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蔡小糖飛快的收拾了一番,這才慢吞吞地來到樓下吃早餐。

她滿腦子都惦記著昨晚的事情,直到坐在桌邊,仍舊有些心不在焉的。

“小糖啊!”

厲老爺子突然叫了蔡小糖一聲。

蔡小糖瞬間回神,急忙看向老爺子的方向。

隨即便聽到他開口問道:“昨晚睡得怎麼樣?還習慣嗎?”

“昨晚……”

蔡小糖的腦海中又不可抑製的回想起了某些畫麵。

停頓了半晌,這纔回答道:“睡得挺好的。”

厲老爺子聞言頓時滿意地點了點頭。

蔡小糖卻忍不住抬眼看了看厲梟的方向,表情一時間有些微妙。

昨天那個夢……實在是太清晰了。

清晰到簡直讓人忍不住懷疑是不是真的發生過什麼……

自己對厲梟……好像真的有點……喜歡吧?

不然乾嘛總是做這種“限製級”的夢?

可是……怎麼會喜歡上他呢?

蔡小糖忍不住在心裡琢磨著這件事,對這種喜歡的情緒並不反感,隻是有些……不太明白。

自己究竟是從什麼時候開始……

“小糖?”

厲梟的聲音突然響起,打斷了蔡小糖的思路。

蔡小糖下意識的看了過去,滿臉疑惑。

緊接著就聽到厲老爺子也在一旁關心道:“小糖,是不是冇睡夠?不然吃過早飯再去休息一下?”

厲老爺子神采奕奕的,顯然是覺得他們兩個人喝了昨晚的湯,一定會發生些什麼。

蔡小糖立刻連連搖頭:“不用了爸,我昨天休息的挺好的……”

她一邊說著,一邊吃著自己手中的早餐。

可經過了昨晚,她生怕再中什麼食物的招,隻挑了些自己愛吃的簡單的菜,又喝了一小碗白粥,就放下了筷子。

以後吃東西一定要小心!

不認識的東西不能亂吃!

昨晚不光是做夢,還熱的要死!

肯定是因為那三碗湯的緣故!

“這就吃飽了?”厲老爺子十分的關心蔡小糖,問了一句。

“嗯嗯,飽了!”蔡小糖急忙點了點頭。

厲梟見狀急忙開口道:“爸,那我們就先回去了。”

“你有事?”厲老爺子瞪他一眼。

隨即又不等厲梟說話便繼續道:“有事你就走,小糖留下,陪我下兩盤棋再走吧。”

蔡小糖:……

還不能走嗎?

她是真的怕了老爺子了!

可誰讓自己之前學過一段時間圍棋呢!

還剛好被老爺子知道了!

都怪慕琉蘇!

說什麼學圍棋能修身養性,還說自己脾氣太差,必須去學!

蔡小糖立刻求救的看向厲梟。

喂!

說點什麼啊!

她想回家了!

厲梟接收到她的眼神,頓時忍不住有些想笑。

可是嘴上卻說道:“那好,小糖留下陪您下棋,我確實還有點事要辦,就先走了,一會兒您讓家裡的司機把她送回我那裡就行。”

蔡小糖眼睛瞬間瞪成銅鈴,不可思議的看著厲梟。

這傢夥居然就這麼走了???

把自己一個人扔在這裡了???

她一口氣堵在胸口,偏偏當著厲老爺子,還不能說些什麼。

厲梟知道她不爽,卻刻意避開了她的目光,在心裡歎了口氣。

他難得有了想要“逃避”一下的念頭……

就隻好先“委屈”她一下了。

昨晚的事……他想一個人自己靜一靜。

一會兒有老宅的司機送她,應該也不會出什麼事。

蔡小糖眼神攻擊無果,隻好收回目光,獨自忐忑。

完了……

老爺子單獨把自己留下,肯定是要說生孩子的事……

就算……就算自己現在有點喜歡他……

可是生孩子什麼的也太早了吧!

蔡小糖心裡亂成一團,再不情願,也隻能眼睜睜的看著厲梟離開,乖乖的陪著厲老爺子下了兩盤棋。

果然,下棋是假,談心是真。

厲老爺子幾乎全方位的解讀了他心裡的厲梟有多麼不靠譜,想讓蔡小糖多督促一下,冇有事業心,起碼要對自己的後代多上上心。

蔡小糖嘴上:“是是是,我會說他的。”

心裡暗自腹誹:他還冇事業心?

黑澀會業務都發展到國外去了!

隻是您不知道而已!

將來再生個孩子,那還不一早就培養成小大佬?

蔡小糖好不容易聽完了老爺子的“指令”,這才終於有了喘息的機會,可以離開。

她幾乎是用最快的速度收拾了一番,便站在門口和厲老爺子告彆。

厲老爺子突然想到厲梟的話,突然說道:“我讓司機送你……”

“不用了爸,我……我想順著這邊走走,一會兒隨意叫個車就好。”

蔡小糖急忙拒絕,此刻隻想一個人靜一靜。

厲老爺子便也冇有勉強,讓人把她送出了門外。

蔡小糖道過了彆,一個人沿著彆墅外幽靜的小路向前走著。

周圍隻有風吹動樹梢的聲音,讓她的心終於稍微平靜了些。

“厲梟……”

她低聲呢喃著厲梟的名字,想到了兩個人的初遇。

那個時候,他一臉認真的說著對自己感興趣,還被她當成了神經病。

可是現在相處下來……他卻並冇有做過什麼過分的事情。

隻有有時候嘴欠罷了……

自己真的對他動心了嗎?

究竟是因為喜歡他纔會夢到,還是喜歡夢裡的他呢?

如果是後者,那是不是隻要拉開距離就不會有這種心動的感覺了?

“啊……好麻煩!”

蔡小糖突然停下腳步,表情有些懊惱。

她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優柔寡斷了!

這種時候與其自己煩惱,還不如場外求助!

蔡小糖沉思片刻,打定了主意,給江寶寶撥了一個電話。

對麵很快接了起來。

“怎麼啦小糖?昨天纔剛見過就想我了?”

江寶寶的聲音在電話裡響起。

蔡小糖聞言一頓,強裝鎮定道:“寶寶,我……問你個問題哈……”

“嗯?你說。”

江寶寶有些好奇。

蔡小糖沉默兩秒,這次繼續問道:“如果……你睡覺的時候經常夢到一個男人,而且……畫麵通常比較曖昧,你說……這代表什麼?”

“哈?”

江寶寶被她問的一愣,隨即突然警惕的壓低了聲線,緊張的反問:“你問我這個做什麼?小糖,你該不會移情彆戀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