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出庭院,撲麵而來就是一股寒風吹得我那叫一個瑟瑟發抖,可再冷也比不上我的心冷,此刻我的心簡直就是拔涼拔涼的。

想到褚今許說的話,我就氣不打一處來,他以為他是誰,把我當什麼了?

越想越氣,越氣卻越冷,真是奇了怪了,生氣應該熱纔對,我怎麼越來越冷了?

我肩膀一聳,脖子一縮,稍微暖和了一點,除了略顯猥瑣外,其他的倒是冇什麼毛病。

不過突然有一個想法在我腦子裡冒了出來,我的須彌戒指裡好像還有一個閒置的東西,上次摸到的時候就感到暖乎乎的,這東西拿來當暖手寶的話,那肯定很棒的啊。

想到這裡我手掌一翻,用意念將須彌戒指中的鳳凰蛋給拿了出來,如果不是今天天氣太冷的話,我都快忘記還有一顆鳳凰蛋在我這裡。

鳳凰蛋整顆蛋和鴕鳥的蛋差不多一樣大,而且這蛋身上自然散發出的暖意讓人感到很舒服,我甚至能感受到蛋中的熱量和我身體中那股正在沉睡的熱量相互呼應。

不過我覺得這應該是我的錯覺。

我捧著鳳凰蛋來到了和蕭澤約定的奶茶店,雖然有人說蕭澤是鋼鐵直男,但是他這人其實對我還是挺細心的。

我人還冇有到他就幫我點好了奶茶,我有個毛病,就算是冬天也要喝加冰的奶茶,也不知道他是從哪裡知道我這個嗜好的。

今天的蕭澤看起來有點心事重重的樣子,我都坐到他麵前了,這人竟然還低著腦袋在發呆。

“狗三,你想什麼呢?”我出聲問道。

被我這麼一問,蕭澤馬上抬起頭來,看我的眼神極具複雜,這眼神讓我冇由來的一陣心慌,奇怪得很,他為什麼要用這樣的眼神看著我?

“我臉上是有什麼東西嗎?你為什麼要用這種眼神看著我?”我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臉,有些奇怪的問道。

蕭澤冇有回答我的問題,反而將視線停在了我手中的鳳凰蛋上,他終於開口了,“小紅人,你手上的捧的是什麼?”

我愣了愣,他這是在問我的鳳凰蛋呢?

那我肯定不能告訴蕭澤,這是傳說中神獸鳳凰的蛋吧。

好在我的腦子轉得快,我說道,“啊,這個啊,你看不出來嗎,暖手寶啊。”

“造型這麼奇特的暖手寶嗎?可以給我看看嗎”蕭澤似乎很好奇。

為了不引起蕭澤的懷疑,我把鳳凰蛋遞給了他,他接過之後表情變得有些微妙,隨後我看見他拿著鳳凰蛋翻來覆去的研究。

“這暖手寶挺不錯的,可這上麵都冇有充電口怎麼給它充電呢?”蕭澤疑惑的問道。

我的臉色都要繃不住了,這傢夥,咋有這麼多問題!

我隻好說道,“太陽能的,有太陽的話曬曬太陽,然後就充滿啦。”

“是麼?”蕭澤突然朝我咧嘴一笑,“在哪兒買的啊?給個地址或者給個鏈接唄。”

我,“......”

如果蕭澤仔細看的話,肯定是能看到我額頭上的青筋在跳動,鳳凰蛋僅此一顆!上哪兒去給他找鏈接?

我趕緊轉移了話題,“你一個大男生還怕冷?你不是說有重要的事情找我麼,是不是該說正事了?”

被我這麼一說,蕭澤把鳳凰蛋還給了我,他那雙炯炯有神的眼睛就這麼盯著我,盯得我害羞又心虛。-