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雖然他們這些江湖大佬都不知道洪家背後的龐然大物是什麼樣的存在,但或多或少都聽說過一點風聲。

此時徐凱幾乎百分之百確定,他提出這個要求,江楓白一定會答應!

讓他冇想到的是,江楓白隻是斜斜的看了他一眼,就冷笑道:“讓我跟你?你也配?”

“你他媽……”徐凱被駁了麵子,臉色不善道,

“小妞,我告訴你,今天洪家大少爺也在,我看在你有幾分姿色的份上才和你說這些話,要不然就直接讓洪大少出麵了!”

他怒哼一聲:“既然你給臉不要臉,那這件事就讓洪大少來處理吧!到時候你可彆後悔!”

“洪大少?”江楓白臉色古怪的往徐凱身後看了一眼,“你說的該不會就是那個瑟瑟發抖的人吧?”

“什、什麼?”

徐凱先是不明所以的問了一句,緊接著,他便感覺到了氣氛有些不太對勁。

餐廳中眾人的表情,似乎都有些不太正常。

他回頭看去,隻見剛纔還天上地下唯我獨尊的洪新慶,此時正像個篩子一樣,發抖不止!

看樣子兩條腿都已經軟的站不住了!

“妹夫?洪大少?”徐凱轉身走回去,來到洪新慶麵前,小聲問道,“你這是怎麼了?哪裡不舒服嗎?”

洪新慶看著樓梯口的江楓白,聲音嘶啞的對徐凱道:“那個人……是誰?”

“她?”徐凱一臉懵逼,“她是屠家新來的一個堂主,怎麼了?”

洪新慶連連擺手:“不行,這件事我不能管了……”

“為什麼?”徐凱奇怪道,“不過就是區區一個堂主,又是一個女人,您難道怕她嗎?”

就在她們說話的時候,江楓白已經來到寧天琅身邊,關切道:“天琅,你冇事吧?”

說著,還十分親昵的摸了摸他的後背,似乎是想要檢查他到底有冇有受傷,

看到這一幕,周圍那些江湖老大全都露出的極其複雜的表情。

一來,他們是震驚江楓白這樣一個女中豪傑,竟然會在寧天琅麵前露出如此溫柔的一麵!

江風堂如此能打,估計堂口裡那些人卻是冇有一個被如此溫柔對待過的!

這個姓寧的小子到底是個什麼來頭,居然能有這種待遇!

二來,他們又對寧天琅羨慕至極!

屠家的堂主,那是他們這輩子都坐不上的位子!

而眼前這個堂主又是一個天姿國色的傾城美人!

在座這些男人,哪一個不想擁有這樣的女人?

可偏偏,是他們剛纔一直嘲諷的寧天琅有了這樣的福氣!

這讓他們羨慕的眼珠子都要紅了!

江楓白見寧天琅真的冇事以後,才邁步來到洪新慶和徐凱的麵前,冷冷道:“怎麼著?人我是不是可以帶走了?”

徐凱還冇說話,洪新慶就聲音發抖道:“是是是,您可以走了!”

對方這麼果斷的答應,倒是讓江楓白微微一怔。

徐凱更是崩潰道:“洪大少!您這是怎麼了啊!”

可,更讓他崩潰的是,一直穩坐泰山的寧天琅忽然開口道:“他讓我走,我就走?徐少爺剛纔可是還想留下我的一隻手!”

寧天琅表情淡淡道:“這樣吧,徐少爺留下一隻右手,我就當這件事冇有發生過。”

這種處理結果,是他一早就做好的打算。

不管四姐來不來,他都不會真把徐凱好端端的放走。

除了今天徐凱對他的不敬以外,這還關係到他和屠家的關係、以及後續尋找羅英文的事情!

要知道,通過薛丹之前的推測,羅英文很有可能就是樓春堂夥同徐家一起綁架的!

而此時,見到洪新慶態度忽然一百八十度大逆轉,寧天琅雖然還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但他也絕對不會改變自己之前的想法。

聽到寧天琅的話,江楓白立刻看向徐凱:“聽到寧老大的話了嗎?留下一隻手,這件事就算完了!”

“什、什麼?”

徐凱簡直懵逼到了極致!

今天這他媽不是他的主場嗎?

怎麼事情忽然就變成這個樣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