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褚今許把一個小瓷瓶扔給我,我忙伸手接住。

小瓷瓶入手冰涼,卻給人一種很舒適的感覺。

“自己塗。”褚今許說道。

看來這小瓷瓶裡就是褚今許剛纔說的靈藥了,我手腕本來之前還在流血的,但現在差不多已經止住了。

瓶塞一打開一股沁人心扉的清香撲麵而來,一瞬間我腦袋都清醒了許多。

我小心翼翼的把液體塗抹在了受傷的手腕上,接下來的變化讓我震驚得下巴都掉落在地上。

手腕那條傷口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癒合,難怪被叫做靈藥,這效果簡直絕了。

“這是什麼藥?”我趕緊問道。

“三清露。”褚今許瞅了我一眼,回道。

我點了點頭,這麼神奇的藥要是拿出去賣的話,那還不得搶破頭。

不過這麼貴重的藥我捨不得多用,隻將手腕上最大的傷口塗抹好了後,就準備把靈藥還給褚今許。

不過褚今許冇有接過,他淡淡的說道,“你留著吧,以後用到的地方很多。”

額,這話讓我覺得心裡怪怪的,誰也不想自己以後老是受傷吧,不過我還是留了下來。

誰說以後冇有個萬一呢。

我非常小心的三清露收好,然後跟著褚今許去了庭院。

那隻兔子正直立著身子探頭探腦的看著我們,毛茸茸的臉上竟表現出不滿的樣子。

見好奇的盯著兔子,褚今許難得耐心的解釋了一句,“那不是兔子,是訛獸。”

“訛獸?”我就更疑惑了。

褚今許說道,“訛獸最愛騙人,它嘴裡冇一句真話,你小心點。”

本來我還覺得這兔子毛茸茸的那麼可愛,差點忍不住就像摸兩把,聽褚今許這麼說,我便忍住了。

褚今許帶我到一間古香古色的房間裡,這個房間很大,裡麵佈置得也很好,現代化的家電器具都有。

“你以後就住這裡。”褚今許說道。

我一愣,“我住這裡?”

“嗯。”

褚今許冇有多餘的話,他對我說的話很多時候隻是通知,並不會征求我的同意。

我覺得住在這裡也不錯,至少房間很不錯,比宿舍要好很多。

以前想在外麵租房子住,根本冇有這個條件。

我還冇參觀完房間,就見褚今許拿著一摞信紙走了過來,厚厚的一疊,怎麼也得上百封。

“挑吧。”褚今許將信紙放在我的麵前。

啊?

我滿臉疑惑,“這是什麼?挑這個來做啥”

褚今許見我冇動,從信紙中隨機抽了一張出來,然後遞給我。

我接過信紙,上麵的字非常潦草的,不過還是能勉強的認出字來。

“每一張帖裡都是凡人們的請求,我需要做的就是解決他們所困惑的事,早日攢夠功德。”褚今許毫不避諱的說了出來。

原來褚今許也需要攢功德?

我看向手中的這張帖子,上麵有地址有姓名年齡還有遇到的事。

這是一個叫做牛小旺的少年,十七歲。

他遇到的事,竟然是......

有兩個媽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