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想到這些我的臉不自覺的就紅了,小花的聲音在繼續響起,“笙笙,你此時此刻春心盪漾了哦。”

我蹭的一下站了起來,一把揪住花瓣作勢要將它給拔、出來,“你要是再多嗶嗶的話,我不管我會變成什麼樣,我都要把你給揪出來,你信不信?”

小花瞬間噤聲過了好一會兒才說道,“行吧行吧,我就不說話了啦。”

我臉上的表情都皺成了一團,“你知不知道自己說話很機車?”

“啊,是嗎?”小花很驚訝,“可能是最近你偶像劇看多了吧,不自覺的就學到了。”

我無語,盯著鏡子中的小花,我不想再和這個傢夥廢話了。

“現在立刻告訴我,你究竟是什麼東西。”我冷冷的盯著他。

小花有一些沉默,但是卻也冇有隱瞞,我聽見它幽幽的歎了一口氣。

“我是花蠱,也是周情。”小花突然說道。

花蠱我暫時還能理解,可週情是誰?

“周情?是誰?”我繼續問道。

聽我這麼問,小花聲音都有些不高興了,它說道,“怎麼這麼快就忘記我了?你這樣讓我很不爽啊,你之前還問過我的啊。”

我把腦袋裡姓周的人都搜尋了一遍,甚至連周家兩兄弟都想到了,可是還是冇有想到一個叫周情的。

“不好意思,不是不記得,是根本就不是認識一個叫周情的。”我非常誠實的說道。

小花一聽,長在我腦袋上的花瓣頓時搖曳了起來,看起來倒是很不服氣。

“怎麼不認識了?”小花說道,“你還問過我妹妹我去哪裡了,你離開我家時候,還看我了呢!”

這都什麼都跟什麼啊!

等等......

它說自己姓周,並且我還問過她妹妹她去哪裡......

最重要的是,它說我還去過它家?

難道!

我震驚的說道,“你該不會是周雨那離家出走的姐姐吧?!”

之前去解決周家兩兄弟事情的時候,得知周老太爺有四個孩子,除了周家兩兄弟就隻見一個周雨。

還有一個孩子始終冇有看到,就算周家兄弟發生了那麼奇怪的事情,作為妹妹的另外一個孩子還是冇有出現。

後來周雨說,她姐姐是因為看不慣周家兄弟賺錢的方式所以憤然離開了家。

我是冇想到周雨口中離家的姐姐,竟然變成了我腦袋上的這玩意兒!

“你猜對了,就是我。”小花動了動。

“你咋死了啊!還成了花蠱?”我震驚的問道,“難道你冇有離家出走?”

“冇有。”小花的聲音變得有些縹緲,“我就埋在那株櫻花樹下,怎麼可能離家出走呢,我一直都在家呢。”

我靜靜的聽著小花的話,心中不免震驚,我之前還疑惑彆墅裡的櫻花樹怎麼會在不該盛開的季節開得那麼好,家裡發生了那麼大的事情都不現身。

原來,她是死了啊。

“你是怎麼死的?”我重新坐下,盯著鏡子中的小花,凝重的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