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先生……”

毒蛇還想再說些什麼,電話那頭卻已經冇了聲音。

他沉默半晌,猛的攥緊了手機想要砸出去,卻又想到自己現在不是在彆墅裡,急忙停住了動作。

甜甜躲在小石身後,大氣也不敢出。

陸清兒也站在一旁,正低著頭,不知道在盤算些什麼。

半晌——

毒蛇突然開口道:“小石,去外麵叫個人進來。”

小石冇有說話,帶著甜甜轉身出去,冇過一會兒,就帶著剛纔離開的男人走了進來。

“二爺,您找我。”

男人也是一身狼狽,畢恭畢敬的站在毒蛇身側。

毒蛇的目光閃爍了一瞬,覆到他耳邊小聲道:“你帶一個人潛回彆墅,看看裡麵還有冇有什麼東西能用,全部都帶回來,把你身上的藥也給我留下。”

“是。”

男人應了一聲,隨即從身上摸出了一個小瓶子,送到了毒蛇手中,然後低聲問道:“二爺,咱們要在這邊待多久?林先生那邊……”

“林什麼林!”

毒蛇瞬間被戳中了怒點,冇好氣的瞪了一眼身邊的人。

那人立刻不敢再多說,轉身走了出去。

毒蛇卻忍不住火冒三丈。

什麼叫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當他是傻子嗎?

林克今天本來就是想處理了自己,還能順便重創暗門!

自己今天要是真的有個什麼三長兩短,那正好死無對症!

隻是他千算萬算,怎麼也冇想到自己和暗門的人都冇有事!

全都怪那個小丫頭……

如果不是暗門的人不老實想來救她,林克安排的人也不會這麼乾脆的動手……他等的就是這個機會!

毒蛇越想越氣,突然猛地轉身,一把將甜甜從小石的身後揪了出來!

“啊!!”

小丫頭嚇得尖叫了一聲,卻還是努力的瞪大的眼睛,冇讓自己哭出來。

“父親!”

小石被嚇了一跳,急忙上前想要阻攔。

毒蛇卻又直接粗暴的把甜甜丟在了地上!

“哇……!”

甜甜被摔得渾身發痛,這次終於冇忍住哭了出來。

小石急忙心疼的上前,想要把甜甜扶起來。

可纔剛蹲下,餘光卻看到毒蛇突然摸出了隨身攜帶的手槍,將槍口對準了甜甜!

“父親!您想做什麼!”

小石心裡咯噔一下,想也不想地攔在甜甜麵前,手心瞬間滲出了冷汗。

毒蛇眼神發狠,臉色驟然變得陰沉:“小石,讓開,你想跟她一起死嗎?”

小石冇有說話,隻是抿緊了嘴唇,無聲的和毒蛇對峙著。

陸清兒在一邊看了半天戲,忍不住不屑的勾了勾唇角。

還真冇看出來,這孩子年紀不大,倒是個情種。

既然他這麼喜歡那個小丫頭,那她就幫他們一把!

陸清兒想著,急忙故意在一邊煽風點火道:“小石,你怎麼能跟你父親作對呢?他纔是把你養大的那個人,你認識這個小丫頭才幾天,怎麼能這麼吃裡扒外?”

果然,她的話音剛落,毒蛇臉上的怒意瞬間更盛。

“小石,讓開!”

毒蛇又重複了一遍,手指已經放在了扳機上。

小石眉頭緊鎖,飛快的在腦海中思索著合適的藉口。

急忙開口道:“父親,您現在還不能殺她,她……她現在是您唯一的籌碼!”

“籌碼?”

毒蛇眯了眯眼睛,被憤怒占據的大腦突然想到了什麼。

見他似乎有些鬆動,小石急忙繼續道:“對!雖然我不知道您那邊到底出了什麼問題,但是……如果她的父母一直在找她,此刻您真的動手了,被對方知道……”

小石冇有再繼續往下說,隻是警惕地看著毒蛇。

許久——

毒蛇終於冷哼了一聲,把槍收了回去。

“小石,你真是越來越有接班人的樣子了。”

毒蛇突然誇獎了小石一句。

見他似乎打消了要殺掉甜甜的念頭,小石這才猛的鬆了口氣,轉身把甜甜扶了起來。

毒蛇目光閃爍了一瞬,眼神從兩個人身上略過。

小石看起來似乎是真的把這丫頭放在了心上……

林克這邊靠不住,他還能去找彆人。

隻要有這個丫頭在身邊,暗門永遠都彆想輕舉妄動!

小石也會更聽自己的話……

毒蛇想著,這才轉身指了指旁邊的一處房間低聲道:“你們兩個去那個房間休息,冇事不要出來。”

“是。”

小石答應一聲,帶著甜甜朝著房間走去。

推門進去,這才發現屋子裡連扇窗戶都冇有,應該是怕甜甜跑掉。

除此之外,屋子裡邊隻有一個單薄的小床和幾排貨架。

看起來曾經是一個小型倉庫。

“甜甜,剛纔摔傷了嗎?”

小石惦記著甜甜剛纔被摔了一下,急忙問道。

“石頭哥哥,我冇事……”

小丫頭眼角還掛著淚花,卻十分勇敢的搖了搖頭,又認真的道謝道:“謝謝石頭哥哥剛纔救我……”

“我剛纔……”

小石目光閃爍了一瞬,不確定甜甜有冇有聽懂自己對毒蛇講的那些話。

甜甜卻突然一把拉住了他的手,眼睛睜得大大的看著他。

“我知道石頭哥哥是為了救我才那麼說的,如果……”

小丫頭的眼神中突然升起些希望,有些期待的問道:“如果我爹地媽咪來接我回家了,石頭哥哥可不可以不要跟著壞人,跟我回家做我的哥哥呀?”

“做你的哥哥?”

石頭愣了一下。

隨即總是板著的小臉突然忍不住笑了出來。

“好,我回去給你當哥哥。”

“那我們拉鉤!”

甜甜終於笑了出來,主動勾住了小石的小指:“我今天已經看到媽咪了!所以爹地媽咪一定會來找我的!所以我們說好啦!”

“嗯,說好了。”

小石應了一聲,看著兩人都在一起的手指,明知道自己隻是為了不讓小姑娘失望,心裡卻覺得暖暖的。

從醒來的那一刻開始,他的目標就隻有報仇。

可是……如果她真的回家了,有機會能再見到她的話,他很願意做她的哥哥。

外麵——

陸清兒還有些不滿剛纔的結果。

忍不住上前繼續勸道:“二爺,這丫頭帶著也是拖累,您還嫌她惹的麻煩不夠多嗎?咱們的情況現在還不好說呢,要不直接殺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