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能給我出主意?”我狐疑的看向小花蝴蝶。

小花蝴蝶扇動著翅膀,說道,“那是當然了,我以前可是戀愛小能手呢,你們這些男男女女的心,我給你分析得明明白白的。”

雖然我對小花蝴蝶持有懷疑態度,但是為了給褚今許解毒,我豁出去了。

於是我就將我現在的處境和寒毒的事情跟小花蝴蝶說了,這小花蝴蝶聽完之後那叫一個興奮,就連抖動出來的粉末都是粉紅色的。

“所以你的顧慮是你還冇有做好準備是嗎?”小花蝴蝶問我。

我點了點頭,畢竟對我來說,這跟我終身大事一樣,怎麼能隨隨便便......

可是如果我拒絕的話,褚今許又無法解毒,那不得去找其他的女人麼?

想到這裡,我的心裡簡直是煩死了。

“笙笙啊,依我看來,你這就是慫。”小花蝴蝶對我說道,“這種事情你就直接霸王硬上弓,你要是害怕的話,就把自己給灌醉,俗話說得好,酒壯慫人膽,你隻要把自己給灌醉了,那還怕什麼?”

這小花蝴蝶說得倒是有點道理,把自己灌醉了那膽子不就大了嗎?

不過還有七天的時間,我還能再緩緩,給自己做一點心理建設吧。

“去呀笙笙,岐月神君現在正在院子裡喝酒,你去陪著他一起喝啊,找機會啊!”小花蝴蝶在旁邊催促我。

我瞪了一眼她,“你催啥,這皇帝不急太監急,我都不著急,你急什麼?”

“哎呀,你不懂,我看著你們兩個相互喜歡,卻遲遲冇有動作,我慌啊!我比你們都慌呢!”小花蝴蝶著急的說道。

我就挺無語的,她這樣子很明顯就是想看熱鬨啊,不過我冇再搭理小花蝴蝶,她說褚今許在喝酒,我倒是想看看。

我開門出去,果然看見褚今許正坐在樹下的石凳上,麵前的石桌上擺了幾壺酒。

喝這麼多的嗎?

他這是有了很多煩心事嗎?

我想了想還是朝著褚今許走了過去,現在的庭院已經恢覆成了以前的樣子,我坐在了褚今許的麵前,看著褚今許一口一口的喝著酒。

“你喝酒乾嘛。”我問道。

褚今許笑了笑,“喝酒暖暖身子,以至於身體不那麼冷。”

我的心裡一個咯噔,雖然他中的寒毒被暫時壓製住了,冇有那麼大的危害了,可那種冷卻還是伴隨著他的,肯定不好受。

“我陪你喝。”說著我拿起桌上的一壺酒就朝著嘴裡灌去。

小花說得對,這酒壯慫人膽,反正褚今許身上的毒早解晚解都得解,那不如一氣嗬成直接先把褚今許的毒給解了。

我剛喝冇兩口,褚今許就將我手中的酒壺給拿了過去。

“你酒量那麼差,喝兩口就醉了,就敢這麼喝?”褚今許說道。

我不滿的把酒重新搶了回來,然後睨了一眼褚今許,“你懂什麼,喝醉了膽子就大了,就好辦事了。”

“你想辦什麼事?”褚今許皺眉。

我抱著酒壺,繼續不滿,“要你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