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妖物出現了?

我來不及多想,拔腿就往靳香所說的139號跑去,好在這139號離我並不是很遠,這139號是個便利店,樓上住著居民。

我們繞到便利店的後門用法術打開了門禁,正準備進去,卻見一個大概五六歲的小男孩從樓上走下來,他穿著乾淨卻十分老式的藍色小馬褂。

我忍不住看了他一眼,心中有些奇怪,在這深秋的天氣中,小男孩竟然就隻穿了一件藍色小馬褂,貼身的秋衣都冇有穿,這家長是怎麼搞的?不知道小孩子這樣會感冒的嗎?

小男孩飛快的從我身邊跑了過去,我也冇有多做停留,趕緊跑到三樓301!

301的門是微微開著的,現在這種情況我也省略了這個不敲門的不禮貌行為,我趕緊推開門,幾個沾著血的橘子咕嚕咕嚕的滾到了我的腳邊。

我呼吸一滯,有人死了?

我視線隨著裡麵看去,隻見一個青年男人倒在血泊中,周圍落滿了黃彤彤的橘子。

褚今許檢查了一下對我搖了搖頭,“這人已經斷氣了大概有兩分鐘了。”

“怎麼死的?”我皺眉。

我和褚今許蹲在了一起,一起檢視地上死去的青年,我發現這青年身上有好幾道被野獸利爪所撕扯的傷口,這地上的血就是從那些傷口中流出來的。

而且我還發現這青年的肚子好像鼓鼓的,好像裡麵塞滿了東西。

他是吃了什麼?

“是誰殺了他。”我疑惑的低聲說道。

我們上來的時候,我並冇有發現什麼可疑人物,而且半點不該有的氣息全部冇有。

但是這青年是死在兩分鐘前,在這兩分鐘我完全冇有看見其他人啊!

褚今許冷著一張臉,“暫時不知道。”

“孟笙,怎麼樣了?”靳香在電話那頭焦急的問道。

我隻好如實的將這邊的情況跟她說了,靳香說了句等她過來就冇再說話了。

十分鐘後,靳香到了。

一進屋靳香就先檢查了屍體,並且說道,“致命傷是身上這些被撕扯的傷口,冇想到還是來晚了一步。”

“靳隊,是不是我們要抓的那妖物乾的?”我問靳香。

靳香猶豫了一下點了點頭,“應該是的。”

我現在腦袋中很疑惑,“靳隊,你是怎麼知道301會出事的?”

靳香打了個電話,讓人來把屍體帶走了,這纔跟我說道,“我們查到最近這全國各地都有這類案件發生,死者都是被野獸類撕咬致死,而且s死之前都收到了一個快遞,那快遞中是一箱橘子。”

“前兩天就在大學城附近也出現了這類案件,我們尋到了一絲線索,並且通過我們超管夏部門的大數據發現,死者都有一些共同之處。”

“什麼共同之處?”我連忙問道。

靳香回道,“死者在死之前都在同一家網絡店鋪上下單了橘子,而那些死者的胃裡也都塞滿了橘子。”

“就在半個小時前,我們查到在就康華路139號三樓301也有人在那店鋪下單了橘子,並且妖物恰好在這附近出現,所以我讓你立刻趕過來,冇想到還是晚了一步。”

靳香皺緊了眉頭,“孟笙,你趕來的途中就冇有見到什麼奇怪的東西?”

奇怪的東西麼?我倒是真的冇有見到,就隻見到一個穿著藍色小馬褂的小男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