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玄尊重生歸來》

小說介紹

《玄尊重生歸來》小說是作者九天上寫的一本都市言情小說,主要講述了白澤,劉欣悅的情感故事,喜歡這本小說的絕對不容錯過!簡介:

《玄尊重生歸來》

第2章

免費試讀

一個眼神震懾全場之後,白澤轉身欲走。

雖然很好奇5號工區下麵到底有什麼,但白澤卻屑然與這些人接觸。

“年輕人,你還不能走。”柳沅白低沉著音色阻止道。

“有事?”白澤斜眤著柳沅白,淡淡問道。

“你這個混蛋,竟然敢這樣跟我師父說話......”

“陸昆,不得無禮!”阻止了弟子,柳沅白目光陰沉的看著白澤,“年輕人,我想知道你剛剛看著我,又是輕歎又是搖頭,到底是什麼意思?難道是覺得老夫今天,無法解決這裡的問題?”

“冇錯,這裡的問題你解決不了。”白澤淡淡的回了一句。

這句話頓時,令在場的所有人麵色一變。

冇等柳沅白髮火,王顯林率先怒了。

“你是什麼人?是誰讓你在這裡胡言亂語的?保安,保安,立刻給我把這個小子趕出去!”

沐景園項目的這塊地皮,恒達集團當初可是花了兩個億買來的。

王顯林的目的就是要將沐景園,打造成整個青州最高階的商業住宅小區,所以建設投資方麵個更是不遺餘力。

哪怕是現在剛剛開工,可是投入的建設資金卻已經達到了兩個億,預計還需要再投入五個億。

可天不遂人願,王顯林也冇想到從工程開工到現在,短短十天的時間裡麵居然因為工傷事故,一連死掉了五個人。

這樣的重大責任事故,早已經讓他焦頭爛額承受著巨大的壓力。

如果工地再出事的話,那麼沐景園的投資很可能就會全線打水漂,甚至連接盤的人都不會有。

那樣的情況影響之下,整個恒達集團都會遭受不可挽回的損失。

花費了巨大的代價,他好不容易請來了柳沅白,確定了是5號工區那邊存在問題,柳沅白也答應會幫他妥善解決。

可偏偏這時候跳出來了一個白澤,說什麼柳沅白無法解決這裡的問題?

這簡直讓王顯林,殺人的心思都有了。

很快大批保安到來,可這時柳沅白卻一擺手。

“慢!我還有話要問問這個年輕人。”

見到柳沅白開口,王顯林皺了皺眉之後,示意保安們先等候在一旁。

“你憑什麼說我解決不了?如果你隻是想以這種方式博取關注,我隻能說你的手段太拙劣了。”

白澤屑然一笑,“我冇興趣在這裡跟你扯皮,如果你硬要問原因的話,我隻能說你冇這個能力!”

“你說我冇這個能力?”柳沅白怒極反笑,“敢在我柳沅白麪前,說出這種話的人你還是第一個,既然如此那我就要你留下來,親眼看看我到底能不能解決這裡的問題!”

柳沅白話音一落,王顯林直接一擺手,“把他給我圍起來,待會兒完事兒了再跟他算賬,如果他敢跑就立刻給我打斷他的腿!”

“既然如此,那請開始你的表演吧!”白澤神情淡然,負手而立。

既然這些人誠心不讓他走,那白澤倒也想看看,5號工區下麵到底有什麼。

“我希望你能一直保持這份淡定。”冷哼一聲,柳沅白轉身走向了5號工區。

“等死吧你就!”狠狠瞪了白澤一眼,陸昆也趕忙跟了上去。

柳沅白帶著人,氣勢洶洶的進入了5號工區,隻想儘快展現一下自己大師的風采。

可就在他踏入工地的一瞬間。

轟…..!

一股風旋平地而起,幾乎在一眨眼的時間,就將柳沅白幾個人吞了進去。

“桀桀......嗷......吼…..!”

風旋激烈旋動,在一陣詭異的怪叫嘶吼聲中,一絲絲的黑氣在風旋中蔓延開來。

“快…..快跑…..!”

詭異的一幕,頓時嚇得靠近工區的王顯林等人麵色驚變,忙不迭的轉身逃跑。

可他們這一跑,逸散的黑氣就像活了一樣,直奔他們就撲了上來。

冇幾下的功夫,王顯林身邊的幾個高層被黑氣纏繞,直接一個跟頭栽倒在了地上。

很快,王顯林也被一絲的黑氣給纏繞住了身體。

可就在被黑氣纏住的一瞬間,王顯林的身上忽然閃過了一縷五色毫光將那黑氣衝散。

趁著這個機會,王顯林也順利的擺脫了黑氣的糾纏。

白澤眼神微眯,“這傢夥身上,有什麼護身的東西嗎?”

“啊…..!鬼啊!救命….救命啊!”

5號工區之內風旋更盛,彌散的黑氣之中,傳出了那些工人的慘叫聲。

看著眼前詭異的情況,再聽著黑氣之中的慘叫,現場除去白澤之外,一個個全都被嚇的麵無血色頭皮發麻。

此刻王顯林的表情,無疑是最複雜的一個。

自己花費了二百多萬請來柳沅白,本想靠他解決工地的問題。

可誰成想問題冇解決,甚至連柳沅白自己都搭進去了嗎?

“寅木,午火,戌土,三陽離火符,開!”

一聲斷喝自風旋中陡然散開。

一道激烈燃燒的符篆竟然破開了風旋黑氣,緊接著柳沅白拖著已經陷入了昏迷的弟子陸昆,從五號工區狼狽不堪的逃了出來。

逃到了安全範圍之後,柳沅白一個踉蹌跌坐在了地上,冷汗不止滿臉蒼白無比,眼神中儘是恐懼之色。

回想著剛剛那一幕,他的整個身子都在劇烈發顫。

“柳大師,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現在該怎麼辦?”

王顯林湊過來,焦急的對著柳沅白問道。

“這….這裡麵的情況發生了變化,所….所以顯得有些麻煩,王董稍安勿躁待老夫去取兩件法寶過來,定然可以解決這個問題。”

吭哧著搪塞了幾句,柳沅白立刻拖著昏迷的陸昆,忙不迭的朝著工地外走去。

法寶隻是藉口,此刻柳沅白已經清楚的意識到,這裡的問題自己根本冇辦法解決,之所以這樣說不過是為逃跑找一個好聽點兒的理由而已。

“柳大師這是順利的把問題解決掉了嗎?辦事效率好高啊!”

望著狼狽逃竄的柳沅白,白澤淡笑著說道。

“你,你彆得意,山不轉水轉我們遲早有再見麵的時候。”

惡狠狠的警告了白澤一聲,柳沅白抱著昏迷的陸昆,就如同一條喪家犬一樣,灰溜溜的逃出了工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