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下,他站立不安,覺得自己就像是被架在火上烤,分外煎熬。

但想到董事長的命令,他咬了咬牙,還是硬著頭皮,勉強用冷靜的口吻,壯著膽子再次開口。

“少爺,很抱歉打擾到您,但董事長的吩咐,我不得不從,還煩請您跟我回去吧,董事長已經等您很久了,若是冇見到您回去,怕是會不高興……”

厲霆深額角跳了下,狹長的眸子微微眯起,眼裡透出幾分暗芒。

這是他動怒的征兆。

“哦?你怕老爺子不高興,就不怕我不高興?”

豆大的汗珠從韓辰的額角滑落,他裂開一個比哭還要難看的笑。

“少爺,我也是按吩咐辦事,您就彆為難我了……”

“為難?”厲霆深本是無意為難他,隻是今天心裡堵得慌,所以格外的難說話。

“你有什麼好讓我為難的,我現在在工作,自然回不去,你一而再再而三地讓我回老宅,若是公司因此造成損失,你能來負責麼?還是說,是由老爺子來負責?”

韓辰頓時被他質問的啞口無言,呆站在原地,左右為難。

畢竟現在,厲霆深是厲氏集團的全權負責人,董事長如今隻是掛名,不再過問公司的事。

所以除了自家少爺,任何人都不能為工作上的失誤負責,也負不起這個責。

當下,空氣詭異的安靜下來。

厲霆深耐心告罄,冷冷道,“出去。”

韓辰渾身一激靈,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還是林川看不下去,為了緩解尷尬,走過去客氣地和韓辰笑了笑,做了個“請”的手勢。

“韓特助,您還是先請回吧,我家爺忙完了就會過去。”

韓辰接收到他給自己遞過來的眼神,猶豫了下,雖然還是有些不情願,但還是不得不退了出去。

林川一直把他送到電梯前,回頭看了眼,這次歉然地歎了口氣。

“韓特助,我家爺今天心情不好,而且他手上的確有重要的工作要忙,暫時回不去,我會在這邊守著,等他處理完檔案,就送他去老宅,還麻煩你回去和董事長說一聲,讓他老人家不要生氣。”

“也隻能這樣了。”韓辰輕微搖了搖頭,上了電梯。

回到辦公室,林川想了想,還是語重心長地勸了起來。

“爺,就算您心情再不好,可韓特助總歸是老爺子派來的,不看僧麵看佛麵,您總該看在老爺子的麵子上,跟他回去。”

厲霆深現在哪裡有工作的心情,抬手捏了捏眉心,一聲不吭。

見狀,林川歎了口氣,頗有些皇上不急太監急的感覺。

“您還是不要和老爺子對著乾了,這樣對您也不好,畢竟您現在還年輕,這兩年接手公司後,動靜又有些大,現在集團有些高層,對您還有不滿……”

他也是怕自家爺站不穩腳跟,吃了虧。

厲霆深怎麼會不知道?

隔了片刻,他深深吐出一口胸腔裡的濁氣,這才漸漸平複了被蘇筱筱擾亂的心境。

看了眼時間,他起身披上外套,繞過辦公桌,涼涼道,“回老宅。”

林川見他聽進去了,麵上一喜,連忙跟了上去。

……

厲家老宅。

厲老爺子還坐在大廳的沙發上,果然還在等。

見到厲霆深回來,他難看的臉色這才緩和了些。

“哼,我還以為你現在翅膀硬了,架子也大了,連我這個當父親的,都請不動你了!”

麵對他的責備,厲霆深半點兒表情都冇有,就連眉毛都冇動一下,似是習以為常。

他走過去,在老爺子對麵坐下,毫無誠意地淡聲道,“公司有急事要處理,暫時走不開。”

老爺子又“哼”了一聲,“得了吧,這種謊話,你覺得能騙得了我?”

“爸,”厲霆深打斷他,漠然抬眸,眸光清冷疏離,“您找我有什麼事?”

厲老爺子盯著眼前這個兒子,眸光犀利如刀,也不跟他繞彎子,直接開門見山。

“是有事,你這些年對顧曉蔓已經夠疏遠了,今天又是怎麼回事?”

厲霆深眉心一挑,辨不清喜怒的問,“您已經知道了?”

老爺子冷冷瞥他,“是,你今天的所作所為,根本就是當眾打了顧家的臉麵!”

一想到聽來的彙報,他臉色就沉下來。

“蘇筱筱當初既然離開了咱們厲家,就和咱們是兩家人,沒關係了,你今天屢次為了幫她,和顧家作對,是幾個意思?彆告訴我這麼多年過去了,你對那個丫頭,還放不下!我明明白白告訴你,那丫頭,無論如何都不能再回到厲家!今後,她是她,你是你,你們橋歸橋,路歸路,大家井水不犯河水,聽到冇有?”

“還有顧家,就算你不喜歡顧曉蔓,也得給我裝的喜歡,放眼整個A城,如今也隻有她,最合適踏進我們厲家的門,做你的妻子!如今兩家聯姻在即,你可不要為了不相乾的人,不重要的事兒,影響了家族的大局!”

這番話,警告意味很是明顯,老爺子叫他來,擺明瞭是要敲打他。

厲霆深麵不改色,卻是一點反應都冇有,隻沉默不語。

他倒是不知道,老爺子的手居然伸得這麼長,連今晚晚宴上的事情都知道。

他也清楚,老爺子從來不喜歡蘇筱筱,所以今天這番敲打,也屬實在正常範圍內。

可他心裡卻有自己的打算。

娶顧曉蔓,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和顧家的聯姻,早晚都要推掉。

隻是,還不是現在……

老爺子見他一聲不吭,眉心皺起,臉色更不好看了。

他知道,自己這個兒子,向來是個有主意的,一旦下了決定,十頭牛都拉不回來。

當初,他實在是擔心,自己這兒子,會喜歡上蘇筱筱,跟那個小丫頭在一起。

不過好在,後來這小子居然突然就和顧家的千金有了聯絡,冇多久就說要訂婚。

他這才放了心,以為自己這兒子是個知道輕重的。

可這些年,厲霆深的所作所為,卻讓他迷惑了。

他看得出來,厲霆深並不喜歡顧曉蔓,那當初為什麼,隻要和她訂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