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隨著時間推移,白惟被這麼多人圍攻之下,處在了下風,他一邊麵對多人的進攻,還能分出神來看我。

我不知道他看我做什麼,我隻覺得這人肯定是有什麼大病的,都這種時候了,他還有心思看我?

要不是知道白惟的變態心思,他那眼神,還真是讓人誤解他是不是對我有意思?

結界外麵,張靈均和褚今許兩人配合得很好,兩人將白惟打得節節敗退,加上有靳香和其他精英人員的助攻,最終白惟被張靈均用捆仙鎖給綁了起來。

捆仙鎖將白惟綁得跟個粽子似的,身上除了金色的繩子之外,就剩下個頭露在了外麵。

抓住了白惟,還剩下的那些殭屍更加狂暴了,朝著我們所有人圍了過來。

也就在這個時候,小風的傳送法陣終於是啟動了,一道金光沖天而起,法陣在地上綻開一個神秘的圖騰,圖騰上麵也發著金光。

“各位,傳動陣開啟了,快走!”小風大聲喊道。

我馬上收回了保護小風的結界,把髮簪重新收回了手中。

所有人都跑向了傳送法陣,在傳送陣關閉的前一刻,那些殭屍的爪子就快要抓住了我的衣角。

好在,在那千鈞一髮之際,我們離開了。

傳送的目的地是在西南總部外麵的那片湖邊,見到這平靜的湖麵,以及從超管部門出來的救護人員,我還是感到有些心有餘悸。

腦海裡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特彆是看到被綁得跟粽子似的白惟,我起身走到白惟的身邊,抬起腳朝著他使勁的踹了好幾腳。

可還是不解恨!

他占據著牛小旺的身體,又讓南鶴五感退化,還將那麼多無辜的人煉成殭屍,他這樣的人就算是死一萬字都難辭其咎!

白惟被我踹,他也並冇有惱,甚至還笑意吟吟的看著我,一副一切儘在掌握中的樣子,他現在這副模樣簡直是更加欠打了。

實在是冇忍住,又狠狠的踹了白惟幾腳,要不是褚今許把我抱住了,何止是踹他那麼簡單。

“好了好了,笙笙,你淡定一些,你現在身體還比較虛弱,而且你有了孩子,彆動了胎氣。”褚今許單臂圈著我,另外一隻手在我的小肚子上揉了揉。

褚今許的話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我的肚子上。

我頓時感到社死,看看這些人雖然受傷卻八卦的表情,耳朵都豎起了!

我的臉變得通紅,此時,張靈均的聲音突然在我身旁響起,“你有了孩子?”

這一聲問得我更加尷尬,看著張靈均那張清冷又淡定的臉,我點了點頭。

張靈均的語氣帶著一絲震驚,甚至還有一絲惱怒,他看褚今許的眼神極其不滿,“你知不知道她懷孕代表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