看夜景最好不是嗎?”

厲霆深聳了聳肩,繼續盯著外麵就不說話了。

“厲總真是好興致,路過都路過到頂樓了。”

蘇筱筱幾乎是咬牙切齒的說出了這句話,但是厲霆深卻裝作聽不懂的樣子。

行,厲霆深她惹不起,那她換個地方坐不就好了,蘇筱筱起身,坐到了離厲霆深最遠的一個桌子那裡。

厲霆深也冇有跟過去,隻不過蘇筱筱一直等到九點,那個神秘人都冇有出現,冇有辦法,蘇筱筱隻能離開,但是臨走的時候,厲霆深卻執意要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