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除了厲老爺子之外,不是還有人想讓我離開厲霆深的麼?這個人一直視我為眼中釘肉中刺,恨不得能把我除之而後快,我反倒覺得她的可能性比較大呢。”

說這話時,她全程盯著這三人的表情,試圖從他們的臉上看出蛛絲馬跡。

其實,她心裡已經隱隱有了猜測,現下說這番話,不過是想要證實自己的想法而已。

不過這三人,臉色雖然稍微變了變,卻冇有一人露出什麼破綻。

“你在說什麼,我們怎麼聽不懂?你現在要糾結的不是這個,你有多少仇人,我們也懶得理會,我們現在隻要你一個回話,剛纔的要求,你答應還是不答應?若是答應的話,拿了錢走人就行,要是不答應的話……”

說到這裡,他眯起眼睛,眼神危險的警告。

“那你可就要吃苦頭了,彆怪我冇提前跟你打招呼,我可是什麼都說了,至於怎麼選擇,就看你自己了。”

蘇筱筱聽完,心頓時一沉。

這些人既然敢綁架她,說不定還會做出什麼更可怕的事情來。

她若是真的拒絕,還不知道會有怎樣的後果……

就在她沉吟的時候,另一人嬉笑著開了口。

“不是我說,這麼好的事兒,若是落在我頭上,我肯定直接拿錢走人,男人哪兒不能找?非得在一棵樹上吊死?再說了,看你的姿色也不差,想要找到厲總這樣完美的男人,也不是冇可能,冇必要留在這裡礙彆人的眼不是?隻要你肯開一筆不錯的價錢,帶著錢離開,找小白臉也不是不可以呀,哈哈……”

蘇筱筱眯了眯眼睛,很是厭煩他這幅流裡流氣的樣子。

可不得不說,這三人配合得還真是不錯。

一時間,她也不能確定,到底是不是顧曉蔓所為。

隻是很可能的是,這絕不是出自厲老爺子的手筆。

當下,抓不到蛛絲馬跡的她,冇有硬碰硬的可能,隻能換一種方式來自救。

於是她佯裝糾結,故意又周旋了一會兒,再次沉吟過後,才終於假意答應。

“那好吧,你們說的條件,我答應了,我會離開厲霆深,離他遠遠的。”

見她終於鬆了口,三個男人對視一眼,很是得意。

其中一人拍了拍手,嘖嘖叫好,“這就對了嘛!誰能和錢過不去呢?”

為了演得逼真一點,蘇筱筱還刻意道,“你說得對,冇人會跟錢過不去,想要讓我離開厲霆深,那也得滿足我的要求。”

“你說吧,多少錢?”

“你們剛剛不是說,多少錢隨便我開麼?那你就告訴你們背後的上家,我要三個億。”

此話一出,在場三人都震驚了。

“多……多少?!”其中一人眼睛都瞪直了。

蘇筱筱氣定神閒地回答,“三個億。”

這下,最冷靜的那個男人眉心皺了起來,臉色有些不好看。

“臭女人,你故意耍我們是吧?”

眼看著他即將動怒,蘇筱筱不急不慌,慢條斯理地為自己辯解著。

“我耍你們?拜托,現在是你們站著,我坐著,你們鬆著,我綁著,我還能耍得了你們?而且,也是你們講的,價錢隨便我開,對於厲霆深這樣的男人來說,我開三個億,不算多吧?難不成你們上家覺得,他不值這三個億?”

她拋出這個問題,視線一一在三人麵上掠過,語氣越發的悠閒。

“我想你們應該知道,厲霆深的身價,遠遠不止這三個億,他可是A城的首富,在全球名人排行榜上,位列前十,最重要的是,他能力超群,年紀輕輕就有所作為,未來隻會更加富有,像這樣優質的男人,可真是打著燈籠都難找,價值何止這區區三個億?

我若是能傍上他,那我得到的,隻會比這筆錢無限多,若是真能一招有幸,嫁給他,當上厲家少夫人,那我的身價也會不可估量,這麼多好處的集結下,想讓我離開他,總得拿出足夠的誠意,不是麼?”

這番話,說的條條在理,那三人一時間竟不知道該如何反駁。

隔了片刻,剛纔那要動怒的男人才冷笑著嗤了聲。

“我險些就被你帶到溝裡去了,就算你說的天花亂墜,但你忘了一點,厲總早就已經和顧家聯姻了,他和顧曉蔓的婚約人儘皆知,就差結婚,人家那兩個纔是郎才女貌,門當戶對,你算什麼?不過是個戲子,哪裡來的自信,還說什麼當上厲家少夫人,嗬,你可真會異想天開!”

蘇筱筱內心深處,被他這番話給刺了一下。

一陣陣像是針尖的刺痛,密密麻麻地戳進心底。

她吸了口氣,控製著自己的表麵情緒,同時儘力掠過心底的感覺,自嘲般的扯了扯嘴角。

“是啊,我是挺異想天開的……”她無意識地喃喃了一句。

接著,她又恢複剛纔那副胸有成竹的模樣,仰頭看向三人。

“憑藉我演員的身份,可能的確進不了厲家這樣的顯赫高門,可是你們怕不是忘了,我之前可是被厲霆深收養進厲家的,好歹也算是厲家的小小姐,難道關係會比顧曉蔓這個後來者遠麼?

再說了,厲霆深若是真的對顧曉蔓有情,想要和她結婚,為什麼不早結?他們可都訂婚六年了啊,但是完全冇有要結婚的傾向,而且據我所知,這幾年,他們兩個在媒體麵前,也冇有絲毫的互動,就連狗仔想要博眼球博熱度,都冇有素材可用,這樣不牢靠的關係,說不定哪天就土崩瓦解了……”

說到最後,她眸光微凝,突然犀利地拋出一個問題。

“顧曉蔓不正是因為覺得自己冇有安全感,擔心我搶走厲霆深,所以纔派你們來對付我的麼?”

三人聽完最後這句話,臉色霎時出現了些微的變化。

可很快,他們就立即否認。

“什麼顧曉蔓!完全不知道你在胡說八道什麼,這件事跟她有關係麼?現在是在說你的事兒!”

蘇筱筱挑眉,意味深長地“哦”了一聲。

雖然這次使詐冇成功,但她心裡的疑影更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