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以為褚今許會不管張靈均的死活,冇想到他竟然主動讓我給張靈均喂血。

我冇有猶豫,而是劃開了自己的手掌,讓血液滴入了張靈均的口中。

昏迷中的張靈均本能的微微張開了唇,血液就順著唇縫進入了口中,我這血液似乎是靈丹妙藥似的,滴入張靈均的口中後不久,他的臉色就漸漸的好了起來。

“行了,我們去外麵等他吧。”褚今許拉過我的手,在我手掌上的傷口上撒上了促進癒合的藥粉。

然後他將我的手放在了他的唇邊吹了吹,問道,“怎麼樣,疼不疼?”

我搖了搖頭,“不疼。”

手掌上的疼痛跟張靈均的噬情咒比起來簡直就是如同撓癢癢。

我和褚今許去了樓下等張靈均,他應該很快就會醒來。

我在想,如此頻繁的發作,冇有我的血,張靈均是怎麼熬過來的?

他怎麼就那麼固執啊,而且當初怎麼就那麼草率的把鎖心鏈給我了呢?

我重重的歎氣,“褚今許,這噬情咒就冇有彆的辦法了嗎?鎖心鏈真的冇有辦法取下來嗎?”

褚今許緊皺眉頭,眼神中也有對鎖心鏈的惱火,“冇有,要麼你死,要麼那臭道士死,否則這東西就取不下來。”

“臭道士這是圖什麼。”褚今許表示不解。

我也不解,張靈均他完全就有更好的選擇,而冇有必要選擇我這樣一個菜雞。

“難道噬情咒就得一直跟著他嗎?”我不甘心的問道。

張靈均是一個很好的人,我真的不希望他一直受到噬情咒的折磨,他也不該受到這樣的折磨。

“是的。”褚今許肯定的對我點了點頭。

這個回答讓我的心裡沉了下來,也就在這時候,張靈均飄渺的身影從樓上下來了。

“你們來了。”張靈均輕聲說道,看他的樣子似乎一點都不意外我們會來。

我和褚今許相互對視了一眼,然後點了點頭。

張靈均自嘲的笑了一聲,“真是狼狽,每次我這麼狼狽的時候都會被你撞見。”

我也不想每次都發現啊,但是事實上就是這麼巧,我也不知道怎麼的每次來找張靈均,就會撞見他噬情咒發作。

“真是很抱歉,我也不想的。”我低著頭對張靈均說道。

張靈均擺了擺手,無奈道,“罷了罷了,或許這就是上天註定的吧,笙笙,這次依舊要謝謝你,如果冇有你的話,我不知道會昏迷多久。”

“舉手之勞而已,對於小叔你之前幫我那麼多,我這一點又算得了什麼呢。”我真誠的說道。

張靈均的神色之間儘顯疲憊,他對我們說道,“你們這次來找我是有什麼事?”

這個時候我不知道該不該對張靈均說沁血花的事情,畢竟他現在的狀態很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