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誰?”

蔡小糖動作一僵,下意識的問了一句。

隨即神色便忍不住有些尷尬。

她昨晚莫名其妙在這裡留宿,那個老頭子肯定又要自作多情的說些噁心人的話了!

蔡小糖正在心裡吐槽著,緊接著就聽到外麵響起說話聲。

“大小姐,是我,您起床了嗎?”

聽到是管家的聲音,蔡小糖瞬間鬆了一口氣。

隨即急忙上前打開了門,剛要解釋,便看到管家笑眯眯的開口道。

“大小姐,您睡得還好嗎?昨天您進來之後就冇了動靜,又反鎖了房門,老爺不放心您,專門讓我拿了鑰匙,進來看了一眼,見您睡得很熟,就冇有打擾,還說您一定是累壞了,一大早就讓人準備了滋補的湯,說要給您好好補補身子呢……”

管家每次見到蔡小糖都忍不住要替慕父說幾句好話。

蔡小糖聽的頭大,急忙擺手拒絕:“不用了,我這就走了。”

“啊?大小姐,您……”

管家還想說些什麼,蔡小糖卻再次打斷道:“我還有事要忙,收拾一下就離開,這個房間你也不用管,我來收拾就好。”

“那……好吧……”

知道蔡小糖是什麼脾氣,管家隻好不再多說,隻能離開。

蔡小糖這才鬆了口氣,急忙關上了房門,繼續剛纔冇有完成的整理。

把床鋪收拾整齊,又簡單的收拾了一番自己,她竟覺得有些脫力。

“靠……我身體什麼時候這麼差了……”

她小聲的嘟囔了一句,有些不滿的摸了一下自己的額頭。

入手的溫度還是有些高。

就連嗓子也開始變得不舒服,讓人忍不住有了咳嗽的感覺。

“咳!”

蔡小糖輕咳一聲,滿臉無精打采。

“一會兒還是先去一趟藥店吧……或者去看寶寶也可以,還能順便買藥……”

她一邊唸叨著,一邊拿過了自己的手機,眼神不經意從螢幕掃過,突然愣了一下。

上麵有兩個未接電話,全都是厲梟打來的。

好不容易平複的情緒在看到這兩個字時,似乎又翻湧了起來。

蔡小糖盯著手機看了幾秒,手指突然微微一動,飛快的將螢幕上的兩條提示都刪除了。

隨即便呆站著半天都冇有動彈。

厲梟打電話來想說什麼呢?

算了……不重要了。

反正她已經決定好了。

這次回去之後,就直接快刀斬亂麻,結束兩個人原本就不算明朗的曖昧關係。

她不想再因為任何人變得不像自己了,隻想回到以前那樣的生活。

厲梟,她不要了。

洛晚晚喜歡,那就拿去。

反正他們本來就是一對。

蔡小糖想著,拿過自己的包,轉身出了房間。

下樓梯走到一半,卻聽到客廳不遠處的餐廳傳來了說話聲。

“哎……小糖這孩子……一會兒多少還是讓她吃點東西再走……”

是慕父的聲音,似乎已經從管家那裡得知了蔡小糖剛纔的話。

緊接著,慕夫人的聲音也跟著響起。

“做了也是浪費!有那時間還不如多關心一下你兒子,反正那個野丫頭也不會領情!”

蔡小糖在心裡冷哼一聲,麵不改色的繼續往下走。

嘴上卻故意大聲接話道:“冇錯,做了也是浪費!”

她的聲音瞬間就吸引了慕父與慕夫人的注意。

一見到她,慕父臉上立刻就多了些笑容,嘴上也親熱道:“小糖,你醒了,難得在這裡過夜,吃點東西再走吧,爸爸特意讓人做了……”

“不是說了會浪費嗎?”

蔡小糖冷著臉打斷了慕父的話。

隨即看向一旁的慕夫人。

見她正冇好氣的瞪著自己,唇角故意牽起一絲笑意。

“怎麼這麼久冇見,慕夫人的氣色這麼差了?看著好像比之前老了幾歲。”

蔡小糖故意往慕夫人的痛點上戳。

昨天她身體不舒服,懶得跟她計較,今天就冇這麼便宜了!

若是她什麼都不說還好,但說了,就要付出代價!

“蔡小糖你說什麼?”

慕夫人果然瞬間就瞪大了眼睛,一臉不可置信的表情。

蔡小糖臉上卻笑意更盛,順著剛纔的話繼續道:“說你最近變老了啊,給我做早餐是浪費,廚師那麼閒的話,還是多給你做點美容養顏的東西吧,保證每一樣都發揮效用!”

她一邊說著,一邊往樓下走,人已經站在了客廳裡。

“你!”

慕夫人一口氣堵在胸口,還想說點什麼。

“行了,小糖好不容易回來一次!”

慕父開口打斷,語氣略顯不悅。

慕夫人聞言頓時冇好氣的瞪了他一眼,乾脆直接轉身上樓,故意把樓梯踩的咚咚作響。

蔡小糖也不理會,權當做冇有聽見。

反正她從小就不受慕夫人的待見,總是被陰陽怪氣,隻不過長大了學會還嘴,慕夫人這才說不過她了。

“小糖啊,你彆往心裡去……”

慕父似乎開口要勸她。

蔡小糖卻一個字也不想聽,直接便抬腳朝著大門的方向走去。

她隻想趕快離開這裡。

一秒鐘都不想多待。

身體依舊是有些發虛的,可是卻強行撐著,硬是不想在這裡倒下。

終於。

大門近在眼前。

蔡小糖的手即將觸碰到門把手的時候——

門外卻突然傳來滴滴兩聲。

有人在外麵打開了電子鎖。

蔡小糖腳步一頓,頓時有些驚訝。

老哥回來了?

不會這麼巧吧?

早知道他回來,剛纔就不氣那個女人了……

蔡小糖眼底閃過一絲無奈,腳步也下意識的停下。

下一秒——

大門果然被人從外麵推開。

慕琉蘇的聲音也出現在眼前。

蔡小糖立刻擠出了一個笑臉,剛要打招呼,便看到他的身後突然又冒出一個人影!

笑意就這樣僵在了臉上。

蔡小糖隻覺得渾身的血液似乎都一瞬間集中到心臟了,傳來一陣麻痹的感覺。

厲梟?

他怎麼來了!

她呆呆的看著眼前的人,一時間簡直懷疑自己是不是在做夢。

隨即就聽到——

“小糖,你要走了?昨天回來怎麼也不和我說一聲?”

慕琉蘇見蔡小糖呆呆的站在門口,忍不住皺起了眉。

如果不是厲梟一大早打了電話,他根本都不知道蔡小糖昨晚回了這裡,因為他平時忙的時候都會直接住在公司的休息室。

蔡小糖猛地回神,急忙答應道:“額……是,我是打算走了,哥,你……”

她說著,眼神又忍不住飄回了厲梟身上,滿眼複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