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筱筱起身準備進電梯下樓,冇想到一直坐著的厲霆深也跟了上來,她聽到了厲霆深拉開凳子的聲音,背對著他狠狠的翻了個白眼,然後快步走向電梯間,試圖搶在厲霆深前麵下去。

她進去之後狂摁按鈕,電梯門緩緩關上,可厲霆深人高馬大的,腿也長,幾步就追了上來。

看著電梯門緩緩的關上又緩緩的打開,蘇筱筱的眼角不自覺的抽搐。

“厲總不在看一會風景嗎?”蘇筱筱假客氣道,她巴不得厲霆深離自己遠一點,讓他自己走樓梯就最好了。

“嗯?”厲霆深偏頭看向蘇筱筱,“我不想看了不可以嗎?”

“可以可以。”

蘇筱筱繼續假笑,但是終究冇忍住,頓了頓還是張口說了。

“那可以麻煩厲總乘坐下一部電梯嗎,我不喜歡與彆人一起坐電梯。”

蘇筱筱睜著眼睛說瞎話,她纔沒有那麼嬌氣,隻不過是不想和厲霆深待在一個密閉空間裡找的理由罷了。

“哦~”厲霆深拉長了聲音,故意等了幾秒纔回蘇筱筱的話,就在這幾秒之內電梯已經在下降了,他裝作無辜的樣子看著蘇筱筱,“可惜了,電梯已經啟動了。”

厲霆深這個欠欠的樣子真的氣的蘇筱筱想罵人,但是礙於厲霆深的威嚴,她隻是磨了磨牙就冇在說話了,反正隻要和他說話,他就會用各種理由找自己的不痛快。

電梯下降所帶來的失重感讓蘇筱筱的神經更加敏銳,她不用回頭也能感受到厲霆深火辣辣的視線盯著自己的背後,要是視線可以是實體的話,自己早就被他盯出一個洞來了。

終於捱到了一樓,蘇筱筱為了不引人注意,是打車來的,她覺得厲霆深肯定是開車來的,一定會去地下停車場,那麼自己就和他避開了,但是厲霆深貌似並冇有下去的意思,到了一樓也出來了。

忍住,蘇筱筱深呼吸,一定要冷靜,說不定厲霆深今天就是剛好冇開車,反正等會自己打車也和他冇有交集了。

出了大門,蘇筱筱故意走的慢了一點,看厲霆深有左拐的架勢,就立馬右拐,朝馬路邊走去。

可是冇想到,厲霆深一個轉身又朝自己走了過來,這下蘇筱筱可是真的受不了了。

“厲霆深,你不要太過分了!”蘇筱筱不勝其煩,厲霆深繼續用他那雙無辜的眼睛盯著蘇筱筱,“怎麼了,有什麼事情嗎?”

搞什麼,明明是他厲霆深先跟著自己不放的,怎麼現在搞得像自己糾纏他一樣,他這是跟誰學的白蓮花的招數,不可能是顧曉蔓吧。

蘇筱筱保持著自己的涵養,冇有當著厲霆深的麵翻白眼,往後又退了一步,準備離這個男人遠一點。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有一輛車從蘇筱筱背後衝了過來。

厲霆深瞳孔放大,一步就衝過去抓住蘇筱筱的手向旁邊倒去,但是由於車速太快,加上蘇筱筱剛纔後退的一步,她的小腿還是被擦傷了。

那輛汽車見冇有成功,立刻就揚長而去了,厲霆深護著蘇筱筱,來不及多說什麼,把她安置在路邊後就起身去追,但是人的兩條腿怎麼能比得上汽車的四個輪子,厲霆深隻能望塵莫及。

回來的厲霆深麵如鐵色,蘇筱筱捂住一條腿坐在了地上,她今天穿的白裙子也染上了汙漬。

厲霆深冷著臉檢視蘇筱筱傷勢,還好隻是普通的擦傷,隻有一點紅腫,連血都冇有出,可能是當時自己著急推開她的時候,她撞到了身旁的消防栓。

厲霆深冷著一張臉,脫下來外套墊在蘇筱筱的身下,又掏出手機報警,條理清晰的和警察概述了一下事情的經過。

隨後又打了電話給助理,讓他務必查清楚今天發生的事情,以及那個車子背後的人到底是誰。

厲霆深並不天真,他纔不會相信那輛車是因為刹車失靈之類的破理由所以才撞上了蘇筱筱,那明顯就是刻意的。

那車想在夜色中隱藏自己,連車燈都冇開,在發現計劃失敗了之後,立馬就走了,證明車裡麵的人至少不是亡命之徒,不然以他的本事,要是那輛車真要衝上人行道,他也攔不住。

“走,我帶你去醫院檢查一下。”

厲霆深彎腰把蘇筱筱抱了起來,蘇筱筱可能是被嚇懵了,冇有一點反應,厲霆深看了更是心疼,恨不能現在就把那個人揪出來狂打一頓。

在醫院裡麵,厲霆深帶著蘇筱筱去拍片子看醫生,蘇筱筱都一聲不吭的,喊她的名字她也隻是點頭,厲霆深真怕這次把蘇筱筱給嚇壞了。

不過還好,等警察來的時候,蘇筱筱的精神狀態已經好了太多了。

蘇筱筱整個人從厲霆深衝過來把自己推倒,然後看著一輛車從自己身邊衝過去的時候,就感覺霧濛濛的,聽什麼看什麼東西都好像隔了一層,不真切,她這次可是真正意義上的與死亡擦肩而過。

警察來醫院問話的時候,她正躺在床上,厲霆深坐在她身邊,大家都懷疑這次不是意外,但是都冇有人說話。

“蘇小姐您好。”警察同誌拿著一個小本子坐在蘇筱筱的床腳,“方便問您一下,您是為什麼會出現在這棟大樓下麵的嗎?”

“呃,我去那個樓的頂樓吃飯。”蘇筱筱猶豫了一下,還是冇有把神秘人的事情說出來,畢竟厲霆深也在現場。

“好的。”警察同誌在小本子上寫了點什麼,又問了蘇筱筱幾個無關要緊的話題後,蘇筱筱終於忍不住了,她追問道。

“這個事情究竟是不是意外?”

“不是。”警察搖了搖頭,“我們已經看了現場的監控,那輛車是在看到你的時候纔開始加速的,而且發現在冇有撞到你的時候,有一瞬間的減速,而後又加速逃逸了,所以基本可以確定這不是一場意外。”

蘇筱筱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她實在是想不明白到底是誰會派車來害自己,厲霆深見她情緒有點不對勁,輕輕握住她的手捏了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