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從未見過如此漂亮華麗又威武的蛇,他盤在我的麵前,昂著頭和對麵的大蛇對峙。

不知道為什麼我心裡有一種感覺,麵前的蛇就是褚今許。

之前我問過他,他是什麼,那時他冇有回答我,冇想到會在這時顯露真身。

兩條蛇很快就纏在了一起,他們在怒吼在撕咬,整棟樓都在顫抖。

也許是怕引起人的注意,兩條蛇在顫抖了一會後,從視窗飛了出去,瞬間就不見了蹤影。

屋子裡,爸媽已經暈過去了,隻有楊瑤還清醒著,她正眼神怨毒的看著我。

我的身體也恢複了很多,見楊瑤瞪我我也不甘示弱的瞪了回去。

比誰眼睛大麼?

楊瑤憤恨的說道,“孟笙,你怎麼就不去死呢?明明都要成功了,竟然有人來救你,你怎麼這麼好命?”

我好命?

我被楊瑤的話給氣笑了,“我好命?我一出生就差點死了,你竟會覺得我好命?”

楊瑤,“不管怎麼說你現在還活著,而我快要死了,我不甘心,我才十六歲,我還冇有活夠,孟笙,把你的命拿來吧!”

我以為楊瑤和我一樣虛弱,冇想到她此刻爆發出來的力量又把我撲倒了。

她壓在我身上,眼睛裡冒著野獸一般的光。

“剛纔的換命儀式被打斷了,不過沒關係,我直接喝了你的血,也是一樣可以的。”

我從未見過一個小姑娘會露出現在這般癲狂的眼神。

她就像是隻野獸要將生吞活剝,現在屋子裡就我們兩個人,在她想咬我脖子的時候,我一把把她的嘴巴掰住。

楊瑤嘴裡的鮮血在刺激著我的神經,這腥甜的味道讓我十分興奮。

我下意識的狠狠的嚥下了一口唾沫,心中有一個可怕的念頭升起。

好像有另外一個聲音在心裡對我說,“咬下去吧,咬下去吧。”

“鮮血的滋味是這個世界上最美妙的東西。”

我本來還能剋製住的,但楊瑤離我越近,她嘴裡的鮮血味道就越讓我著迷。

最終,我鬆開手的同時,楊瑤朝著我的脖子咬來,但是我的速度要比她更快。

我腦袋一偏,在她咬住我之前,我率先一口咬住了楊瑤的脖子。

鮮血瞬間填滿了我的口腔,楊瑤發出了淒厲的叫聲,我像是個快被渴死的人,拚命的允吸著麵前甘泉。

楊瑤劇烈的掙紮,血液從她細嫩的脖子裡流出。

我現在腦袋裡隻有一個想法,好好品嚐這鮮血盛宴。

“小丫頭!”

就在越來越淪陷時,耳邊赫然響起褚今許著急的喊聲。

“不許再喝了!”他朝著我喊道。

聽到他的聲音,我雙眼瞬間變得清明,之前在我腦子裡叫囂的聲音瞬間靜止。

我鬆開了楊瑤,她現在掙紮的幅度已經很小了。

我抬眼朝褚今許出聲的方向看去,這一看,我眼睛瞪得比銅鈴還圓。

我以為自己看錯了,揉了揉眼睛再次看去,我不由倒吸了一口涼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