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眨眼間火勢大起,白脩在屋內剛剛還幸災樂禍,現在卻手指捏著牀沿臉色煞白,難道他真的要葬送在這群愚民手裡了嗎?

這大火起來村民也驚呼,好在村長反應快,立刻組織人。

“大家還愣著乾什麽,趕緊的去打水救火,快快快”。

對於這意外白脩眼裡絲毫沒有對於死亡的恐懼,他衹有不甘心,他的仇還沒有報,如果他就這麽死了他的心血就得拱手送人。

可是他動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