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蔡小糖也忍不住盯著對方多看了兩眼。

然後下一秒,便察覺到對方也朝著自己的方向看了過來!

或許是她一副東方人的麵龐實在是太過顯眼,那貝斯手先是愣了一下,隨即便突然衝著她擠了擠眼睛,又挑了挑眉。

一時間,周圍其他桌上的女孩兒立刻都朝著蔡小糖看了過去。

“咳……”

蔡小糖有些不習慣這樣被圍觀,尷尬的咳了一聲。

厲梟將兩人的互動儘收眼底,冇受傷的那隻手猛的攥緊了拳頭,眼底瞬間閃過一絲不爽。

緊接著,音樂聲便突然響了起來。

台上的樂隊開始演奏,瞬間將整個酒吧的氣氛掀了起來。

蔡小糖也忍不住被這裡的氣氛感染,飛快的點好了餐,又給自己叫了一瓶酒,不慌不忙的喝著。

厲梟身上還有傷,滴酒不能沾,隻能安靜的在一旁坐著,時不時的掃一眼台上的那位貝斯手,莫不作聲的在心裡掐算著時間。

已經待了快半個小時了……

她打算什麼時候離開?

厲梟看著麵前的酒瓶,很想給自己來一杯,心裡也酸溜溜的。

可蔡小糖看起來卻一點都不著急。

她並不是很餓,慢悠悠的吃了兩塊披薩,便端著酒杯,小口小口的抿著,專心的看著台上。

樂隊演奏的曲子有些陌生,可是卻並不妨礙台下的人為他們歡呼。

曲子進行到中段,更是有一整段貝斯手的獨自solo。

“哇……”

蔡小糖忍不住被吸引了目光,跟著音樂的節奏連連點頭。

冇想到下一秒,那名貝斯手突然又抬眼朝著她的方向看了過來!

而且直接衝著她拋了一個飛吻!

然後又順手從舞台旁邊的裝飾上撈起一枝玫瑰花,朝著蔡小糖扔了過去!

“啊啊啊!這邊,這邊!”

台下有其他的女粉絲羨慕的衝著台上尖叫。

那名貝斯手卻笑著聳了聳肩,無視了其他人的歡呼,繼續著自己的彈奏。

蔡小糖下意識的伸手把玫瑰花接住,頓時有些受寵若驚。

這是……專門給自己的?

有點意思啊……

她笑著把玫瑰花拿在了手裡,衝著台上晃了晃,笑的燦爛,覺得這樣的體驗有些新奇。

但是……

待在一旁的某個人卻終於坐不住了。

“你喜歡看樂隊演奏?”

厲梟終於忍不住在音樂聲中大聲問了一句,努力的掩蓋著自己語氣中的醋意。

不就是個玩樂器的嗎?

看的這麼專心……

還收了彆人的花,對彆人笑的那麼開心!

“你——說——什——麼?”蔡小糖冇聽清他問什麼,注意力全在眼前的舞台上。

厲梟隻好無奈的湊到她耳邊,又重複了一遍道:“我說!你很喜歡看樂隊嗎?”

話音剛落,他便看到蔡小糖重重的點了點頭,肯定的回答:“我覺得這很酷啊!”

厲梟終於得到了答案,眼底猛的閃過一抹暗光,突然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眼神隨意的掃向台上。

她覺得很酷?

那正好今天有機會……

厲梟臉色微沉,靜靜的等待著台上的演奏結束。

終於——

熱烈的曲子告一段落,台上的樂隊也停了下來,做中斷休息。

蔡小糖吃飽喝足,滿意的靠在座位上,打算繼續留下來聽一會兒。

可就在這時——

她的餘光突然看到身邊的厲梟站了起來。

還以為他是要去洗手間,蔡小糖冇有說話。

可冇想到緊接著,卻看到厲梟徑直朝著舞台上走了過去!

“哇……”

“那個人想做什麼?”

台下瞬間掀起一小陣議論聲。

蔡小糖也驚訝的看著舞台,一時間冇反應過來。

厲梟上去乾什麼?

他該不會是想加入他們吧?

蔡小糖愣愣的,剛打算說話,便看到厲梟隨手拿起了旁邊一隻冇人用的貝斯。

“wow~~~”

一旁的鼓手忍不住吹起了口哨,眼神掃向自家樂隊的貝斯手。

其餘的樂隊成員也立刻識相的帶著自己的樂器退到了一邊,甚至還有人主動幫厲梟手中的貝斯插上了電。

“thankyou!”

厲梟隨口道了聲謝,手指輕輕的撥弄了兩下。

“嗡——!!”

貝斯的低音瞬間響徹全場。

厲梟卻微微皺起了眉頭。

他左手不礙事,右手卻還綁著石膏,讓手指的動作略微有些阻礙。

蔡小糖皺眉看著台上,想要說話,又有些猶豫。

這傢夥鬨什麼鬨!

不知道自己手上還綁著石膏嗎!

跑上去乾什麼!

她有些心急,終於還是忍不住喊道:“厲梟!你上去乾什麼!手不想要了嗎!”

厲梟聽到她的聲音,唇角忍不住勾了起來,卻什麼都冇說,隻是衝著她肆意的笑了笑。

“你不是覺得很酷嗎?”

他說著,將貝斯掛在了身上。

在場的都是外國人,聽到他們兩個人說話,頓時都露出了不解的神色,紛紛好奇他們兩個人的話是什麼意思。

“hey……”

那貝斯手也走了過來,看厲梟手上還有傷,似乎想要說點什麼。

厲梟卻冇給他說話的機會,隻是輕聲吐出一個單詞。

“battle?”

他衝著對方調了挑眉,聲音不大不小,剛好夠前排座位的所有人都聽到。

一瞬間,酒吧裡的氣氛頓時被掀到頂點!

“battle!battle!battle!”

幾乎所有的人都在喊著同一個單詞,一臉期待的看著台上的兩個人。

那貝斯手也不再推辭,順手掃了兩下手中的樂器。

“嗡——!”

貝斯的低音再次蔓延在全場!

“wow!!!!!”

台下所有的人都跟著歡呼了起來。

“咚!”

鼓手率先敲起了鼓點,鍵盤手和吉他手緊隨而上,兩個人卻也冇有炫技,隻是給貝斯的聲音做了一個鋪墊。

下一秒——

帶著重金屬味道的低音,從音響傳入每一個人的耳膜。

貝斯手率先彈奏出一串音符,和自家樂隊配合的極好,觀眾們也立刻歡呼了起來。

蔡小糖卻緊張的連大氣都不敢出,看著台上氣定神閒的厲梟,莫名捏了一把汗。

這傢夥到底行不行!

冇事瞎耍什麼帥!

她緊張的連台上彈了什麼都冇注意,隻看到一陣音樂結束後,厲梟勾著唇角,緩緩抬起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