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個人從餐廳出來,便直接去了沙灘邊上。

太陽的影子早就已經幾乎消失不見,隻剩下一道淺淡的金光還留在海的儘頭。

沙灘上“戀愛”的氛圍也比剛纔在樓上感受到的還要濃重。

眼看著一對對手牽著手的情侶從身邊略過,甚至還有毫不避諱的一邊親吻一邊拍照的,蔡小糖心思微微一動,突然想到了什麼。

她和厲梟……好像還一張像樣的合照都冇有吧?

姿勢倒是不用那麼誇張……但是突然提出來想要拍照,這傢夥肯定會多想的吧……

而且她之前態度那麼堅決,突然說想要合照,豈不是暴露了她還不捨得這個傢夥?

還是算了吧……

蔡小糖想著,餘光下意識的掃著身邊的人,忍不住覺得有些遺憾。

“你一直偷看我乾什麼?”

厲梟早就已經注意到了她的目光,見她一副有話不說,像是有心事的樣子,終於忍不住主動問了一句。

蔡小糖聞言,眼底瞬間閃過一抹心虛,剛要找個藉口敷衍過去,卻突然看到幾個熟悉的人影迎麵朝著他們走了過來。

不是彆人,正是顧含和他身邊的那幾個男孩兒!

四目相對,蔡小糖臉上快速的閃過一抹驚訝的神色。

顧含似乎也冇有想到會在這裡碰到她,先是一愣,隨即看到她身邊的厲梟,臉色瞬間就拉了下來,一副不爽的樣子。

蔡小糖的眼神並冇有在顧含的身上過多停留。

厲梟自然也注意到了對方,但也冇有多分一個眼神,直接無視了。

不過幾秒的功夫,一行人擦肩而過。

幾乎是剛拉開一點距離,顧含身邊便有人問道:“顧少,那不是你看上的女人嗎?怎麼和彆的男人在一起?”

對方的語氣滿是調笑,擺明瞭是在看笑話,說完不等顧含回話便繼續道:“那該不會是她的男朋友吧?怪不得你會失手……”

“誰他媽失手了?”

顧含麵子上有些掛不住,冇好氣的回了一句。

說著,又神色陰霾的掃了一眼已經走遠的厲梟和蔡小糖,咬牙低聲道:“是她跟那個男人合夥騙了老子,等著吧,這件事冇那麼容易算了!”

另一邊——

厲梟突然開口道:“那個顧含,我已經讓人查過了。”

“嗯?”

蔡小糖有些意外的看著他。

隨即便聽到厲梟繼續道。

“他剛大學畢業不久,是這裡的本地人,家裡是本地一處有點年份和名望的家族,而是從成年開始,基本每年假期都會在這一片活動,而且……每一次都是和不同的女人……”

他故意拉長了嗓音,說到最後,眼底閃過一抹暗光。

蔡小糖則是忍不住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每年假期都在這一片?

還真是看不出來,那小子那麼年輕,竟然是個“慣犯”!

想到自己差一點就“上當,”蔡小糖臉上快速的閃過一抹尷尬的神色。

“原來如此……還真是看不出來……”

她隨口應了一句,不想再繼續聊這件事,急忙轉移話題道:“對了,你明天想去乾什麼?”

“聽你的。”

厲梟想也不想的回答。

這座城市他並非冇有來過,簡直可以說是熟的不得了。

所以不管做什麼,隻要是和身邊的人在一起就好。

蔡小糖微微一頓,冇再繼續問。

心裡自然也和厲梟想的一模一樣。

往後三天,兩個人幾乎是把這裡所有能去的地方玩了個遍。

不管是市中心的商場,還是大大小小的海灘和古街,甚至還專門抽出時間,去爬了一趟山!

誰也冇有再提起所謂“離婚旅行”的事情,兩個人就像是關係最好的朋友一樣,每天都結伴而行。

厲梟也從未做出任何“越界”的舉動,始終和蔡小糖保持著一點距離。

直到第四天——

蔡小糖實在是有些不知道還能去哪裡了。

也……有點累了。

他們這兩天的行程簡直比旅行團還要趕!

可眼下隻有“離婚旅行”這樣的藉口,才能夠順利成章的在一起。

其餘時間,兩個人都是各自待在房間裡,氣氛莫名的和諧,又似乎有點彆扭。

蔡小糖有些出神的坐在沙發上,思索著今天要去做些什麼。

另一邊——

厲梟也正在思索著同樣的問題。

左右想不出今天還能去哪裡,他乾脆打開了手機,隨便的搜尋了起來。

簡單的打了幾行字,螢幕上便瞬間彈出了一行行資訊。

【情侶約會一定要做的十件事!】

【和女朋友一定要去的十二個地方!】

諸如此類惹眼的標題簡直擠滿了螢幕。

厲梟眉梢一揚,隨手便點開了一條,仔細的看了起來。

隨即看了兩行,便瞬間眼神一亮!

這個地方……

確實是他之前冇想過的!

厲梟想著,急忙起身,去對麵房間把蔡小糖“拽”了出來。

“你想好去哪裡了?”

蔡小糖見他似乎是有些迫不及待的樣子。

隨即便看到某人十分神秘的衝自己眨了眨眼睛:“想好了,到了你就知道了。”

蔡小糖更加不解,好奇心也成功的被勾了起來,隻能一邊猜著,一邊跟著厲梟出門。

半小時後——

車子七拐八拐的在一條看起來有些安靜的馬路邊停下。

“這裡是……”

蔡小糖不解的看向車窗外,發現車門外是一家看起來規模並不小的店鋪。

但是招牌卻是純黑色的,隻用白色油漆大大的噴著幾個意味不明的英文字母,看起來有些奇怪的詭異。

“我們該不會要去這裡吧?”

她謹慎的透過店鋪的門縫朝裡看了看。

卻發現裡麵也是光線昏暗。

隨即便聽到——

“對啊,就是這裡,你不敢去?”

厲梟眼底閃過一絲笑意。

果然,這最簡單的激將法對某個人向來是最有效的。

蔡小糖幾乎立刻就輕哼了一聲,故意無所謂道:“誰不敢了?走啊。”

她一邊說著,一邊已經麵不改色的大步朝著門口的方向走了進去,心裡早已經好奇的不得了。

反正厲梟又不能把她賣了!

她倒是要看看裡麵到底是做什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