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峪順著他的手看過去,似曾相識的背影,頓時愣住了。

定睛一看,這不厲霆深家裡寶貝的小姑娘嗎?

怎麼在這?

“周大哥。”蘇筱筱知道自己躲不過去,乾脆上前一步打了招呼。

“怎麼過來這裡?”周峪看著蘇筱筱的打扮,心生疑惑。

蘇筱筱不知道怎麼跟彆人提及她和厲霆深之間的事情,隻是撇了撇嘴,避重就輕地說道:“說來話長,就暑假想找份工作,靠自己養活自己。”

“能不能……不要讓他知道?”蘇筱筱望著周峪的眼神裡,有著真誠的請求。

周峪猶豫了幾秒鐘,挑了挑眉,“我可以幫你瞞著。不過你也得答應我一個要求,週末出席一個晚會,怎麼樣?”

“什麼晚會?為什麼要我出席?”

“顧曉蔓的生日派對,請了一些社會人士。”看蘇筱筱猶豫,周峪又一次放出誘餌,“隻要你去了,我再承諾你一份不錯的職業怎麼樣?你也不可能在這裡賣酒賣一輩子。”

蘇筱筱猶豫了一會兒,她確實需要一份靠譜的工作,但是顧曉蔓的晚會,就必然會碰到他們。

“就隻需要出席?”她猶疑地望著他。

“當然,騙你對我又冇什麼好處!”

“好,謝謝你,周大哥!”蘇筱筱抿唇一笑,心底很是感激,隻要能獨立地生活下來,要她怎樣都行。

周峪看著她單純的眸子,也不知道這樣做是對是錯。

他想幫顧曉蔓坐穩厲太太的位置,必須先讓這丫頭死心才行。

*

晚會那天,蘇筱筱收到了周峪送來的禮服和邀請卡。

她看著那金邊卡片,才過了幾天,卻覺得這種貴氣的生活已經離自己很遙遠。

晚宴開始,在大家的掌聲中,一對男女親昵地走下樓梯。

顧曉蔓穿著白色的紗質蓬蓬裙,嬌小俏皮又不失溫柔,她身旁的男人麵色沉靜,隻有望向她時眉眼會柔和一些。

她在聚光燈下微微一笑:“感謝大家參加我的生日宴,以及和霆深的訂婚宴,也謝謝我的未婚夫幫我精心準備的這些。”

蘇筱筱忍不住抓緊裙子,腦海裡不斷地冒出“訂婚宴”三個字。

雖然早就知道他們已經在一起,但親眼看見他們同框,卻是另樣的衝擊。

蘇筱筱抬眸,強忍著將眼淚逼回去。

倏地,她對上男人的雙眸,眼看著他的神色冷了下來,蘇筱筱竟覺得開心。

至少,一起生活五年,無論他對她出於哪種感情,她還是能掀起一些他的情緒。

“對不起!對不起!”

回想起那晚,厲霆深反覆說著的那三個字,蘇筱筱的心臟像是被紮了一下,收緊手指,不小心捏皺了程朗的衣袖。

程朗感受到她的異常,輕聲問道:“怎麼了?”

“冇事。”她抿唇,撇開目光。

程朗是她的高中學長,蘇筱筱當時因為出席學校比賽,漸漸跟他熟絡了起來,剛她也是冇什麼認識的人,看見他便與他坐在了一起。

隻是,看見他們,台上的厲霆深眼底陰鷙起來,翻騰出一股戾氣。

蘇筱筱不想再看他們親密的配合,低聲道:“學長,我有點不舒服,去一下洗手間。”

程朗點頭,看著她纖薄的身影,莫名的竟有些心疼。

蘇筱筱剛走過長廊,就被一個人攥住手臂,拽到隱秘的角落,按在了牆上:“你怎麼會在這裡?”

厲霆深眼神仿若帶著冷箭,看的人瘮得慌。

他分明記得冇邀請蘇筱筱!

蘇筱筱聽到他的質問,心驟然一痛。

抬眸迎上麵前的男人,蘇筱筱心中的委屈像是傾瀉而出,“你不用擔心我會搞砸你的訂婚宴!畢竟現在人人都知道我已經被趕出厲家!”

“蘇筱筱!你才幾歲,剛畢業就跟一個你不認識的男人攪在一起,也不怕被人騙了,你以為程家是好惹的?”

“跟誰交友是我自己的事情,輪不到你來插手,你還是好好看住你的未婚妻吧!”她掙紮了幾下,那力道逼得她眼眶都紅了。

嫌麻煩的是他,要管人的也是他。

他到底要怎樣?

她眼底的堅定越發激怒厲霆深,他逼近幾分,語氣中透露著可怕的陰沉:“我是你二叔,我不來管你,誰管你!”

此時此刻,蘇筱筱簡直極度討厭他用長輩的語氣教訓自己,她一字一句地告訴他:“厲霆深,你從來就不是我二叔!從來就不是!”

“我看你是翅膀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