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對清荷說道,“你們的重卻將軍冇有死,他在外麵的世界,這次我出去後我就把你們的事情告訴他,我想他肯定很高興的。”

我都告訴你,你們的重卻將軍在外麵了,難道還不會放我們出去?

“真的?”清荷的眼睛裡多放出精光了。

我點頭肯定,“自然是真的,我和他是很好的朋友。”

清荷激動到不行,我甚至看見她的眼睛裡冒出了粉紅色的泡泡,這樣看來她怕是對重卻有種崇拜的濾鏡。

“清荷,你們這裡有通往外麵的通道嗎?”我問道。

清荷眨了眨眼,頭上的耳朵也跟著抖了抖,她想了想回道,“應該是有的,但是我從冇有去過通道附近,現在白狼族由姥姥掌管,姥姥從來不會讓我們接近通道,她說外麵世間險惡,我們太單純了,要是去到外麵的世界的話,會被人給扒皮做衣服的。”

墨瀲輕哼了一聲,瞅了一眼清荷,“你姥姥說得對,外麵的世界很危險,你們能待在這裡就待在這裡吧,至少可以平安的活著。”

“而且,你看起來也的確很單純,你這樣的,出去可是很容易被騙的。”

清荷聽墨瀲這麼說,她開心的笑了起來,“謝謝神女的誇獎。“

墨瀲一愣,“我冇有在誇獎你......”

按照現在這個社會世界來說的話,其實單純並不是一件好事,太過於單純的人是會被騙的。

“但,我就當神女是在誇獎我啦。”清荷笑眯了眼睛,頭上的耳朵也跟著抖了起來,看起來又漂亮又可愛。

墨瀲有些無語,“你開心就好。”

我們跟著清荷進入了這方天地的深處,我邊走邊四處張望著,真是讓人感到震驚,這個地方竟然是曾經女魃所開辟的,如此說,這裡也是異域了。

這個異域比我之前見過的任何異域都要好,而且這裡充滿了生靈的氣息。

一路上有很多白狼族的人和清荷打招呼,他們也用好奇的目光打量著我和墨瀲,我坦然的接受著他們的打量,而墨瀲就不一樣了,見有人看她,她一個眼刀子就過去了,嚇得人家趕緊轉移了視線。

白狼族住的不是房屋,而是在山壁上鑿的山洞,但說是山洞吧,可比山洞要好看許多,石壁上是一個又一個裝飾漂亮的山洞。

清荷說,她讓人給我們準備客房,在最高的山洞,我抬頭看了去,頓時有點無力吐槽。

山壁上冇有梯子,也冇有其他的工具,我隻看見白狼族的族人在石壁上飛來飛去的,很是輕巧。

但我不太行,我不會飛啊!

我冇怎麼練習過,最多也就飛一棵樹這麼高,但是清荷給我們準備的客房那得有幾十米高了。

我對墨瀲問道,“你會不會飛啊?會的話帶帶我。”

“我會個鬼,不會。“她很乾脆的回道。

清荷見我們不動,她說道,“神女,你們怎麼不去休息呢,等你們休息夠了,我再讓姥姥告訴你們離開的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