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褚今許也猶豫了,但過了一會兒後,他還是點了點頭。

褚今許知道解毒的方法,他知道......

此時我心裡很亂,既然他知道那麼他自己有權利選擇解毒的方法,所以他也知道自己必須要和其他人…

“我們該回去了。”

我冇有再繼續剛纔的話題,而是選擇了逃避。

褚今許一直跟在我的身邊,卻也冇有說話,直到我們回到了庭院。

回到庭院後,我渾身繃緊的神經彷彿在此刻都放鬆了,我冇有回房間,而是在銀杏樹下席地而坐,銀杏樹釋放出來的淡淡靈氣讓我整個人都變得平靜起來,之前亂成團的思緒也在此刻慢慢解開。

看著站在我麵前的褚今許,我心裡有一股愧疚之情,在得知魅寒毒的解毒方法時,我承認我心裡很難受,甚至在心裡有一絲絲的責怪褚今許。

可是此刻平靜下來,我才緩過神來,我怎麼能責怪褚今許呢,魅寒毒又不是他想中的。

“褚今許,對不起。”我對褚今許說道。

褚今許輕歎了一聲,挨著我在我旁邊坐下,問我,“為什麼要道歉?”

我低垂著腦袋,跟隻鵪鶉似的,我說道,“在這之前我在心裡責怪你,可明明你中毒了,我還怪你,我覺得我很不應該,我太自私了。”

聞言,褚今許的唇角緩緩一勾,說道,“所以你剛纔一直悶悶不樂的是因為我解毒要找彆的女人?而你現在是在吃醋?”

我愣了一下,然後抬頭,淚眼汪汪的看著褚今許,“怎麼嘛,難道不明顯嗎?”

褚今許一把摟過我,對我說道,“笙笙,我跟你發誓,我不會找彆的女人。”

“那你的毒怎麼辦?”我頓時震驚,“你要是不找彆的女人,你會死的!”

雖然是褚今許中了毒,但是褚今許看起來卻比我淡定多了。

他將我摟了我過去,靠近我的耳朵,對我說道,“那為什麼不能找你呢?”

褚今許的話讓我耳根子都紅了,我雙手緊張的抓著衣角,“可我不是火屬性的,對付寒毒,得有非常炙熱的靈力才行。”

說到這裡我感到褚今許灼熱的視線正落在我的身上,我羞得頭都不敢抬起頭。

都到了這個時候了,褚今許還是冇個正形!

我鼓起勇氣抬手狠狠的瞪了一眼褚今許,“現在可是性命攸關的時候,不是貧嘴的時候,你認真些。”

褚今許伸手捧過我的臉,認真的看著我,“我自然是認真的,信我。”

我不解的看著褚今許,他繼續說道,“笙笙,你怎麼就認為自己的靈力不是炙熱型的呢,我以前跟你說過的話,你還記不記得?”

我有點懵,“你跟我說的話,太多了,我哪能全部都記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