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嘩啦啦!”

東北虎戰兵,那可是北方最強大戰兵團之一。這些戰兵裝備精良,訓練有素,把所有人都給控製起來。

慕容亮領著人,就跟鵪鶉一樣,畏縮在一起。

“老大,搞定!”

孟婆笑嘻嘻走了過來,她先一步而來,就是跟東北虎團聯絡。

“冇有!”

“啊?怎麼了?”

孟婆就是一愣,葉天已經走嚮慕容亮,慕容亮蹲在地上,還在解釋道:“我父親是慕容銘,給個麵子。”

“我父親,也認識你們戰兵團的。”

“慕容亮?”

葉天走了過來,俯視著慕容亮。

“啊?”

慕容亮終於抬起頭來,此時看著葉天,慕容亮擠出笑容。

“兄弟,這是誤會!”

葉天一伸手,從孟婆手中,拿出一把槍。

“真是誤會,給我一個麵子,我可以補償你。”

“你剛纔,罵我女兒了,對嗎?”

“什麼?”

慕容亮震驚看著葉天,葉天這話什麼意思?

“來,跟我過來!”

“砰!”

葉天直接開槍了,打在慕容亮旁邊,嚇得慕容亮直接跳了起來。

“彆殺我!”

“我的父親,是慕容銘!”

“跟我過來!”

冰冷聲音,毋庸置疑,隻要慕容亮再敢廢話,葉天真的要殺人。

跟著葉天,來到糕點區。

“吃,給我都吃了!”

“你,你什麼意思?”

慕容亮驚恐看著葉天,葉天卻指著各種糕點:“我說得不清楚嗎?把這些都給我吃了,不吃完,你就彆活了。”

“孟婆,看著他!”

葉天太凶了,慕容亮不該罵她女兒。尤其葉小米一直都擔心自己能吃,被人嘲笑。剛纔慕容亮,居然說葉小米是豬。

換成陳仙兒在,陳仙兒已經宰了慕容亮。

“是!”

孟婆走了過來,直接把槍對準慕容亮腦袋。

“給我吃!”

“你居然敢罵小米!”

“不,你們聽我解釋。”

“趕緊給我吃!”

在孟婆逼迫下,慕容亮真的吃了起來。他不吃不行,糕點進入嘴裡,慕容亮都覺得噁心。就算噁心,慕容亮也不敢停下來。

肚子漸漸鼓了起來,慕容亮真的吃不動了。

“爸爸,算了!”

葉小米還是善良,看到慕容亮這樣,於心不忍來到葉天身邊。

“小米,你回房間!”

“爸爸,你也早點回來!”

葉小米冇有辦法,被柳娥領著朝著房間走去。金滿水張著嘴,看著葉天,想要說什麼,卻把嘴閉上了。

“吃,繼續吃!”

葉天冇有放過慕容亮,而是來到方天冀邊上。

“有意思嗎?”

“給我一次機會!”

方天冀這才反應過來,根本不是葉天依附馬家,葉天身後有戰兵,應該是馬家求著葉天。

“我給你機會了!”

“啊!”

方天冀已經慘叫了,葉天一拳砸在方天冀胸膛,方天冀直接飛了出去。

落在地上,一口口吐著血。

“你毀了我!”

方天冀體內的靈脈已斷,再也無法出馬了。

身後那兩個人,剛要站起來,葉天瞳孔一縮,一個巴掌抽了下去。葉天冇有想到,丹田內的羽毛再次散發炙熱火焰。

巴掌抽在兩人身上,兩人被一團火包裹。

“啊!”

慘叫聲再次而出,火焰卻消失不見,可兩個人依舊在打滾,丹田所在,已經被烈火吞噬。

清風高手,也被廢掉。

葉天卻愣了一下,羽毛散發的火,燃燒著兩個人丹田,卻吞噬靈氣。這股靈氣,居然被送了回來。

“這怎麼回事?”

就在葉天疑惑當中,慕容亮的手機響了起來。

“我,我接個電話!”

慕容亮滿嘴都是糕點,看到葉天廢了方天冀,他現在特彆驚恐。

“給我繼續吃!”

葉天根本不管,慕容亮冇有接通電話,隻能夠繼續吃著。3分鐘後,金滿水電話也響了起來,看著這號碼,金滿水隻好接通。

“慕容先生!”

“我知道,可我……”金滿水相當為難,拿著電話,看向葉天。

“小葉,慕容銘的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