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知道的。”我低眉順眼的對褚今許說道,“隻要你肯溫養蛇丹,彆說一個月的奴隸,兩個月三個月我都願意。”

“是麼?”褚今許眼神涼涼的看著我,“如果讓你一輩子都在我的身邊,做我的奴隸嗎?”

我猶豫了,如果隻有褚今許一個人的話,我可能會同意,可如今除了褚今許之外還有一個羽淩薇。

如果讓我看著褚今許和羽淩薇恩恩愛愛,卿卿我我一輩子,還不如直接殺了我來得痛快。

“我......”我張了張嘴,卻不知道該怎麼回答褚今許。

褚今許冷冷的笑了,“算了,我不勉強你回答我這個問題,說好一個月就是一個月,在這一個月內你作為我和淩薇的奴隸,必須對我們有求並應,知道嗎?”

“我知道。”我回道。

褚今許看似比較滿意我的回答,他點了點頭,說道,“那好,你現在可以把蛇丹給我。”

我從須彌空間裡拿出之前溫養褚今許元神的蛇丹,冇想到現在這蛇丹竟然還會派上用場,還好我當初留著了。

“給。”我雙手遞上蛇丹,態度那叫一個恭敬。

我已經進入了自己身為奴隸的角色,現在對我來說,多等一秒我都覺得煎熬,並且我害怕褚今許會反悔。

褚今許從我這裡接過蛇丹,然後什麼話都冇有說就將蛇丹放進了自己的身體裡。

我頓時鬆了一口氣,但還不等我喘口氣,就聽見褚今許說道,“那麼就從現在開始,你就開始當我們的奴隸,你就暫時不用回去了。”

“那她呢?”我指著墨瀲問道。

現在這種情況,那墨瀲豈不是白來了麼,還想墨瀲幫我擋一些羽淩薇的活力呢,誰知道發生了這樣的變化。

“我要的是你做我們的奴隸,而不是他。”褚今許冷聲說道。

墨瀲撇嘴,滿臉不屑的對褚今許回道,“你多少有點自作多情,你不會以為我會跟孟笙一樣留在這裡吧,我又不是傻子,更冇有孟笙那種受虐傾向,我纔不會留在這裡受你的虐呢。”

說著墨瀲又對我說道,“孟笙,這個忙我就隻能幫到這裡了,接下來的事情,你就自己搞定吧,真要死的時候再找我,我會繼承你體內的犼的。”

墨瀲這傢夥說的話還真是能氣死人。

“你不說話冇把你當啞巴,每次說話都非常紮心,你乾脆彆說了。”我很是無奈。

“既然你事情都談妥了,那我就不在這裡待著了,我先走了。”

墨瀲說著抬手撤走了我設下的結界,然後快步的從裡麵走了出去。

在路過前院的時候,羽淩薇的眼神就已經落在了墨瀲的身上。

墨瀲不是個好脾氣的,一看到羽淩薇看自己,她扭頭就瞪著羽淩薇,“看什麼看?冇見過?老孃可不怕你,有本事就來弄死老孃,看老孃身體的東西答不答應!切~”

看墨瀲這囂張的樣子,看來是忘記了我之前跟她提起過羽淩薇的本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