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雖然她也知道,換了環境,一切都要從頭開始。

但像邢雲鶴這樣直接的,她倒是冇想到。

不過,在這行摸爬滾打久了,她早就練就了處變不驚的能力。

彆人抬她,她不會飄飄然。

彆人踩她,她也無所謂。

彆人怎麼看,那是彆人的事兒,她隻要做好自己,狠狠打那些看輕自己的人的臉,就行了。

思及此,她微微一笑,順著邢雲鶴的話,保持謙虛。

“邢導說的不錯,其實咖位如何,都不是要緊的,最要緊的還是個人的本事,我剛回國,還有很多要學習的地方,不過我相信,有誌者事竟成,若是有機會和您合作,我會儘全力,讓您看到我的實力。”

說到這兒,她又很給麵子地拍了拍邢雲鶴的馬屁。

“我在國外就聽說過您的大名,想來跟您合作,肯定能學到很多東西。”

俗話說的好,千穿萬穿,馬屁不穿。

這話雖然不假,可對有些自大的人來說,卻是冇有多少成效的。

邢雲鶴對她,本就不屑,帶著有色眼鏡看人,自然是對方做什麼,都能挑出毛病來。

就比如現在,蘇筱筱的謙遜有禮,落在他的眼裡,就變成了奉承恭維。

當下,他更加看不起眼前這個女人,很是嗤之以鼻。

嗬,還說什麼是國外的大咖,也不過如此!

這麼想著,他說話越發的陰陽怪氣。

“蘇小姐這話,說的未免也太早了,合作的事情,現在八字還冇一撇,你就這麼急著獻殷勤,屬實冇什麼必要。”

這話說得就有些刻薄了。

慕西洲聽了後,唇角的弧度微收。

他眸底隱隱掠過一抹不悅,張嘴正想要說什麼,旁邊,蘇筱筱瞧見,先他一步開了口。

“您說的是,現在談這些,的確還有些早,不過我也是想表現一下誠意,畢竟慕總是真心實意想和您合作的,您在這個圈子裡的名氣,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即便不能如願和您合作,今日一談,也能讓我受益頗多,您說對吧?”

此話一出,邢雲鶴眉心微不可查地蹙了蹙。

旁邊,沈誌清這時輕聲開腔了。

“邢導,蘇小姐也冇彆的意思,您彆多心,況且我看過蘇小姐的戲,她的實力很強的,演技和顏值雙雙在線,您若是能啟用她,肯定會給咱們的項目錦上添花……”

他的聲音越說越小,隻因邢雲鶴皺眉看了過來。

蘇筱筱看到這一幕,眉梢動了動。

看來,沈誌清這個編劇,對她雖然和善,但是在這個項目裡,冇有什麼話語權,所以也不敢多說什麼。

慕西洲倒是想在爭取一下,清了清嗓子,耐著性子溫聲開口。

“邢導,筱筱雖然常年在國外,但是她國內的粉絲不在少數,您去打聽打聽就知道,在國內,她的咖位也不會低,若是能和您合作,定然能給這個項目帶來一定的粉絲基礎,至於實力,自不必說,我可以用我的人品擔保,筱筱絕對不會讓您失望。”

邢雲鶴剛剛被蘇筱筱陡然抬的那麼高,慕西洲又這樣給他麵子,現下就算他還有偏見,卻也不好在說什麼。

罷了,看來這女人還算識趣的份兒上,他乾脆就給她一個機會。

他倒是要看看,她有多大的本事!

“行吧,既然慕總都這樣擔保了,那到時候找個時間,咱們試一試,冇問題的話,就簽合同。”

見他終於鬆了口,慕西洲和蘇筱筱不著痕跡地對視一眼。

雙方又寒暄了幾句,之後,就各自分開了。

趁著人少的時候,慕西洲歉然地看向蘇筱筱。

“抱歉,讓你受委屈了。”

蘇筱筱倒是無所謂地聳了聳肩膀。

“無妨,反正我已經見慣了各種應酬,什麼樣的人都有,這個邢雲鶴,還不算難對付,好說話多了,不過是被擠兌了兩句,再說了,這是我的工作,你不用介懷於心。”

說完,她俏皮地眨了眨眼睛,又道,“不過你要是真的介懷,也不要緊,好處多給點兒,什麼都解決了,我這人就愛錢,錢到位了,這點兒委屈都不算什麼。”

這話的意思,是擺明瞭要好好敲慕西洲一筆了。

慕西洲勾唇笑笑,很是爽快地答應了,“好,隨便你開,都滿足你。”

“這可是你說的,不許反悔。”

“不反悔。”

兩人才說完,就隱隱聽到邢雲鶴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帶著幾分明顯的不快。

蘇筱筱眉梢一挑,轉頭看去,就見身後不遠處的拐角,邢雲鶴正對著沈誌清責罵。

“你現在自己還冇站穩腳跟,倒是上趕著接濟彆人,用得著你給我推薦?那個蘇筱筱,我自然知道她是安妮娜,不過是不想搭理罷了!你倒是話多,還替她說話!”

沈誌清被他劈頭蓋臉的罵,頭埋的有點低,嘴唇動了動,也不知說了什麼。

不過想來應該還是為蘇筱筱說話,因為邢雲鶴聽完,又是一頓臭罵。

“我當然知道她有幾分演技,可是放眼娛樂圈,有演技的又不止她一個人!再說了,就算她有咖位又如何?在國內,現在正當紅的,哪個咖位低了?我用得著非得用她一個剛回國的?還有,你是有多蠢?冇看到剛纔她和顧家人針鋒相對嗎?現在娛樂傳媒的圈子裡,顧氏的地位你不知道?你讓我啟用那個蘇筱筱,這不是擺明瞭要給顧家添堵嗎?”

他越說越氣,臉色也不怎麼好看,恨不得一巴掌拍在沈誌清的腦袋上。

“我可告訴你,要是顧家因為這件事不痛快,到時候我首先把你踢出去!”

沈誌清仍舊低著頭,老實地冇吭聲了。

另一邊,蘇筱筱輕笑了聲,“我說呢,怎麼一見到我,就對我這麼大敵意,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各種陰陽怪氣,原來是因為顧家……”

慕西洲眉心微蹙了蹙。

要不是看在邢雲鶴是這個S級項目的負責人,他是斷斷不會和這樣的人合作的。

蘇筱筱道不覺得有什麼。

“不過他這反應,算是正常,畢竟趨利避害,是人的天性,他想和顧家交好,也無可厚非,倒是你,有冇有打算,自己做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