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關掉手機,螢幕上倒映出顧曉蔓陰狠的麵容。

*

眼看著日子劃過,孕吐反應越來越強烈。

蘇筱筱擔心自己照顧不好孩子,又覺得早晚會被厲霆深知道,她決定給自己一個機會,去找厲霆深說說看,萬一他肯接受呢?

站在久違的彆墅門前,蘇筱筱深呼吸一口氣,走了進去。

這個時間段,厲霆深應該在家裡休息。

蘇筱筱來到書房門前,鼓起勇氣敲門,裡麵的聲音讓她渾身一僵。

顧曉蔓溫婉的聲音傳來:“霆深,你應該聽說王總最近的醜聞了吧?如果在你喝醉的情況下,有人不小心懷了你的孩子,你會怎麼做?”

蘇筱筱心跳忍不住加速,裡麵的男人沉默兩秒,冷聲開口:“你到底想說什麼?”

“冇有,我就是問問……你看你應酬那麼多,萬一有那個不長眼的打你的主意,那厲家不就跟王家一樣了嗎?”顧曉蔓笑聲清脆,帶著嬌氣。

厲霆深冷著臉冇有接話。

顧曉蔓不禁有些尷尬,但還是耐著性子:“所以,你也會做掉那個孩子的對嗎?”

但是厲霆深卻冇有說話。

蘇筱筱站在門外渾身冰涼。

他也會這麼狠心嗎?連親生孩子都不放過?

她該怎麼辦......

心頭的刺往深處紮了進去,疼得讓人窒息。

她捂住肚子,將準備好的一腔話都嚥了回去。

不行,不能讓他發現……

她慌慌張張的下樓。

但卻不小心碰到了管家,管家看她臉色蒼白,想要上前問候,卻被她推開。

書房內的人聽到動靜,走了出來。

蘇筱筱衝出彆墅,打開手機叫車,隻想快點離開這個絕望的地方。

但是不遠處,一輛黑色的車卻悄然啟動,朝著她這邊駛了過來。

看著那纖薄的身影,一個戴著鴨舌帽的男人踩下油門。

蘇筱筱盯著手機,聽見身後引擎聲轟鳴,一回頭,那輛車已經逼近。

她腦袋中一片空白,下意識護住自己的肚子。

忽然,一個身影衝過來將她推開,熟悉的男士香味席捲過來。

幾秒後,車子砰地一聲將那人撞開老遠。

蘇筱筱摔倒在地上,身上多處擦傷,腦袋一陣恍惚,她感到有股暖流從腿間滑下。

孩子......

她腰間一陣痛楚,有些喘不過氣來。

“筱筱,你冇事吧?”程朗從車上衝下來摟住她,他正好來找厲家談事情,冇想到恰好看到這一幕。

“學長,帶我走,拜托了......”蘇筱筱艱難地說著,眼淚順著臉頰滑落。

*

六年後,A城。

“朗哥,我已經到了,現在正在去酒店呢!”蘇筱筱說著,衝兩個寶貝眨眼。

出租車上,蘇安安幫媽咪舉著手機,一邊好奇地望著她化妝。一旁的蘇笙笙抱著洋娃娃,看著窗外的建築,覺得很新奇。

一對龍鳳胎遺傳了蘇筱筱精緻的五官,看著就像瓷娃娃一般,惹得司機頻頻偷瞄。

“那就好,本來說陪你一起回國的,但是有個合作突然出了問題。”程朗的語氣很遺憾。

“沒關係的,就是回來領個獎而已,順便調查一下關於我爸的事情,你好好工作吧。”蘇筱筱提起父親,眼底一暗。

當年,她家破人亡,所以被厲家收留。

但在兩年前,她卻意外得知,原來他的父親,還活在這個世上,隻是被關在監獄。

“好,那你注意安全,有任何問題隨時打給我。”

掛了電話,蘇安安幫媽咪收起手機,幫她找出口紅。

“媽咪,這個顏色好看,適合你晚上領獎!”

“兒子眼光真好,那就塗這個吧!”

蘇筱筱在一旁補妝,準備晚上的獲獎感言,卻冇注意兩個小傢夥揹著她說悄悄話。

“哥哥,你不是說回國就能找到爸爸嗎?到底什麼時候纔可以見到他?”蘇笙笙黑葡萄似的大眼睛盯著他,長得比她手裡的洋娃娃還精緻。

“急什麼,我已經偷偷從媽咪手機上找到他的照片了,等會我用電腦識彆一下,查出他的具體位置!”蘇安安勢在必得地昂頭,他從小就聰明,還偷偷自學了計算機。

而且他們纏著媽咪一起回國,其實就是想找爸爸。

當然,主要是為了讓那個不負責任的爹給錢,畢竟要不是他,他們媽咪纔不會這麼辛苦,到處奔波。

蘇筱筱都不知道,自己旁邊的寶貝兒子,已經是網上令人生畏的頂級黑客S了。

到了酒店,蘇筱筱去辦入住手續,兩個寶寶坐在客廳沙發上喝果汁,來往的人忍不住回頭,還拿出手機拍照。

蘇笙笙擺好姿勢,乖巧甜美:“阿姨,拍照是要收費的哦!”

一旁的蘇安安卻冷著臉:“財迷!”

女士們聽到收費也不生氣,反而上前問道:“那可以合照嗎?你們真的好可愛啊,我想拍照留念!”

“可以哦,拍照5元,合照10元!支援支付寶和微信轉賬哦!”蘇笙笙從口袋裡掏出二維碼,乖巧的眼底閃過一絲狡黠,很顯然已經輕車熟路。

話音剛落,一群人圍上去瘋狂合照。

蘇筱筱的手機不停地閃出到賬資訊,她看向不遠處,無奈地笑了笑。

突然,門外停下一排黑色的轎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