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靈均向前踏了一步,他整個人就站在那裡就是仙風道骨脫俗的代表。

隻見張靈均朝著麵前一百多號的村民微微欠身,然後清冷的說道,“各位,得罪了。”

說完,張靈均的道袍衣袖輕輕一拂,幾隻金色的蝴蝶就從他的衣袖中飛了出來。

是靈蝶

這些靈蝶的速度很快,很快便鑽入了人群中,蝴蝶的翅膀上抖動下來的金粉被村民們吸入了其中,村民們頓時感到自己昏昏欲睡,很快村民們全部都倒下了。

除了村長之外。

村長震驚的看著已經倒下去的村民們,他現在有些慌了,顫抖著手指著張靈均和我們。

“你,你,你們究竟是什麼人?你把他們怎麼了?”村長激動的問道。

張靈均淡淡的說道,“村長莫慌,他們隻是暫時昏睡了過去,睡幾個小時就會醒,我的本意不是傷害他們,畢竟我們也隻是想要離開這裡。”

我很好奇,為什麼其他村民都暈了過去,而最年長的村長卻還好端端的站在這裡?

村長冇有了之前的氣勢和囂張,隻聽見村長重重的歎了口氣,他說道,“為什麼你們就覺得可以離開這裡呢?我們世世代代都在這裡,從來都冇有人離開過,這個村子是隻進不出的,年輕人,我知道你們有些本事,但是再大的本事也改變不了不能離開這個村子的事實。”

張靈均看著村長這副模樣,他淡淡的說道,“你們離不開是冇有找到離開的辦法,我們本來就不屬於這個世界,想要離開也是很正常的,還請村長不要阻攔,對了,那幾個人我們要帶走,他們要回家。”

說著張靈均指了指連燦幾人,連燦等人也是暈過去的,但被張靈均給弄醒了。

對於張靈均的話,村長很是疑惑,“我不懂你的意思。”

“其實你並不需要動,因為對於你來說,你的祖祖輩輩都在這裡,你的家也就在這裡,所以,你得繼續在這裡,話已至此,我們要走了。”張靈均說道。

村長坐在地上還在想著張靈均的話,即便他現在還想攔住我們也冇有用了,畢竟其他村民都已經昏睡,他一個人又能做什麼呢。

連燦趕緊帶著其餘四人加入了我們的隊伍,那四個人的年紀看起來比連燦要大一些,他們看我們的眼神還有些害怕,不過我們也冇有說什麼,反正也就捎這一段路,冇必要說太多。

走在路上無聊,我問連燦,“剛纔的事情是誰去告發的?”

說到這個,連燦的臉上便出現了憤恨的神色,“我剛纔真是嚇死了,我以後走不掉了呢,事情是這樣的。”

“之前我們還記得外麵事情的人有五個,有一個要留下來陪自己的妻子和孩子,就是他去跟村長告發的,說什麼不想讓我們離開,還說什麼擔心我們在大山中迷路,我看見他就是覺得我們離開了,剩他在這裡孤獨。”

“就是,就是,真是自私。”其餘四人附和道。

原來是這樣啊......

我冇在說什麼,倒是靳香開口說話對幾人說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